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斗魂之法二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31本章字数:2070字

    “姗姗,这可是你陪伴你长得的兽宠啊,你为何...”陈越准备将高姗姗扶起来,被她直接甩开。

    斗魂之法是高家村一种秘法,高家后人出生后不久,族人就开始带着孩子到处寻找合适的宠兽,而且找的也是刚出生不久的异兽,通过特殊的方法让那些小异兽认主,然后陪伴他们长大,这种异兽的忠诚度非常的高,即使主人要杀它们,它们也不会反抗,所以,刚才高姗姗将顺利红发簪刺入了黄虎的额头之上,若是陈越或者刘少杰,绝对办不到。

    “我为何?我的乌鞭断了没人理,大王都伤成这样了,你们也不理,如今人家要跑了,你们竟然也不理,我能怎样。越表哥,你当初的傲气去哪里了?从小到大,我一直以你为榜样,但是今天,你实在让我太失望了。”高姗姗几乎是吼着道,秀发蓬乱,状若癫狂,双眼泛着血丝,眼前的表哥,在她眼里是一向心比天高,傲视同辈,没想到孟莹莹出现后,竟然变得如此,让她内心底下涌出一种无法压制的妒意。

    “我...”陈越一时语塞,被高姗姗一激,双手一握银枪,金色的符文瞬间浮现,他紧盯孟天的目光再次充满着无尽的恨意,高姗姗的每一句话,都如一根针一样,深深的刺痛他原来高傲的神经。

    “吼”怒虎咆哮,腾腾的兽息席卷而出,原本只是二阶七品的黄虎,被施展了斗魂之法后,以燃烧魂力为代价,将战力整整提高了两个品次,二阶九品。

    “吱吱”腓腓兽感觉到了危险,跳了起来,挡在两人跟面,不断的发出焦急的声音。

    “小白,你刚经历大战,精力损耗巨大,还是让我来吧”孟莹莹道,轻轻一跃,飘飞往前,落地时手中多了一把赭黄色扇子,虽然是合在一起无法看到扇叶,但是自孟莹莹的手中,散发着淡淡的五色光芒,光芒绕动,将她那股英气衬托得更加逼人。

    “姐,我来帮你”孟天单手一扬,自意念空间取出一把青色的短弓,是八年前他刚突破炼气境的时候,孟渊长老送给他的那把小石弓,算算时间,已经有四年没用了。

    “哼!”对面紧盯着他的陈越,长枪遥指,战意提升,高姗姗也调整了状态,但依然还是披着散发,手握断乌鞭,跃到了黄虎的附近,刘少杰紧跟其后,不过,他看向孟莹莹的眼神,有点复杂。

    “大王,杀了他们”高姗姗指着孟莹莹等人喝道。

    “吼”得到主人命令的黄虎再次爆发出一声震人耳聋的咆哮,化作一道黄电般光芒扑闪而出,暴戾的气息往三人的方向袭来,孟莹莹英眉一挺,秀目泛着闪烁的光芒,外人无法看清,但自她的眼里,却可以清晰的捕捉到了黄虎的真实身形,手中的扇子突然打开了,“铿”散发出一道清脆的声音,带出阵阵光芒,扇子往前一带,散发出一团五色的光圈,将孟莹莹的身形给笼罩起来。

    “轰”巨大的震动自中央爆开,五色的光圈被撞散,化作阵阵光影在附近起伏不定,孟莹莹脚步连连后撤,双手顶住了张开的扇子,自她抓住扇子的手中,几滴鲜血掉落。

    “姐”孟天拉动了小石弓,用箭意锁住了黄虎,被对方猛然一甩,直接破掉了箭意的封锁,隔空将孟天甩得连连后退。

    “丑八怪,我要杀了你”高姗姗见孟天出手干扰一人一兽之战,身形闪出,乌鞭凌空挥落,带出重重黑影。

    “你做梦”孟天回了一句,双手拉弓,瞄准挥鞭而来的高姗姗,箭意突飞,让其的身形在半空停滞了一下,脸上露出无比震惊的神情。

    “啊”孟天从一开始对她就没什么好感,此刻是更加的厌恶,暴喝一声,拉满小石弓,怒射出一道光芒,眼睁睁的望着眼前的箭支放大,高姗姗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气息,让她全身在那么瞬间变得冰冷,这种冰冷是自骨头里散发出来的,也是人对死亡的一种表现的态度。

    “当”金色的光芒在前方闪烁,陈越长枪挡在高姗姗的前面,扫落了那支箭羽,然后迅速冲出,一步就跨到了孟天的附近,银枪转动如蛇,对着孟天的眉心刺落,孟天忙施展步法后退,内心突然产生一股焦躁感,感觉自己忽略了一些东西。

    “哼,找死。”陈越手中的长枪再爆光芒,“轰”的一声闪出一道流光。

    “当”流光就是枪头,在孟天的前方被一道白色的影子挡住,孟天伸手抱住腓腓兽旋转数下,才止住了身形,刚若不是它的帮忙,孟天很难化解掉对方的连续攻击。

    “自己小心,不用管我”孟莹莹道,手中扇子一收一张,然后一转手,扇子突然脱手,变成一把大扇,翻滚着对着黄虎劈出,“当当”,此刻的黄虎战力非凡,粗大的虎臂连连抓出,直接将扇子拍落在地面,光影散去,扇子恢复了之前的形状,孟莹莹也被齐集震得连连后退,黄虎一击得手,发现孟莹莹两手空空,再次扑闪而来,半空中张开狰狞的大嘴,准备一口将前方人类咬死,孟莹莹止住身形,双手迅速合拢,凝神催功,秀发在气流中不断飘扬,精致的轮廓如一朵美丽的荷花,不染一丝风尘。

    “有一天,我捡到了一把扇子,扇子上有山,有水,有花,有草,我不知道它是谁的,我唯有将它留下来,待...”这是孟家族谱上孟仙留下的一段话,当然,还有那把扇子,孟家万年来,从来没人可以打开这把扇子,没想到被孟莹莹无意给打开了。

    黄虎巨大的血口已经扑到了孟莹莹的上空,沉重的虎息几乎已经吹到了她的秀发,让人很容易就联想到接下来的情形。

    “姐”孟天惊呼,连对方三人也露出关注的神情,他们也搞不明白,孟莹莹本可以躲开的,为何定在那里不动,仿佛是听到了孟天的叫声,孟莹莹秀目蓦然睁开,自她双眸里面闪动一丝光芒,原本被打落在地面的那把扇子,“铿”自动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