• 第十七章 陈家村陈越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30本章字数:2037字

    “吼”也许是有点惧惮孟天箭法,来兽不敢贸然再冲了进来,在洞口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然后“嗖”的一声跃上石洞顶上,四爪如钢铁之钩,牢牢抓住了洞口上方的岩石,右眼上,殷红的兽血沿着箭支不断滴落。

    “这‘箭意’不错,若是平日,估计我刚才一箭伤不了这头猛兽。”伏击孟天的是一只斑云豹,在孟天出现在山洞附近,就被其盯上,直到孟天进入山洞才采取行动。

    斑云豹属于二阶二、三品的猛兽,因奔跑的速度极快,犹如迅云移动,又因全身长有黑白斑驳的兽毛,所以被称为斑云豹,一双蓝色的兽眼也是特征明显,它本想将孟天堵在洞口,准备来个瓮中捉鳖,,没想到一到洞口,被孟天瞬间用箭意锁住了身形,一时动弹不得,大意之上被射伤了眼睛。

    一人一兽在山洞内外对峙约了半个时辰,孟天知道对方在洞口上方伏击,自然不会贸然冲出,而斑云豹本就是耐心的捕猎高手,有时候为了抓到一个猎物,可以埋伏在一处几个时辰,但是现在情形有点不一样,斑云豹眼睛受了伤,一直在滴血,它的眼皮在不断颤抖,估计不好受,但是洞里的人类也不好惹,斑云豹在石洞附近转了一圈,仰天发出一声不甘的咆哮,然后一个飞跃闪到一颗大树上,扭头望了洞口一眼迅速离去。

    感觉到外面的气息越来越远,孟天才敢自山洞里走了出来,跳到了斑云豹刚跃上的那颗树干,望了一眼山洞有点庆幸道“这豹子,竟然一跃可以跳这么远,若是在洞外,结果难料啊。”

    “咦?这是什么?”孟天目光扫过,发现在他脚站立的树干上,出现了一排排爪痕,这爪痕看起来已有了不少年月,几乎要被树皮包裹。

    “难道这是当年鬼爪猴留下的?”孟天再次跳跃,落在另一颗树干之上,同样发现了相同的爪痕,这次爪痕有些非常深。

    “太好了”孟天内心一阵惊喜,想当年小白为帮他们脱险,不惜以身冒险,一直是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如今见到鬼爪猴留下的痕迹,如果他继续追踪下去,应该可以发现鬼爪猴的盘踞之地,虽然不一定能找到小白,但他总感觉去看一下,会心安一些。

    孟天沿着树干留下的爪痕,在树上不断跳跃,在跃过一棵大树时,突然感觉到背脊生凉,在树干上施展步法旋转闪动,“瘦”堪堪避过偷袭的光芒,孟天靠着树干,迅速扫了一下附近,黑鳞弓已抓在手中,但却没有发现偷袭者的气息。

    “难道对方身上有隐藏气息的东西?”孟天不由想起五年前孟莹莹提过的绿石头,也许对方使用的就是这个东西,孟天无法捕捉对方气息,一时找不到对方藏身的位置,内心有点不安,不过,从刚才飞箭方向来看,对方应该就躲在他身后不远处。

    对方估计有意戏弄,一直没有现身,这样一来,孟天反而有点宽心,对方极有可能只有一人,此刻估计利箭在弦,瞄准着孟天藏身位置,想一击伤敌,孟天由于是树上,而且刚是为了闪避对方攻击临时落下的位置,是一颗很小的树干,虽然足可承受他的重量,但是由于树干太小,他站久了显得有点不舒服。

    约一个时辰过去了,这次轮到孟天忍不住了,因为如此下去,会极大消耗他的体力,对方气息藏得好好的,现在是以逸待劳。

    “不行,如此下去,我非被耗死不可”孟天自语道,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环境,下定决心要冲出去,孟天想到这里,马上就行动,单掌拍击树干,跨大步往旁边闪出,竟然没有听到箭声,也没有感觉到攻击的气息。

    “嗖”孟天已经跃下树干,躲在了两棵大树后,后面的利箭才飞了过来,同时也暴露了位置,刚偷袭者没想到孟天会冲出,待他反应过来时,才匆忙发出一箭。

    “嗖”孟天回身瞄准不远处一处密集草丛,全神凝息,回了一箭,呼啸的箭声,穿过密集的草木,如电芒般闪入了草丛中,一道身影冲天而起,再次给孟天回了一箭,孟天终于看清了来人,身材比孟天略高,一身黑衣打扮,目光闪烁,鼻勾若鹰,脸上还藏着稚气,岁数应该也不是很大。

    “你是谁?”孟天避开了对方第三次攻击,沉声问道。

    “陈家村陈越。”陈越直接就报出了姓名。

    “陈越,我并不认识你,为何要偷袭我?”

    “哼,我认识你,还记得五年前刘莽兄弟?”陈越拉满了手中长弓,步步逼近。

    “记得又如何?”孟天自对方的气息,大概判断出了对方修为,炼气境九重天的修者,几乎接近了炼气境大成,陈越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孟天的修为,所以才故意戏弄,本想先耗耗对方气力,在刚才放松时给孟天有机会落到了地面,孟天感觉到了越来越近的气息,稍微调息了一下后,紧紧握住黑鳞弓,孟天功运双手,用尽全力一拉,还是拉开不到一指宽,不过黑鳞弓弓弦颤动,散发出一丝霸道的气息。

    “嗯?”陈越也感觉到了。

    “记得就好,实话告诉你,刘莽兄弟是我表哥,当年若不是你们,也不会身受重伤,还挨了我大姨一顿打骂,我表哥虽然不知道你们是哪来的野种,但是他们记得你们的样貌,我带着你的画像,在这附近找了整整五年,没想到今天在此碰到,听说你还有个漂亮的姐姐,抓到你,就不担心她不来,我表哥可是对她念念不忘啊,哈哈!”陈越说完已来到了距离孟天约二十步的位置,气息紧紧锁住附近,只要孟天一动,他有信心重伤对方,毕竟两者修为有一定差距,而他手上的弓也不是普通的弓,如虎斑一样花纹的弓胎,两头都刻着一只咧牙的狼头,这是虎狼弓,若是没猜错,这把弓的弓弦必定是虎狼兽筋合炼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