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围村之战一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32本章字数:2254字

    入夜,寒露深许,荒林上空繁星如织,星斗转移,显示着夜色的轨迹。

    孟家村长老屋内依然是亮着灯火,两位长老坐在最里面,孟峰等人伴随在左右,神色凝重,而在村子中央的祖坟前,两道人影腰板挺直,跪在夜色之中,旁边一团白光不时闪动。

    “长老,天儿这事虽然不对,但也是他们不对在先,我觉得也没什么好担心,难道他们就不讲理了。”孟峰说话打破了沉重的气氛。

    “说是这样说,但没有第三方在旁,谁不对在先很难定义,陈家村在这一带势力我们很清楚,而且还参合高家村和刘家村,这两家也都不是善茬,一旦发生大冲突,恐怕对我们村子很不利。”站在孟峰身后的一位中年村民开口道。

    “你的意思是,让我们主动带天儿给他们赔礼道歉?还是让天儿给陈越偿命?”孟峰回身瞪了一眼那人道。

    “孟峰,你先别急,我不是这个意思”

    “反正我是一句话,无论是谁,敢伤害我的天儿,除非是踩着我的尸体过去,否则,我绝不会让他们好过”孟峰怒气上冲,身上衣物无风自摆,孟峰资质本就不错,但由于一直无出,在内心形成了一道症结,严重影响到了修为,孟天的到来,让他逐步改变心思,那道症结也早已消除,如今他的修为,已达到了通穴境五重天,快赶上两位长老了。

    ...

    “好了,大家先别吵了,事情都还没发生,我们暂时不要想太多,据我听到消息,陈越虽然身受重伤,但还有救活的可能,大家也不要乱猜测了,只是最近可能不太平,大家要管好各自的孩子,不要单独外出,以免遭遇他人毒手,但若是有人前来闹事,我们也怕。”孟渊长老道。

    “对,特别是天儿,更要特别看管,暂时不要让他外出了,这孩子比较性格比较单纯,遇到不平的事情,绝不会轻易忍让。”孟旭长老跟着道。

    天微亮,夜色渐渐散去,在孟家祖坟前,两人跪着的姿势依旧,突然,孟莹莹感觉到一道敏锐的异光自半空射落,微微抬头,发现在村子边缘的上空,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黑影,沿着村子边缘划动了几下后,迅速隐去,孟莹莹身影飘飘,很快就出现在长老屋前。

    “莹莹,此事我已知晓,你快通知村长等人做好准备,还有,将天儿带过来一下”孟渊长老的声音自屋子里传了出来。

    约半个时辰后,在村子口处,一阵强烈的压迫感涌现,伴随着阵阵虎啸狼嚎,数十道人影在树林里不断晃动,然后慢慢的围在了村口处。

    “乾坤无量,开!”自村子里面,孟旭盘坐在祖坟跟前,双手打出一道道玄妙手势,以他为中心,出现了一道道金色的阵线,很快,在孟仙祖坟之上,浮现出一个金色的旋转太极图,随着他的轻喝,太极图上射落强烈的金光,没入大地之下,村子周边的阵法石,浮现出淡淡的光芒,将村外那些气息全部阻挡在外。

    “好强的护村大阵”一位体型高大的老者排众而出,在他的宽厚的肩膀上,站有一只大黑鹰,目光锐利如刀,刚在半空中探路的黑点,应该就是它了。

    “孟家村的,给老子滚出来”一位中年人跃跳而出,“碰”的一声落在距离孟家村口附近,直接砸出一个大坑,激起碎石纷飞,来人跟陈越面目很像,满脸带着怒气,手持着一柄银枪,指着村口怒喝,银枪上还沾着斑斓血迹,应该就是陈越昨天使用那把。

    “哼”孟家村口处,两位长老排步而出,身后跟着孟峰等三名中年人,孟渊单手下翻,然后往前推出,瞬间破掉对方指过来的枪意。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一早就堵在我孟家村口?”孟渊道。

    “陈家陈录,陈越的父亲,你们孟家人干得好事啊,竟然将我孩子伤成这样,我今天来,是要为我孩子讨个公道的。”陈录道。

    “公道?你们陈家孩子联合高家、刘家三人,想置我孟家孩子于死地,才会有如此下场,你讨的是什么公道?”孟峰站了出来道。

    “下场?哈!想必这位就是孟天养父孟村长孟峰吧?”孟天的来历竟然在孟家村不是秘密,那自然对外也不是秘密,陈越一出事后,孟家村及孟天的信息很快就被人送到陈家人手里,昨晚陈家人连夜开会,今日一早联合了高家人一起过来围村,准备给孟家人压力,将孟天给交出来,他们的观点,就算陈越没事,也要废掉孟天的一身修为,如果陈越有事,孟天是一命赔一命,至于孟家村人,也不会好过。

    “别跟他们废话,直接冲进去,将恶徒孟天给揪出来,就地处置即可。”在围村的众人中,只见一团白光闪出,在陈录身后,出现了一名身穿甲胄的中年男子,跨下骑着一头体型雄壮的白色异兽,异兽外形似狼,但全身毛发很少,只有背部长有一条白色的毛带,毛带一直延伸到尾部,如背上倒挂着一把毛刀一般,四肢强壮有力,兽爪如钩,来人是高姗姗的父亲高雄,女儿的兽宠战死,祖传宝物被毁,若不是陈录拦住,他昨晚就想冲过来找孟家人理论。

    “恶徒?哼,你们试试看”孟峰跨步往前,全身的气息爆发,自他身前,怒风翻卷而出,身后两位长老沉色不语,对于今日场面,他们早有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对方如此蛮横,一早就带这么多人来围着村口,不让村人外出,这那是来讲理,分明就是强权。

    “好啊,学别人护短是吗?让我来看看你究竟有没有这本事”高雄一拍跨下异兽,“嗷”的一身怒吼,声浪滚滚,震人耳聋,但这阵气浪冲到了阵法石附近,只是如轻风般泛起点点涟漪,刚才那位老者双目收缩,眼神出现一丝变化,旋转散去。

    “不是我们孟家人护短,而是你们不讲理,小孩子家的事,竟然让你们如此劳师动众,你想动手,我孟峰绝对奉陪到底”孟峰手握长枪,猛的往地上一震,在他的脚下,出现了密集的裂缝,显示出不俗的修为。

    “好”高雄双手一拉,拉出了一柄长戟,驱动白兽,对着孟峰举头劈来,手中的长戟在半空化过,锋利的戟芒刺破长空,散发出“嗡嗡”的震击声,孟峰一闪而起,怒枪扫动,“当”的一声,两人硬过了一招,高雄跨下的白兽张嘴扑起,速度极快,孟峰空出一拳,单手连握了两下,在他的手心光华凝聚,拳头比之前好像变大了几分,对着白兽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