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战陈越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30本章字数:3671字

    “哼,就你们,若我姐前来,恐怕你们只有夹着尾巴逃的份。”孟天冷冷回了一声道。

    “对对,我好怕啊,哈哈。”陈越手握虎狼弓,步步紧逼,孟天这边的压力是越来越大,心想双方距离越近,对方攻击命中的几率越大,孟天咬了咬牙,往旁边施展步法快速闪去,“嗖”一声冷尖破空声响起,孟天在移动中,感觉身体被对方气息追踪,纯属是对方利用高于自己的修为释放的气息追踪,虽然没有镰刀鸦气锁那么强烈,但是被如此锁住,若不及时破解,估计一箭就能将孟天射成重伤,幸好他在对付镰刀鸦已有经验,身体微微一抖,迅速摆脱,在对方略微惊讶时,孟天已躲开了铁箭追踪,铁箭带着尖啸之声贴着头发掠过,只差一厘,就可以将孟天脑门射裂。

    孟天拉开黑鳞弓,双脚横跨在两棵大树间,怒回了一箭,长箭穿空,出箭后的黑弦还散发出丝丝嗡动之声。

    “这是什么功法?”正准备射出第二箭的陈越瞳孔急剧放大,内心是狂震不已,孟天看似随意的回击,在两者对垒间,他突然感觉到自身气机被对方压住,身体在瞬间锁定无法动弹,这无疑成为一名活靶,这种感觉让他头皮一阵发麻,连鼻息都闻到了一丝死亡之意,要知道,对手只是一名炼气境五重天修者,想比他来说,差的不是那么一点。

    在陈越努力挣扎间,自他的怀中,绿色的光芒闪动,让他身体不由一松。

    “是绿石头?”孟天自然可以感觉到箭意锁定失效,原来这绿石头不仅可以隐藏气息,还可以化解附加在身上的其他气息。

    陈越身形一松后,眼中箭光越来越强,忙在原地翻转两下,避开孟天的攻击,呼啸的箭声穿过厚厚的枝叶,发出一窜的“噼啪”声响,待他落地时,再次留意孟天手中黑鳞弓,眼中露出一道异光,有妒忌更有贪婪,黑鳞弓虽然只被拉开不到指,但是威力却胜于自己拉满弓的虎狼弓,陈越心想日后自己修为见长,将此大弓完全拉开,估计可以屠龙了。

    “我若是得到这件宝物,爷爷父亲在族中地位肯定会继续提升,说不定下一任族长就是我父亲了。”陈越心思不断闪动,迅速盘算。

    而孟天也在暗暗盘算,刚才绿石头显化出来的奇能,让他非常好奇,虽然听长辈们说,这只是低级异兽身上的物品,日后用处不大,但是他要去找猴群,这用处就大了。

    “小子,今日估计你要倒大霉了。“陈越话音未落,已往前冲出数步,手中虎狼弓已经换成了一把银色长枪,枪尖上光芒闪闪,如一条吐信的银蛇。

    陈越见到孟天手中黑弓威力太强,而且,他还以为刚才的箭意也是黑弓上散发的,感觉箭战对他不利,所以,他临时改变了注意,想利用自己炼气境九重天的修为近身击败对方。

    孟天箭意失效,弓箭的威胁力也下降了很多,对方提枪来势汹汹,二十步的距离,在他引枪而来时,两者距离在瞬间被拉近,喘息间就到了跟前,有点缩地成寸的意思。

    孟天忙收回黑鳞弓,感觉到前方尖利的气息,身体往下一弯,只听到“噗”的一声,强劲的枪芒透树而过,碎木纷飞,还将一片落叶穿透钉在了枪柄之上,然后快速变成齑粉消散。

    孟天迅速翻身,双手一握,对着陈越下盘扫出,看上去是两手空空,但在接近陈越时,一把铁枪突然闪现。

    “碰”陈越两脚连续踢出,挡下孟天扫击,猛力一转一扯,将银抢抽了出来,再次往前一跨步,瞬间就到孟天跟前,对着孟天横抢挑扫而出。

    “这是什么步法?难道是缩地成寸?”由于对方身法太快,孟天无法躲避,只能用护腕往下压住。

    “铛”孟天单臂之力还是不够,被陈越银抢挑飞,翻滚出二丈外,陈越气机引动,再次跨步,银枪如追命的银蛇,散发着骇人的光芒,孟天在翻滚间,被对方的气息锁住,在那么一刹那,感觉到陈越气息的变动,在出招时,是手中银枪爆发出一阵强烈的气息,然后带动陈越前行。

    “原来是这把银枪有古怪”孟天暗道,运气腰间,借着一颗树干飞速旋转,直冲而出,带出碎叶纷飞,如风卷残云,横扫一方。

    “碰”两道人影迅速后退,陈越单手提抢遥指前方,盯着孟天道“小子,还不错,没有令我失望,你叫什么名字?”

