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捡了颗石头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30本章字数:3185字

    “这陈越估计是疯了,催动了无法驾驭的力量。”孟天心念转动,此刻被对方强大的力量锁住,施展步法躲开,不一定能躲开,而且极有可能被一枪毙命。

    “拼了”孟天没想到今天会遇到这么一个自命不凡的疯子,让他不断陷入困境,眼下只能拼命了,他目前唯一可以依仗的就是手中的护腕,还有刚刚悟通的一点玄功,但是面对拼命的炼气境九重天修者,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孟天不可能再和刚才一样,将全部力量都导入护腕之内,这一次,他只能最大限度激发全身的潜力,提升护腕的防御力,抵挡对方如此刚猛的一击。

    枪芒是妖红而刚猛,带着血一般的妖红,让人心神都不由一颤,孟天双手连连划动,两种功法交替运转,在他的头顶之上,再次出现一个旋涡般的气流,一道虚影若隐若现,虽然还是无法辩清形态,但却散发出一种特有的霸气。

    枪芒带来了阵阵虚影,令附近的空间都开始有点不真实,刚落下的枝叶触碰马上消融。

    正在疯狂催动功法的孟天,突然发现护腕在剧烈的抖动,发出一阵“嗡嗡嗡嗡”的声响,在护腕的内壁,原本干涸万年的血迹仿佛变成了一道活血,沿着内壁在不断流淌,就如同护腕瞬间拥有了生命一般,此刻,前方的枪芒已经杀至,笼罩着一种恐怖的杀气,孟天无暇再想,本能的挥动护腕砸出,护腕带出一股浓烈的战意,这股战意在孟天跟前幻化,化出一道虚无的身影,挥手如挥刀,古老的苍烟迷迷蒙蒙,冷森的杀意令人发寒。

    “轰”光芒冲天,激荡的气劲刮起漫天的风暴,旋舞而上,三丈内,草木尽断,陈越连人带枪被震飞,长枪脱手而出,于半空中翻转数圈后落在他的身边,孟天只感到手臂传来一阵无比的剧痛,左手瞬间麻痹,好像已经脱离躯体一般,身形如光电般激射而出,撞断数棵大树,半空中,血气弥漫,飞扬的枝叶如雨般荡风慢慢飘落。

    激荡的劲气渐渐消散,经如此惨烈碰撞后,这片树林在突然间安静了下来,两位少年各躺在一方,仰躺在地上,不断起伏的胸口显示生命的特征。

    约过了半个时辰,两人手指几乎是同时动了一下,然后挣扎着爬了起来,如狼般狠狠盯着对方,陈越全身颤抖,慢慢抬起双手,当他看清血肉模糊的手掌后,痛得想哭,眼泪哗哗的直掉,这就是他强行催动银枪上血符所付出的沉重代价,此战对他打击极大,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上,戴着天骄的光环长大,傲视同辈,从没遭受挫折,家族对其期望极高,今日带着龙虎弓还有符文银枪出来历练,没想到伏击只有炼气境五重天的孟天,落得如此下场。

    “孟天,我记住你了,改日若再碰到,我一定要好好折磨你才解我恨。”陈越痛得脸都有点扭曲,这话几乎是咬着牙慢慢吐出来的,捡起附近的银枪,快速跃出,奔逃而去。

    “我...”孟天本想提气追击,但是虚弱的身体连弓都无法拿住,若陈越没有选择逃跑,而是拼死再战,估计孟天连反抗之力都没有,孟天眼看着陈越身影消失在远处,自意念空间找出一颗黄色丹药,这是孟峰一年前给他的,当时也是一时兴起给的,没想到时隔一年后终于派上用场。

    这只是一颗普通的疗伤丹药,但对于现在的孟天来说,就是救命的灵药,丹药入口,迅速融化,化成一小股元气进入经络之中,引导残留在经络中的元气运转,帮助身体恢复精力,在药效的作用下,孟天感觉好了一点,就地盘膝而坐,运转玄功,努力修复受伤的经脉,同时在努力回想刚才惊险的一幕。

    “若不是护腕出现的那道战意,估计最后一击,我可能直接死在对方枪下”孟天庆幸道。

    “这血迹应该是那位陨落仙神留下的,能历经万年不灭,自然有他的原因,刚我在挥手间,仿佛置身远古战场,而且,我还感觉到了两股冰冷的战意,这血迹极有可能是当年大战时两位仙神同时受伤留下,所以,才会两股战意,而且极有可能是陈越符文银枪释放出来强大杀意引动了藏在护腕中的战意,恰好帮我度过这一劫。”孟天猜想基本准确,但还有两点,就是他求生本能和不屈的意志,三者结合才引导了护腕的战意。

