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再见小白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30本章字数:2190字

    孟天布完两个阵法后,已经耗费了约一半的时间,但是他距离最尽头那座山峰还有一段距离,而且还要穿越前方数十堆猴群,为保持伪装气息又不能轻易妄动元气,眼下只有慢慢步行了,若不抓紧时间,估计连一个来回时间都不够。

    孟天尽力收敛气息,脚步在猴群中穿梭,遇到毛手毛脚的鬼爪猴,孟天迅速躲开,有好几次,已经被碰到了身体,但在绿石头的作用下,还是给成功混了过去。

    穿过厚厚的猴子墙,孟天终于来到了尽头那座山峰跟前,这山峰比所有山峰都要高,而且孟天靠近才发现,这山峰就如一座山殿一般,山峰前有四根粗大石柱撑顶,在四根石柱后面,是一个大而昏暗的殿洞,一眼望进去,好像望不到尽头,模糊的影像在里面晃动,这里面就如同鬼冥洞一般,幽幽森森,让人毛骨不由一阵悚然。

    “吼”一声粗狂的兽嚎自殿洞里面传了出来,宽大的殿口就如同一个扩音器一般,令这兽嚎显得异常的恐怖,巨大的威压让附近的猴群纷纷后退。

    “好强大的气息。”孟天内心不由一紧,脚步略为停滞了一下,还是继续往里面迈了进去,孟天刚跨过殿洞口,洞里的光像再次发生变化。

    “福地内的洞天?”孟天双瞳紧缩,内心的震惊可想而知,这殿洞的情况跟不老泉里面的山洞基本一样,自成一片独特的小世界,本来孟天以为山洞里面又黑又湿又脏,但是他完全错了,这里面光线良好,就如愁云坡外世界一样,乱是乱了点,但并不显脏。

    “吼!”一道凶猛的气息自殿洞一块巨石后传出,这巨石就如天然屏风,正好将殿洞隔成两段,让人一下无法看清里面一切。

    “咚咚咚咚”一道高大的身影自屏风后面走了出来,狰牙戾目,晃动的双臂粗大无比,健实的兽肉高高鼓起,好像随时爆炸开来一般,战力凶猛,伴随着它的脚步,有节奏的起伏,二阶二品的小兽王,比之前遇到的兽王高上一品。

    四目相对,兽王眼中露出无比的怒意,单臂一挥,劈出一道气芒,孟天忙洞口处缩退,这像是试探,也像是在驱赶。

    “吱吱吱吱”自巨石后面,突然传出一阵微弱的声响,孟天脑海中涌出一阵热血,这声音太熟悉了,还有它那微弱的气息,让孟天的记忆瞬间回到五年前,画面定格在小白转身闯入猴群那刹那。

    兽王嘴角怒杨,显得极度狂躁,重脚往地上一踏,“轰”殿洞内晃动不已,自巨石后面,再次传出一阵痛苦的声响,兽王仿佛对于里面的声音非常在意,再次对着孟天挥动手臂后,迅速往里面冲了进去。

    “吱吱吱吱”带着痛苦的悲鸣不时传出。

    “原来,小白真的落入它们手中,五年了,它究竟遭受了怎么的折磨和苦难。”孟天喃喃自语,强忍着泪水。

    “吼”里面传出一声兽王的怒嚎,“吱吱吱吱”这声音比刚才显得更为急促,而且气息纷乱,好像在挣扎。

    “嗡嗡嗡嗡”梦幻牵挂整整五年,如今近在咫尺,没想到却是如此光景,孟天脑海中发出一阵如天崩般嗡鸣,心和头一阵纠痛。

    “不!!”一声长啸,孟天终于还是无法战胜理智,化出身形闪了过去,眼前的一幕,让他热血腾冲,如小山般的兽王,大手将一只毛发蓬乱的小兽给抓住,嘴巴紧紧咬住它的脊梁,仰着头正在吸着它身上的血,小兽身躯非常的廋小,毛发不知为何已变成了灰色,但是它的外形,还有长长的大尾巴,让孟天一眼就认了出来,而在后面的角落里,竟然放置有一个小铁笼,铁光闪闪,没有一丝锈迹,但是在小铁笼里面,却堆满了一层层掉落的毛发,毛发之上,胡乱的放着一些残果,远远都刻闻着一阵腐败之味,这就是小兽五年来被囚禁的地方,如何忍?

    “啊!!畜生。”孟天暴喝一声,不再伪装,全力一拳对着小兽王打了过去。

    “碰”小兽王没想到这里竟然出现人类,而且敢向它出手,在吸着小兽的血时,猝不及防,后腰被打了一拳,高大健壮的身躯往前扑出几步,手中的小兽也掉落地上,孟天顺势一搂,将其捞在怀里,小兽以为还在兽王手中,依然在挣扎,但是孟天却清晰感觉到它的身体在颤抖,一种无法形容的痛涌入心头。

    “小白,是我啊”孟天轻唤一声,眼泪已经留了出来,他实在无法想象,这五年小白是如何过来的,从兽王刚才举动来看,肯定也看出了小白血脉不凡,将其捉住了,带回了愁云坡,一直囚禁在这里,供它吸血使用,难怪孟天刚才看到兽王眼中带着无尽的戾气和血光,而且身体也微微发生变化,在他的脖子之上,稀稀疏疏竟然也长了几根鬃毛。

    “吼!”兽王止住了前冲脚步,回身发现了孟天,狂怒咆哮,震得整个殿洞嗡嗡作响,孟天当然不会傻到留下来跟它硬拼,早施展大流逐星步化出一道幻影抱着小白往洞口冲出去,不过,他还是无法摆脱兽王的追击,只见后方呼啸声咋起,孟天感觉到背脊上出现五道锋利的劲气,忙利用前冲之力旋转一下,顺势往旁边翻滚躲开这狂暴扑击。

    “碰”在孟天刚才的位置,一只巨爪带着银色的利光狂扑而下,然后一带,将整块石头给掀了起来,战力狂暴恐怖,虽然一击没有对孟天造成伤害,但却将其堵在了洞天里面,孟天抱着小白,不断的后缩,尽量拉开与兽王的距离。

    “吱吱”小白好像有点认得了孟天,小头在他的怀里轻轻蹭了几下,但很快摇头,有点干瘪的小眼涌出一点泪水,眼里带着焦急。

    “小白,你能为了我而身陷困境,遭受五年之难,我也可以为你而付出一切。”孟天自然懂得小白的意思,在五年前,他就可以读懂了。

    “咚咚咚”小兽王依然是步步紧逼,它眼中紧盯着孟天手中的小兽,鼻子里呼出如怒风般的沉重气息,一双闪着寒光的利爪在拳头紧握间,交错发出如金属碰击的声响。

    孟天环顾四周,试图寻找其他的出路或者可以藏身之所,但很快他失望了,这洞天唯一的出口就是他刚才进入的地方,也不知道这洞天是那路仙神所化,为何会被鬼爪猴王所盘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