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小兽渡魂二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32本章字数:2025字

    “小白”孟天等人不明白发生了何事,同时望向了旁边老神。

    “小兽果然是对大家情深义重啊”老神不由叹道,眼中露出一丝惋惜和感动“小兽确实已经死了,但是精魂未散,在临死前融合了体内古猴残魂,如今残魂基本稳定,它想利用体内最后的一点生机,将残魂渡给你们”

    “我们不要什么残魂,我只想要小白”孟天听完老神的话后,痛哭不已,八年前那个夜晚,一人一兽在滂沱中大雨中相遇,便开始了冥冥中所注定的缘,小兽为了救孟天三人,被兽王掳走,在愁云坡内渡过了极其悲惨的五年,差点死在里面,如今又为了救他,不惜以身抵挡三阶异兽攻击,最后落得如此下场,而在临死前,依然想着为大家将血脉中那点残魂留下来,如此情义,连人都无法办到,怎能叫人不感动。

    “小白”在场的人听到如此后,无不动容,纷纷落泪不已,原认为萍水相逢的情义,如今却是刻骨铭心。

    “吱吱”小白的体内再次传出一阵微弱的叫声,这是残魂的声音,它的双眼光芒闪烁不定,好像在提示大家一样。

    “小兽体内的那点生机即将耗尽,如此下去,残魂必将消散,这样一来,却是枉费了它的一番努力”老神道。

    “对啊,小天,小白之死我们都很难过,但已成了事实,如果你再耽误,最后小白残魂消散,可能连一丝痕迹也没有。”孟渊长老出来劝说道。

    “轰隆隆”村外的松林里,异象纷乱,引发的无限天雷,直劈而下,松林之中,煞气翻滚,黑土之上,已是浪涛滚滚,好像魔王要出世一般,充满着末日气息,景象是恐怖绝伦。

    “二哥,事情发展的太快,也许是受到万仙碑的影响,松林里面的封印已经非常松动,如果我们不立刻行动,可能会引发不可逆转的事情发生。”孟旭道。

    “为何一定是我们呢?如果我们不去管,任由里面封印的东西跑出来,大家一起遭殃得了,今日陈、高两家人如此气焰嚣张,若此事过后,他们肯定还会来找我们的麻烦”孟莹莹道。

    “莹莹,我们先祖何尝没有这样想过,但是事情那有那么简单,这片松林长年青绿不衰,但在短短不到一个时辰里,松林几乎全部枯萎,我们的护村大阵也在一个时辰里减弱了许多,若里面的东西冲出来,第一个遭殃得肯定是我们孟家村,就算我们孟家村侥幸避过此劫,日后的护村大阵威力肯定会受到影响,没有了护村大阵,恐怕我们后人没有一刻可以安宁了”孟渊道。

    “对,这种想法的孟家后人不少,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这片松林确实非比寻常,所以,你们要保住孟家村,必须保住那片松林。”老神道,他的意思非常明显,百年一祭必须马上举行。

    “其实我们已准备好了,如今先将小白的事解决,我们马上举行百年祭典”孟渊道。

    “我曾记得三年前,天儿说过关于小兽在愁云坡里面的事,当时小兽咬住了黑鳞弓,让黑鳞弓在短时内发挥出巨大的威力,如果将残魂渡入黑鳞弓之内,可能会更好”孟峰的提议得到大家一致赞成,单手一挥,将黑鳞弓给取了出去,给孟天递了过去,小白残体见状,眼中光芒突然变得更加光亮,丝丝光芒闪入了黑鳞弓中,也许感觉到执弓之人不是孟天,小白双眼上最亮的光芒并没有闪过来。

    “我...”孟天还在犹豫。

    “天弟,如今情况紧急,你就别再犹豫了,一旦残魂消失,你恐怕要辜负小白的一片苦心啊。”孟莹莹急道。

    “吱吱”小白声音越来越微弱,它利用最后所剩无几的生机,再次提醒孟天,孟天长叹一声,终于接过了父亲手中的黑鳞弓,举在小白跟前,小白残体轻轻颤抖,双眼中的光芒纷纷涌出,全部闪入了黑鳞弓之内,原本暗淡无光的黑鳞弓吸收了小白化出的光芒后,弓胎上的黑鳞散发着丝丝光泽,颗颗细鳞在光泽衬托之下,显得非常清晰,层层叠叠,令人产生一种错觉,弓胎如同一条盘龙在轻轻蠕动一般,随时一飞冲天。

    当小白眼中所有的光芒涌出来后,小白的双眼,突然变得异常空洞,连眼珠也凹陷了进去,然后是身体,渐渐变小,最后卷缩成一团,膨大的尾巴将整个身体掩盖了起来。

    “嗷”一声轻微的龙吟自黑鳞弓之内冲出,半空之中,模糊的龙影再次显现,孟天单手握紧了黑鳞弓,身形仿佛在瞬间被放大,气息上涨。

    “啊!”孟天带着无限的悲伤,仰天狂呼,也许是剧烈的情绪影响到了黑鳞弓,在黑鳞弓之上,竟然浮现出一只小小的腓腓身影,然后冲天而起,与半空的龙影融合在一起,那道模糊的龙影仰天无声咆哮。

    “咔擦”一道闪电击落,直接击散了那道龙影,光影浮动,自半空如黑色烟云,然后汇成一道黑色光流,全部涌进了孟天手中黑鳞弓中,弓胎表面的光泽散去,再次恢复了之前的状态。

    “原来是这样”老神道“难怪这黑鳞弓威力如此巨大,原来是用神兽黑龙炼制的神弓,只是这黑龙,历经无尽岁月,神魂已失,如今融合了小白残余的神兽之魂后,黑龙之魂复苏了些许,若日后完全恢复,这把黑鳞弓威力绝对可以射穿天穹。”

    “啊?”自愁云坡之事后,众人曾猜测过黑鳞弓极有可能是用黑龙一族身上的材质炼制而成,没想到竟然是直接用一条黑龙炼制,难怪万年来,孟家族人,极少有人可以完全拉开此弓,也不知道孟仙是从哪里得来的宝物,即使没有了龙魂,依然可以发挥出极大的威力。

    “这究竟是何人的手笔?”老神细细思索,这句话并没有说出来,他转身望向了那座庄严的古坟,眼中露出了一丝怀疑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