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重创陈越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32本章字数:2051字

    孟天怒眼盯着前方越来越近的枪芒,狂暴的气息吹到他的衣发,在他眼里,倒映着一柄妖红的长枪,威猛的如怒龙咆哮。孟天捂着胸口那手,被他一压,强行催动玄功,原本体内翻腾气息在经脉内乱动,孟天嘴角处再次溢出鲜血。

    “喝”孟天双手张开如爪,对着前方作势欲扑而出,自他体表,出现一道朦胧的影子,带着一股古朴厚重的霸道气息,影子如他动作一样,是四肢着地,张开大嘴无声的咆哮,“吼”孟天身上影子在他的带动下,怒冲而出,带出了一团灰色的气芒,与陈越催动的血符力量撞击,“轰”光芒迸发,陈越双手抖动银枪,猛力一搅,直接摧散了那道影子,孟天身体剧烈一颤,“噗”喷出一条血箭来。

    陈越枪头急转,对着孟天胸口狂刺而下,一种痛快的感觉涌现,眼光残忍,孟天在意识迷糊间,双手一抓,手中抓出了一道兽符,在他的捏动之下,锋利的红光透过兽皮喷薄欲出。

    “这红剑符威力强大,非道必要时不可用,以免造成大祸”孟莹莹的话言在他的耳边响起,孟天睁开双眼,前方妖红的枪芒已经快要刺入他的体内,陈越疯狂般的神情清晰映入他的眼中,“啊”孟天怒吼一声,狂发飞舞,手中加强了力度,尽力一捏。

    “铿”刀剑出鞘的声响在附近回荡,一道红光在孟天手中如烈日破晨云般喷薄而出,化成了一把丈余长的剑光,冲击前方,疯狂的陈越没想到对方身上还藏有如此杀伤力巨大的符宝,但他依然没有将银枪刺回,继续推进,全身被那道剑光洞穿而过,“噗”“啊”陈越惨叫一声,喷血倒飞而出,银枪在刺入孟天身体半指后,连同陈越一同带飞而出,将孟天胸口拉出了一道血口来。

    “陈越”刘少杰飞跃而起,接住了全身是血的陈越,震惊不已,此刻的陈越,右边胸口前后出现俩一道齐整的伤口,刚在危急时,他的确也作了努力,稍微往左闪了一下,避开了重要的心脉,否则,他再被打穿心脉,早已死掉。

    “越哥”高姗姗也顾不上那把断剑了,飞扑了过来,望着气若游丝的陈越,手足无措。

    “越哥,你不能死啊,我...我不生你的气了”高姗姗抱着陈越,眼泪吧嗒吧嗒的流,不由为刚才的赌气暗悔不已。

    “姗姗,我们赶紧带着陈越赶回去,或者还有机会,如果再晚,估计就难了”刘少杰道。

    “好,好,走”高姗姗忙道,两人带着满身是血的陈越迅速往陈家村方向冲了回去“丑八怪孟天,如果我表哥有什么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包括你孟家村的人,都要为我表哥陪葬”

    待三人离远,孟天才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盘膝调息,头顶之上,刚刚扑出去的那道模糊兽影再次显现,约半个时辰过后,孟天突然睁开双眼,迅速往断剑方向冲了过去,利用意念空间将断剑给收了起来,一个冲跃,如鹰鸟般空中折道坠落于一片乱石堆中,身体继续急冲,闪入了一个刚刚可以容纳一人的石凹里面,这石凹是刚才他追踪三人时无意发现的,没想到现在可以派上用场。

    “嗖”一柄长枪冲天而起,落在不远处的草丛中。

    “嚯嚯”两道人影自不远处闪动,移动速度极快,最前面那名少年目光如鹰,短发脸尖,声音有点沙哑。

    “少杰?人呢”刘莽止住了身形,飘落于刚被孟天打裂的那块大石头上,环顾了一眼四周,问道。

    “哥,刚才那小子就躺在这里,身受重伤,估计走不了多远”刘少杰道,原来刘少杰不想让高姗姗杀掉孟天,就是不想让那把断剑落入高家人手中,毕竟刘家跟高家没有直接的亲戚关系,利用高姗姗对陈越的关心,将其哄了回去,然后赶回村中报信,拉着自己的亲哥刘莽赶了过来。

    “这里确实没有,但却还残留一些气息,这小子走不远,追”刘莽首先冲出,往长枪落下的方向追了过去。

    跃两柱香时间过去,两人再次折返而回,刘莽疑惑的在附近扫了一圈,将目光定在一处草丛中,单掌一劈,里面显出一柄长枪来。

    “这是我的枪”刘少杰道。

    “这小子太狡猾了,竟然提前知道我们会追来,利用长枪在这里留下气息,害我们白白追了这么久”刘莽道。

    “你们竟然都看到那把断剑,为何不直接拿走?”刘莽道。

    “哥,不是我们不想拿,是实在拿不动,那断剑太沉了,而且极其锋利,我刚才偷偷试了一下,普通的刀剑一碰到,马上就断”刘少杰道。

    “看来确实是一把好剑,这小子,真他娘的邪门,好了,我们快回去吧,陈越怎么样了?”

    “他被剑气打穿了胸口,伤得很重,刚才我看到舅舅脸都快变绿了,情况不容乐观。”刘少杰道。

    “哼,如果陈越死了,孟天还有孟家村的人一个也活不了,我们走。”刘莽道,孟天在石凹里听得很清楚,内心不由一惊,也感觉自己真的惹祸了,而且还极有可能连累村里的人,待确认两人走远,孟天才敢从石凹里出来,忍着伤痛,迅速往村里赶,毕竟惹下如此大祸,怎样也要跟长辈们说一下,陈家、高家还有刘家在这一带势力强大,若因为陈越之事,惹来三家同时对孟家发难,后果将非常严重。

    赶到半路,刚好碰到准备赶过来接应的孟莹莹,看到孟天手中的扇子,惊喜不已,但听到孟天重伤陈越的消息,孟莹莹脸色凝重,陈越在陈家的位置,就如同他们手中一件惊世的宝物一样,如今被孟天打成重伤,按照刘家兄弟说法,极有可能会因为伤势过重而死掉,如果真的是这样,孟天就等于闯下大祸,给村子里的人引来杀身之祸。

    “天弟,事情还没到最坏,我们先回村,赶紧跟长老们说明情况,或许事情没那么糟。”孟莹莹安慰孟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