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百年大祭一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32本章字数:3039字

    “轰隆隆”小松林里面的震动声依旧激烈,滚滚如大江奔腾,又如山河崩裂,森森的魔影笼罩半空,魔魂咆哮数里。

    孟天已将黑鳞弓放下,平复了一下心情后,将弓给孟峰递了过去,被孟峰伸手拒绝。

    “孩子,从今天开始,这黑鳞弓就由你来保管吧。”孟峰道。

    “不行”孟天很清楚,这把黑鳞弓应该是父亲最喜欢的武器,在他年纪还小的时候,父亲就经常一个人在家研究这把弓,每天几乎是人弓不离,如今听到父亲要将自己最喜欢的长弓送给自己,孟天第一想法是不能要的。

    “孩子,为父资质平平,苦索半生依然无获,如今黑鳞弓在你手中已初现威能,日后必有更大作用,放我这里,也许倾尽一生也没太多用处,你快拿着吧。”孟峰继续道。

    “可是...”孟天异常的为难,望了一眼母亲,连母亲眼中也露出赞同的神色。

    “天儿,这事就这样定了,黑鳞弓确实在你手中,可以发挥更大的威能,我们同意村长的意见,此弓从今天起,就由你保管吧”孟渊长老道。

    “好吧,这把弓就暂且放我这里,但我只是代为保管,如果我有一天离开这里,我一定会将弓还给大家的。”见大家都这么认为,孟天无法再推,只能将黑鳞弓收下。

    “不,小天,你也许理解错了,这弓以后就归你使用了,只要你能用,就可以一直用下去,即使你离开这里,你也是我孟家的后人,既然是我孟家后人,就有资格继续为孟家保管这把黑鳞弓”孟渊长老道,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这把黑鳞弓被孟天跟腓腓兽激活了一些神魂之能,日后这把弓肯定还可以激活更多的威能,与其埋没在村里默默无闻,不如让孟天使用,黑鳞弓日后必定可以发挥出更强的能力,这也是大家乐意见到的。

    “但是我毕竟是一个外人,我有一种不好感觉,我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孟天道,陈越一事,给孟家村带来如此大的威胁,他内心确实是非常过意不去,若陈越真的就此死掉,可能会影响更大。

    “别胡思乱想了,陈越之事,我们会处理好的”知子莫若父,孟峰忙安慰他道。

    “好了,小天,你将小白的骨骸送进祖坟把,我们马上就要开始祭典了”孟渊长老道。

    众人离开后,孟天轻轻的将小白骨骸抱了起来,按照长老的意思,往祖坟送了进祖坟,孟天来到了孟家村快十四年了,还是第一次踏入祖坟的内院,刚一跨踏进了祖坟的内院,孟天就马上感觉到了一阵古朴沧桑的气息涌了过来,而在祖坟的正前方,竖有一块古老的石碑,石碑比孟天还要高一点,宽约有三尺。

    “祖坟的石碑就是门,将骨骸放进去后马上出来。”这是长老跟他说的话。

    孟天站在石碑的跟前,发现这石碑之上,布满着斑驳的刀光剑痕,历经万年岁月,没有一丝青苔,古朴的气息,就是由石碑慢慢散发而出,集聚在祖坟的内院之内,在外围竟然无法感知。

    孟天轻轻的将小白的骨骸往石碑上一放,石碑上光影变幻,如同开启一扇不同空间的门一样,孟天在里面仿佛看到了一片灰暗的世界,小白骨骸自动被石碑吸了进去后,石碑再次恢复正常,孟天担心在此打扰先祖安眠,自地上拜了三拜后,迅速自里面走了出来。

    松林外,孟家族人基本到齐,外族的妇人由于血统原因,身体纷纷出现不适,已全部被要求返回娘家,三天后方可回来。

    “小天,你有没有感觉到身体出现不适?”孟峰问道。

    “父亲,我很好,我想跟你们一起参加典祭,可以吗?”

    “可以,但不要勉强,身体一有不适马上离开”孟渊在旁边道,没想到这一决定,竟救了孟天一命,

    “入阵”孟渊与孟旭两位长老根据祖籍的记载,以那片黑土为中心,布下乾坤镇魔阵,这阵法与北斗星阵有点相似,只是在北斗的头部,由四星组成的方阵内,由三人坐镇,人手各执一张旗幡,呈对三角排布,由于这是阵眼,自然由两位长老及孟峰坐镇,其他的孟家族人按北斗星七点分布,按之前的计划分配,孟天与孟羽等人分在北斗阵最中间那一点,称为‘天权’点,也是最靠近黑土之处。

