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唤醒兽魂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31本章字数:2996字

    三人一兽刚离开不久,三位青年自树林之中闪出,几个跨步就到了愁云坡附近,望着满地的猴子尸体,还有自坡内疯狂涌出的猴群,惊讶不已。

    “妈的,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敢闯愁云坡?”刘莽如今已有二十岁,样貌并没有多大变化,依然是短发尖脸,只是身形比之前高大和强壮了不少,气息沉稳内敛,修为精进不少。

    “哥,该不会是孟天那小子吧?”站在他身后的刘少杰道。

    “极有可能,这家伙邪得很,陈越刚...,好了!”刘莽发现陈越脸色不好,忙止住了后面的话。

    “表哥,我感觉到他的气息了”陈越握紧拳头,脸上肌肉绷紧着,连说话都是一字一顿的,想起不久前一战,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耻辱感,让他双眼怒火若喷。

    “那我们赶紧追啊”刘少杰道。

    “追个屁啊,人都跑远了,难道要追到他家去?”刘莽道。

    “这小子究竟在这里面干了些什么事?这些猴子感觉都疯了。”刘少杰道。

    “愁云坡虽然是一阶福地,但是里面却有二阶的兽王,就凭这一点,极少有人敢乱闯,从目前情形来判断,孟天这小子肯定在里面拿走了一些东西,而且对于愁云坡来说,极为重要,要不,这些猴子绝不会如此疯狂”刘莽道,内心也暗暗后悔五年前不直接将孟天击杀掉,如今这只可怕的对手成长了,而且成长速度非常快。

    “孟天,今日之事,我暂且记下,我陈越在此发誓,不杀你,誓不为人。”陈越仰天怒吼道,想起与孟天一战,他也感觉自己处理有点仓促,若他再坚持一下,也许就可以杀掉孟天,丢掉了绿石头不说,如今又让孟天自愁云坡内得到好东西,现在是越想越气,越气越怒啊。

    陈越的大叫,引起了附近鬼爪猴群的注意,一群猴子狂嚎着,往他们三人方向冲了过来。

    “找死”刘莽跨步跃起,一掌拍在最前方那只猴子身上,将后方一排猴子全部拍倒,显示出不俗的修为。

    ......

    孟家兄妹带着孟天一路狂奔,刚进入村口,村中长辈们纷纷迎了出来,特别是孟峰夫妇,冲在众人的最前端,村长夫人估计是担心了一天的原因,此刻眼皮红肿,神色异常紧张,特别又看到孟天受伤,想起五年前一幕,背脊生凉,脸色一片惨白。

    “天儿,你怎么啦?”孟峰看着孟羽怀里抱着的孟天,忙问道。

    “让我先来看看”孟渊长老伸出一手,自孟天身体上仔细的探查了几下,神色稍微放松了一下道“这小子,尽是惹事,伤是伤不轻,不过,不要太担心,这些伤都没有伤及内藏和筋脉,稍微调养就可以恢复了,而且,我感觉他的修为在一天之内还提升了不少。”孟渊忙向大家解释道。

    “咦?这是什么?”听到孟天没大碍,众人吊着的心也放松了下来,同时也注意到了孟莹莹怀里的那只小兽,皮毛很脏很乱,而且体型非常的瘦小,有点干瘪瘪的感觉,一双小眼微闭着,气息异常微弱。

    “这就是当年救了我们一命的腓腓兽,当年与我们分开后,五年来天弟对它念念不忘,我和羽哥到处找它,没想到它竟然给兽王擒住,一直囚禁在愁云坡。”

    “什么?”腓腓兽之事在村里也不是什么秘密,五年来大家听过不少次,但都是围绕当年一事,没想到它竟然还活着。

    “小天真的一个人进入了愁云坡,救出了这只腓腓兽?”孟旭长老问道,他曾再三交待,尽量阻止孟天进入愁云坡,但他也知道孟天脾性,所以才炼制了那颗幻气丹。

    “是的,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在愁云坡附近,而且他还跟我们说遇到了陈家村的陈越,两人起了冲突...”

    “陈越?那位被陈家村人到处吹捧的小天才?”孟渊的语气带着一丝不屑。

    “嗯!但听天弟说,当时被陈越偷袭后,两人干了一架,结果,天弟把他给打跑了,还掉了一颗绿石头。”孟莹莹继续道。

    “哈哈”

    “哈哈”

    ...

