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乾坤镇魔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32本章字数:3592字

    半空之中,那道蓝色漩涡,旋转速度越来越快,力量不断加强,渐渐的将孟家破碎旗幡形成的光道冲淡,在漩涡下端,浮现着一丝红色光芒,混合在涌动的暗雷之中,无数游魂撕吼,空间都仿佛在扭曲。

    “混蛋!”二位长老不由破口大骂起来,刚被压制的魔气再次涌动如海,魔息暴涨,空间开始晃动,同时冲击着那道蓝色漩涡。

    “陈宇,快点,我感觉到好强的魔气”陈家那些老人被魔气一冲,同时心神恍惚,其中一人紧张喝道。

    “我们一起发力,将上空通道打开,只有打开了星光之道,我们才能继续布阵”孟渊怒喝道,孟家众人毫无保留,将全身力量灌入阵法之中,三人引动着这些力量,导入了旗幡形成的小空间内,原本暗淡的三道人影再次清晰起来,半空中,光影再次变幻,旗幡通道再次打开,引动着无尽星光之力降落,魔气这次没有被镇压,而是躲在蓝色漩涡之下,化成一双黑色魔眼,闪烁不定,俯视着下方众人,陈家村上空,魔气在蓝色漩涡引动之下,跨空而来,附近草木瞬间枯萎,鸟兽尽绝,陈家老一辈纷纷色变。

    “嗯?”老神盘膝坐在不老泉内,突然冲飞而起,目露神光,往孟家村方向望了过来,“坏了”老神语气带着愤怒和悲伤,跨步纵闪,身影消失在夜空之中。

    两股阵法的力量此消彼长,不断争夺,如两位高手在隔空对战,惊险无比,北斗阵法最后一个天机阵点依然无法落成,阵点上的孟天脸色越来越黑,双目紧闭,身体也渐渐变得冰冷坚硬。

    “我在哪里?我怎么啦?”自瑶光阵点落成那一刻,孟天的意识就开始变得昏昏沉沉,眼皮重若千斤,根本就无法睁开,他刚开始以为在做梦,但是又带着些许记忆,而且,偶尔可以听到身边人的呼叫声。

    “不,这绝对不是梦,我要振作起来”孟天内心一紧,意识竟然清醒了些许,连眼睛也好像张开了,却看到眼前是无尽的黑暗,没有一丝光亮。

    “天儿”是父亲孟峰焦急的呼叫。

    “父亲”孟天双手紧握着拳头,身体颤抖了一下。

    “长老,天弟好像动了一下”孟羽道。

    “小天被施展了夺魂之术,估计现在已丢失了部分精魂,哎。”孟渊长老叹道,按正常来说,精魂被夺,就算将人救醒,日后也会变得浑浑噩噩,修途尽毁了。

    “陈家人欺人太甚,峰儿,以后孟家村就交给你了。”两位长老同时站了起来,在其他阵点,一些中年人也站了起来,眼中带着坚定的神色。

    “长老,你们要干什么?”孟峰急道。

    “如此下去,乾坤镇魔阵可能会失败,我们也无颜去面对列祖列宗,唯今之计,只有用我们魂来唤醒仙祖力量了”站起来的众人同时一喝,全身爆发出耀眼的光芒,在他们的眉心之中,流淌出了一道滚红的鲜血,结晶,破碎,然后汇成一道血色的光流,往祖坟飘了过去。

    “长老”

    “父亲”

    眼睁睁的看着亲人倒下,哭声成片,无尽悲伤。

    “轰”祖坟之内,发出一声震耳的轰鸣,如同一位远古强者的呐喊,自长老屋之内,一柄暗淡无光的长枪贯空而出,浮漂于祖坟之上,然后往大地插下。

    “轰隆隆”大地仿佛都在颤抖,数百道裂缝以长枪为中心向四周迅速延伸,无尽的星光自苍穹上射落,将祖坟附近照得通亮,原本无比暗淡的北斗阵法,瞬间被点亮,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直接撕碎了上空蓝色的旋涡,连同魔气也被摧散,陈家村的上空,原本旋转不息的旋涡也发生剧烈的震动,一股白色的光芒自旋涡之内激射而出,半空中的陈宇神魂露出恐惧的神情,还没来得及逃走,就被白光湮没,直接灭杀,陈宇的本体剧震,双眼外凸,“噗”的喷出一道血箭,陈家众老祖也被震得连连后退,“咣”光芒散去,陈家村内如同刮起无尽飓风,房屋纷纷倒塌,一片狼藉。

    “这是什么力量?”陈家一位祖不由叹道,刚才那股力量的震荡,根本就不是他们可以抗衡的。

    “我就算死,也要将我孙子救回来”虽然神魂被灭,但陈宇手中依然紧握着那道血线,在他的拉动之下,竟然在油灯之内出现了一道淡淡的人影。

    “好,快炼化他”陈家众祖喝道,陈宇在最后关头,竟然将孟天最后精魂给抓了过来,北斗阵法内的孟天,整个脸已变成了黑色,呼吸好像也停止了,身体冰冷僵硬。

    “啊?天儿”孟峰悲喝道。

    “峰儿,时间不多了,快点亮天机阵点”一道微弱的声音提醒道,是孟渊长老等人传来的声息,孟峰虎目含泪,没想到这次百年一祭,竟出现如此大的变故。

    在孟羽与孟莹莹等人的全力催动之下,天机阵点终于落成,首尾连在了一起,就在北斗星阵阵点全部被点亮之后,一道白芒自松林之下冲天而起,黑土之上,刮起了一道黑色的风暴,一道巨大的魔影自里面冲了出来,手握魔刀,这是被封印魔魂的真形,体型横强,魔发狂乱,霸气无比。