    “你也不差,孟家村孟天”五年前与刘莽一战,对方根本就不将他放在眼里,所以,当时也没有问他的名字,被鬼爪猴群追杀后,刘莽感觉连一五岁孩童都打不赢,这事也没有像大人说,在与表弟陈越交流的时候,也只是那小子这样称呼,后来孟羽与孟莹莹声名传开后,由于两人的相貌特征,刘莽等人才知道他们是孟家村人,但依然没有得知当日与他一战的孩童叫什么名字。

    “孟天,哼。”陈越一手执枪,另一手藏在身后,掌心中多了一道黄符,五指翻转了一下,然后迅速下压。

    孟天正在调整被对方打乱的气息,突然心生感应,全力一拳对着地面砸下,“轰”一股巨力自地表下涌出,将他整个撞飞,而对面的陈越脸上再次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这道黄符是他们陈家祖传符文之一,隔空土行钻,只要锁定对方的位置,然后暗中施展,伤敌于无形,他没想到修为比他低这么多的孟天,竟然能提前察觉,但是如果他知道孟天已经开辟了意念空间,就不会那么吃惊。

    “果然如表哥所说,这小子怪得很,留不得”陈越眼中杀意瞬间暴涨,“当”长枪猛砸地表,没有再作保留,气息在腾腾提升。

    “杀”陈越暴喝一声,化出一道枪虹闪出。

    孟天自开始到现在,一直被压着打,内心也有点气,“来吧”收起了长枪,疯狂催动玄功,将精气全部注入了护腕之内,修为竟在瞬间下跌了四个重天,而在护腕之上,又如昨天一样,出现一个劲气旋涡,但这个旋涡比之昨天颜色还要深,旋涡的根部正在那道破口之上,在旋涡的带动下,散发出阵阵微弱的“呜呜”声响。

    陈越在冲杀间,突然感觉到前方孟天气息变得异常微弱,如同要消失一般,长枪停滞了一下,但还是狂刺而来,在银枪的中部,赫然浮现出一道金色的符文。

    “啊!”孟天这次是豁出去了,继续催动玄功,全身的精气如崩缺的河堤,疯狂的流失,在他的体内,出现了一阵空虚,这感觉非常难受,孟天内心也在此刻突然变得空灵,遁入一种难言的境界,无欲无求,仿佛超脱了生死。

    “月满则缺,月缺必圆,冬草晦藏,败草逢春。”脑海中,灵光咋闪。

    “对,月缺必圆,败草逢春”孟天暗暗念道,这是他记忆中功诀所记载的话,一直以来都无法参悟,如今是切身体会,其意自明了。

    陈越打出的枪芒,在符文的催动之下,化出阵阵虚影,连枪尖都显得有点不真实,这种攻击已经突破了炼气境,即使辟海境修者也不一定可以办到。

    “去死吧。”陈越五官本来就不好看,如今带着阴险之光,显得有点狰狞,虽然觉得孟天有点小门道,但是自信这一击可以摧毁对方,长枪舞动如狂蛇,如今张开的獠牙准备吞噬对方。

    孟天依然源源不断往护腕内灌入精气,原本干涸的经脉,在意识的引领之下,既然主动涌出丝丝精元,然后化作精气,迅速填满了整个经脉,败草逢春,干溪成江。

    “喝”护腕在挥动间,爆发出一股狂霸气息,小小的护腕仿佛瞬间放大了数倍,护腕之上的缺口已变成了黑黝黝的洞口,大得可以装下一颗人头。

    “轰”劲气激荡,震落无数的枝叶,两道人影翻滚着倒退,陈越挥动长枪,架在两树之间,止住了身形,脸色露出无比吃惊的神色,他几乎将所有底牌展现出来,催动了长枪上符文的力量,竟然与对方打成了平手,狂喝道“这不可能”,怒发张狂,气息显得急躁。

    孟天翻滚落在一棵树腰之上,手中护腕好像还蕴含着他刚才的力量,握拳间,一种气息相连的感觉传入体内,这护腕虽然看起来既平凡又残破,但可以历经万年岁月而留存下来,自然有不为人知之处。

    “我要杀了你”十五岁不到,就进入了炼气境九重天,而且已经接近了大成阶段,陈越在这一带,久负天才盛名,家族长辈也对他寄予厚望,他手中的虎狼弓,还有与孟天对战的银枪来头不小,名金符银枪,在金符的作用下,使用者的脚步移动,跟随枪走,能达到缩地成寸之效,而且在攻击中,催动金符,能打出超越自身修为的力量,即使这样,刚才还是给炼气境五重天的孟天破了,而且更为气人的是,孟天看起来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

    陈越是越想越气,越想越燥,他终于可以亲身体会当年他表哥回家后跟他谈起孟天那张抓狂的感觉,此刻再也难以保持冷静,继续催动符文,横扫前方。

    “这符文不可能长久催动,我估计如此下去,陈越气息很快就会变得虚弱”孟天仔细观察,施展大流逐星步化出阵阵幻影,避其疯狂的锋芒。

    “闪啊,我叫你闪”陈越将孟天逼至两颗大树之间,疯狂催动力量,狂刺出一枪。

    “噗噗”长枪透树而过,连刺入两颗大树内,被陈越孟的一抖,硬生生的将长枪扯出,不过孟天早已经闪出丈外,迅速回转,趁陈越在微微喘气时,一拳往他直轰了过来,中途变成了裂山指,威力刚猛。

    “咚”拳劲落在银枪之上,爆发出一阵气浪,一盛一弱之下,即使陈越修为再高,也无法完全接下这一击,被打得连连后退,孟天刚取得优势,怎么可能放过这一丝战机,跨步闪出,护腕带着呼啸的风声,对着陈越怒砸而下。

    “碰”陈越是被打着横飞了出去,长枪回顶,稳住了后退的身形,借力前冲,血红的眼睛显得有点妖异,他双手在枪柄上来回搓动,两手冒着阵阵血花,孟天内心涌出一种巨大的危险感,一拳掀起旁边一截残树,身形暴退。

    “碰”陈越提枪将残树撞成了粉粹,在碎末之中,爆发出一团红光,那团红光与金光融合在一起,围着陈越和银枪不断旋转,原来银枪还藏有一道符文,这道符文力量比刚才金符霸道许多,陈越眼中没有刚才那种兴奋感,反而露出复杂的光芒。

    孟天再次被对方的枪芒牢牢锁住,而且,夹杂着一种死亡的气息,让他背脊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