    半个时辰过后,孟天的伤已经好了四五成,缓缓站了起来,再次望了一眼陈越逃跑的方向,准备离开,他担心陈越回去后,将他受伤之事告知刘莽等人,估计他们很快就会赶过来。

    “咦?”就在孟天准备收回目光时,眼中的余光扫过不远处的地面,发现了一点绿色光芒,让他双瞳不由收缩,迅速走了过去,在刚才陈越躺着的位置,留下了一颗如拇指般大小的绿石头,如此机会,孟天当然不会错过,同时暗想若陈越发现绿石头丢了,而且还落入了自己手上那抓狂的表情,心里稍微舒畅一点。

    有了绿石头帮忙隐藏气息,在追踪猴群时就会减少很多障碍,他原本想先回村里一趟,等养好伤再行出来,但他担心回村后,被长辈们发现自己又受伤,估计又要看管一段时间,所以他决定,还是先找到鬼爪猴的盘踞点,然后再作下一步打算。

    穿过好几处密林,孟天终于追到了一处奇特的地方,这附近的树干,几乎都是没有皮的,树上树下,到处挂着一些小动物皮毛和骨骸,而且,孟天还发现了一小群鬼爪猴,正在分享着刚刚捕到猎物,约有十只左右。

    “这地方难道就是鬼爪猴群的盘踞点?”望着出现在眼前的奇特山形,孟天自语道。

    这山不像是山,高只有十丈左右,山顶光秃,两面的山体如刀削般光滑平整,但不是笔直的,而且弯弯曲曲,中间只有一条小路通往里面,小路上,布满密密麻麻的爪印,而在这片大山的上空,又是另一翻景象,墨云飘飘,却好像就贴在山峰上一般,给人一种沉重和压抑之感,将山影得如同鬼城一般昏暗。

    “沙沙沙沙”自里面山路,晃出了一排影子,在一只体型稍微高大的鬼爪猴带领下,后方跟着走出四只鬼爪猴,组成一队往孟天方向跳了过来,孟天身体伤还没有好利索,不想与五只猴子动手,而且,更不想在他们家门口动手,忙往一块大石头后一缩,在绿石头的帮助下,虽然与猴群相隔只有几步,依然能成功避过。

    孟天还在思考对策,他知道,这片山里面,肯定藏着许多的异兽,也有可能有小兽王,硬拼是不可能,但是这古怪的山体,即使他能跃上去,弄出来的动静也瞒不过这些猴子,思前想后,左右为难。

    “吱吱”孟天的眉心突然狂跳,他仿佛听到了小白的声音,又如前几日在村里一样,忙摇了摇头,让自己冷静下来。

    “为何我的眉心跳得如此厉害?难道小白真的在里面?”一种强烈的悲痛感让他双眼差点睁不开。

    “不管如何,我一定要进去看看。”孟天拿定了注意,翻身准备往小山路摸了过去。

    “等等,天弟!”一道急促的声音响起,两道人影自不远闪动,很快就落在附近,男的器宇不凡,女的英姿飒爽,正是孟羽和莹莹。

    “哥,姐,你们怎么来了?”孟天惊讶道。

    “天弟,你没事吧?”两人靠近才发现孟天状况,破烂的衣服上带着斑斓血迹,隐见露出的皮肤之上,还有渗着血丝的伤口,而且气息有阻,修为也降到了三重天。

    “没事,刚遇到了刘莽的表弟,打了一架。”孟天道。

    “刘莽的表弟,你说陈越?”孟莹莹英眉一皱,露出关切的神情,孟、陈、刘三村按照与其他村相对距离,已算是邻村了,当然,这附近还有不少其他村落,陈越在同龄中表现确实足够优越,修炼的速度不差于孟羽与莹莹,陈家小天才的声名,百里内几乎是无村不传,但是为人骄纵,这点也是众人皆知,所以,孟天一说刘莽表弟,孟莹莹马上就联想到他。

    “嗯,是他。”

    “你们...”孟羽抓了抓耳朵,不好再问下去,陈越如今已是炼气境九重天,加上陈家对他的重视,身上绝对有攻击力强大的武器或者法宝,孟天身上除了昨天刚会用的那只有破洞的护腕,就剩下黑鳞弓了,而且以孟天的修为,根本就无法发挥出黑鳞弓的威力,在对比如此悬殊的情况下,两人都不好问结果了。

    “你们看。”孟羽自怀里掏出那颗绿石头,在两人跟前晃了晃道。

    “绿石头?你从陈越那里得到的?”孟莹莹一脸的不可置信的摇头笑道“天弟,你快说说,你是怎么遇到陈越的,这绿石头是抢的、骗的还是偷的?”

    “是捡的。”孟天认真的道,他说的是大实话,确实是捡的。

    “哈哈,好样的,挫挫这陈越的锐气也好,不知道前段时间谁家人放言说自己后人打遍同龄无敌手的,这下好了。”孟羽两人听完孟天的描述后,真正的放怀大笑,引来附近数只鬼爪猴冲了过来,三人忙收敛气息,转换地方,利用绿石头之能躲开了鬼爪猴的搜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