    众人听到这里,不由开怀大笑起来,陈越自小表现天赋确实不错,只是近年来,被陈家村人一直当宝贝一样到处吹捧,养成了一身的臭毛病,行为高调,性格孤傲,今天被小三岁而且只是炼气境五重天的孟天给打败,然后是落荒而逃,这消息如果传出去,不知道陈家村那些老脸是否可以挂得住。

    “好了,大家先安静一下,我看看这小兽情况如何了。”孟渊长老在小兽身上摸了几下,不由摇了几下头,叹道“这腓腓兽血脉不错,但现在太虚弱了,我担心它撑不了多长时间”

    “长老,它好像刚吞掉了一道古猴兽魂,应该不至于这么虚弱吧?”孟莹莹道。

    “它的体内经脉确实没受什么伤害,但是它被囚禁了五年,五年来不断的流失精血,加上刚受到了创伤,即使是真的神兽,估计也会顶不住,而且,你们看这伤口。”孟渊长老将小兽轻轻翻转过来,众人才发现它的前胸被洞穿,一个如手指般大小的伤口前后透亮,而且上面血肉已干枯。

    “这伤口应该是不久前留下的,这血迹未干,估计不足一个时辰,但是血肉枯干,证明它是被特殊的东西所伤,再次吸走了它的精血所导致。”

    “咳咳”孟天被长老灌下一颗丹药后,慢慢苏醒过来,刚好听到孟渊长老的话。

    “长老,求求你们救救小白吧,它前胸的伤口是被黑鳞弓弄出来的。”孟天道,同时将黑鳞弓取了出来,交回父亲孟峰手中。

    “什么啊?”众人再次讶然。

    “小天,你快说说,究竟在愁云坡里面发生了些什么事。”孟渊长老道,黑鳞弓在族人手中已传了上百代,众人只是知道这弓来历不凡,但至于是怎么的不凡,连孟渊等人都一无所知。

    孟天稍微调整了一下内息,将愁云坡里面发生的一切事情全部告知长辈们,当众人听到小兽被黑鳞弓吸取精元,爆发出强大威力,重伤兽王后,不由多看了孟峰手上的黑鳞弓一眼。

    “祖上流传中的确有这样说法,黑鳞弓威力发挥一定程度时,会发出龙吟之音,如今看来,这黑鳞弓极有可能还藏着一些秘密。”孟渊道。

    “二哥,你说这黑鳞弓会不会是用黑龙身上一些材质锻造而成,所以才有这样的显化”孟旭道,黑龙乃远古龙族至尊,极为神秘,若这把黑鳞弓真用它们一族身上一些材质锻造而成,当它威力发挥到极致,屠仙弑神都可以。

    “我们也只是猜测,估计可以解开它秘密的,只能靠小天了”孟渊长老叹道,族人的情况大家都很清楚,数千年来族中的代代翘楚,要么饮恨天劫,要么终老大荒,百年短短光阴,是孟家人永远的痛。

    “长老,小白它...”孟莹莹突然感觉到怀中的小兽在颤抖不已,忙道。

    “自然没事”孟莹莹话还没说完,村东的石屋上空,一道灰影如光电,眨眼而至。

    “老神爷爷”孟天有点高兴的喊道。

    “这小兽体内有些古兽血脉,加上它吸取了另外一道古兽魂,只要将它体内血脉唤醒,伤势自然就好。”老神道,单手平托,将小兽托浮于空,然后双手在前方不断的比划,双掌张开,自两手之间,金光闪烁,这些闪烁的光芒慢慢汇聚一个流淌的太极光图,老神双手往前一推,将太极光图推进了小兽的体内。

    “吱”小兽躯体剧烈一颤,全身冒出了道道金光,然后自它体表连成一块块,直至变成了一团光圈,一会过后,自它的体内冲出一道与它体形一摸一样的虚影从金光中慢慢站了起来,仰天无声长呼,附近无尽的元气,汇成一条条元气之流,迅速涌了过来,被那道虚影给吸了进去,让它更显实体化,“呼”一阵元气之风涌动,原本站立在小兽上空的虚影渐渐被融进了它的体内,让小兽小小的躯体慢慢鼓胀起来,原本灰色的毛发脱去污垢,恢复本来的纯白,脖子上那圈鬃毛随风飞扬,清亮如石的眸子灵气十足,自它的眼中,带着一丝兴奋和感激。

    “还是有点可惜啊。”望着已经恢复的小兽,老神微微叹道。

    “嗷”自小兽的体内,再次冲出一道残影,对着小兽咆哮不已,数次想冲上半空逃走,都被一股力量给拉住。

    “小天,你今日在愁云洞,有没有拿到一些东西?”老神突然问道。

    “有”孟天意念一动,在他跟前出现了一只铁笼,铁光生辉,光亮夺目。

    “不错,就是它了”老神道,单手一指,铁笼渐渐消失,在刚才地面上,出现了一截手掌般长短的圆铁棍,光华流动。

    ”这应该是当年古猴留下的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