    大阵初成,“吼”松林内,无尽的魔气疯狂冲出,幻化巨大的魔影咆哮,往孟家众人扑了过来,恐怖的气息和狰狞的面目,让人头皮发麻。

    “一切皆幻像,只要保住真我,心神守一,有老祖庇护,魔魂伤不了我们”孟渊长老提醒大家道,这些都是先祖用生命记录下来的东西,绝对实用,孟家众人听到长老的提醒后,纷纷抱神守一,默运玄功。

    “好,就是这样。”

    “斗转星移,乾坤镇魔,起阵”两位长老与孟峰手中的旗幡同时一摇,阵法内光影晃动,半空之中荡荡的魔气瞬间就被冲淡了不少。

    “哆”孟渊长老轻喝,自阵法的四周,原本埋好的烟烛,纷纷燃起,松林内,瞬间烟雾缭绕,这些烟雾并没有马上消散,而是纷纷往阵法里面靠拢,在阵法上空,显化三道以烟雾形成的影子,三道影子一出现,魔魂咆哮的更加的猛烈,黑土之内,实质化的魔气如同黑水般翻滚不已。

    “孟家,尔等困吾万年,若吾冲破封印,势必将尔等抽骨扒皮,永镇九幽,啊!”一道恐怖的声音自黑土内传出,那些魔气如同翻滚的黑水一般,在整个黑土之内不断的翻滚,三道影子在半空齐齐划做一个手印,然后对着黑土冲了下去,“滋”,如同滚铁遇冰水,黑土之内的那些魔气,纷纷消散,怪异非常。

    而在孟家村方圆十里内,鸟兽早绝,陈家村派来打探情况的数名高手,一靠近孟家村十里内,被恐怖煞气逼得疯狂逃走,因为在他们的眼中,幻化出无数的恶魔,个个面目狰狞,张牙舞爪对着他们扑过来。

    不远处,一只长有双翼的巨兽在半空掠过,在靠近孟家村时,感觉脖子被一只巨手掐住,在半空疯狂的挣扎,全身血丝分溅,孟力挣脱后,发生一声巨大的恐叫,扑腾往后退飞。

    在陈家村村中央一块空地上,陈越被放置于一阵法之内,阵法由三位老者共同催动,在此已经整整一天,陈越非但没有见好,反而是气息越来越微弱,随时有断绝的可能。

    陈越爷爷等人自孟家村回来后,一直紧张的站在附近。

    “陈越的心脉已碎,估计很难救活了”陈家村一位白发老者道,从辈分看,应该是村里比较大的一辈,而且在他旁边,站着一排白发苍苍的老者,修为高深。

    “各位祖,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陈录道。

    “办法倒是有一个,但...”陈家一位先辈沉吟了一声,摇了一下头,欲言又止。

    “我孙子天资卓越,将来的成就必不可限量,如今遭遇歹人之手,还望各位祖出手相助,救我孙儿陈越于危难,也算是为我们陈家仙祖保留强大的血脉。”

    “陈宇,不是我等不愿意出手,而是不想有违大道,逆天改命而已”最开始那位白发老者道。

    “各位祖,所有罪孽由我陈宇一力承担,还望各位祖指点,尽快施法救人”陈宇跪下来道,因为他已感觉到,陈越的气息已经接近于无了。

    “好吧,看在陈越确实资质不错的份上,我就将逆命天绝阵传与你,此阵有损阴德,确实会增加罪孽,只此一次,请不要再滥用了。”

    “多谢祖”

    三位老者撤掉了刚才的阵法,陈越如今已被剥掉了上衣,光着上半身,胸口前后露出了恐怖的伤口,他的气息几乎断绝,在他的周围,点有七盏油灯,按特殊的方位摆放。

    逆天改命阵,不是真的逆天改命,而是一命换一命,只要将另外一人的名字写好,同时压在七盏油灯之下,利用油灯吸收那人的精魂,然后慢慢换成自己的生命之能导入体内,从而达到了逆天改命之效,但是这阵法的施展,而且还需要魂引,魂引也有讲究,修为起码炼神境以上,而且修为越高,阵法成功的几率也就越高,魂引者以自己的神魂作引,偷天换日,将对方的魂吸进了油灯之内,但是一旦失败,这位高手极有可能会遭到阵法的反噬,精魂受损,修为也会严重影响,整个家族的气运也会受到影响,所以,陈家先祖才会这么凝重,而且他们不会眼睁睁看着家族遭遇不幸,随时做好出手准备。

    “嚯”七盏油灯几乎同时亮起,整个空间气场发生了变化,空间仿佛被油灯作用下变得扭曲,阵法的上空光影变幻,无数的鬼魂咆哮,这些鬼魂是游离在世间的鬼魂,如今竟被这些油灯给吸了过来,吸掉这些鬼魂之后,灯火渐渐变成了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