    “轰”松林的上空,白芒散开,拉出了一个巨大的八卦图,在八卦图的正中央,金光闪烁,旋转着往黑土压了下来。

    “吼”魔魂咆哮,黑色的魔影冲天而起,手握战刀对着八卦图劈出。

    “尔等困我万年,有胆就出来与我痛快一战”滚滚魔音仿佛穿越时空,回荡半空。

    “镇魔”三道人影自八卦图之内闪落,大地四周,荡起两字,无尽的力量自天上地下涌入了八卦图内,八卦图如同黑土上面盖一样,慢慢的盖落,任凭魔魂战力通天,依然被压进了黑土,原来乾坤镇魔阵,是由两个阵法组成的,孟家现世后人与先人一同,共同催动阵法,才能将魔魂再次镇压。

    “啊,我恨啊,孟家,我以我魂,诅咒尔等后人百年殒身,永远不入仙流”以魔魂下诅咒,百年殒身,永远不入仙流,孟家残存的那些后人,听完后身心冰冷,原来一切悲剧在这里。

    天空之上,星光璀璨,一切光像散去,松林依旧葱郁,一片生机蓬勃,孟家村附近再次恢复宁静,孟家村剩下的众人仿佛经历了一场生死之战,纷纷虚脱得要趴在地上。

    “长老”孟峰悲呼一声,将大家从刚才如噩梦般的景象中抽离出来,两位长老与五位中年一辈的孟家后人,为了唤醒仙祖的力量,贡献了自身的灵魂,如今只余冰冷的尸体,但他们神态安详,仿佛睡着了一般。

    “村长,天弟他...”孟莹莹看着孟天全身如同被炭火烤过一般焦黑,不由一阵心酸。

    “我儿,我儿啊”孟峰快速扑了过来,抱着孟天不断的晃动“不会,不会的”

    半空之中,一道身影闪出,老神终于从不老泉赶了回来,百年一祭已经结束,但是看着地上躺着的八人,还有孟家村附近荒林的一片残败,悲痛不已,一怒之下,单拳对着半空轰出,“轰”一道闪电撕裂夜空,延伸出十里外,直达陈家村的上空。

    “为什么会这样?”任凭陈宇如何努力,依然无法炼化孟天最后一道精魂。

    “这道精魂有点特别,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陈家老一辈高手中,一位身形异常瘦小的老者闪到了油灯附近,单掌拍出一道光芒,笼罩着那盏油灯,孟天的精魂仿佛受到巨力的挤压,不断的变形,过了约半柱香的时间,孟天的精魂终于无法承受炼化的力量,精魂化作纯魂力。

    “咦?”这下轮到这位老者吃惊了,孟天精魂化出的那股纯魂力,仿佛变得虚无一般,无法自火焰中导出来,老者以为还没有完全炼化,加大了炼化的力量,但结果依然,距离陈家村数十里外的孟家村,孟天平躺在地上,体表一片焦黑,当孟峰众人都以为他不行的时候,突然在他附近,产生出一股极强的吸力,附近的元气纷纷往他体内涌,他身上的皮肤,也在这些元气的作用之下,焦黑渐渐淡去。

    孟天的双眼依然紧闭着,双手莫名打出一道玄妙的手印,然后双手交错合在一起,慢慢的来回转动,陈家村内那盏蕴含着孟天精魂力量的油灯突然火光腾腾烧起,直接将孟天的那团精魂烧散,化作无数光点消失,这油灯也如同其他六盏油灯一般,变得暗淡无比,随时有熄灭的可能,那位老者好像感觉到不妥,迅速后撤。

    “嚯”原本暗淡无光的七盏油灯几乎是同时亮起,这次的火焰不再是蓝色,而是一片通红,红得如血。

    “怎么回事?”陈家众高手纷纷露出凝重的神情。

    孟天的双手依然在搓动,越来越快,双手间,隐有光电闪耀,半空之中,空间开裂,射落一道金光,进入他的眉心,孟天的身体震出一阵气浪,自孟天体内,涌出了无限生机,刚在油灯中消散的魂力,点点飘来,融回了他的体内,在他的体内,产生了一股吸力,这股吸力形成了一条特殊的通道,贯通了孟家和陈家,在场除了老神这等高手可以看清外,连陈家那些高手都无法知道发生了何事。

    “害人终害己,逆天改命终归要付出代价”老神道。

    七道如同血光的火焰,突然爆开,阵法中央的爷孙两人,瞬间被火焰给包围,陈越身体挣扎几下后,原本充满生机的身体瞬间被烧成黑炭,陈宇神魂被灭,体内精魂不稳,在这特殊的火光的冲击之下,感觉到魂力快速流失。

    “是业火”陈家众高手惊呼道,业火焚身,无计可救,除非仙神搭救。

    “爹,越儿”陈录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迅速冲了过去,想拼力救回父亲,但一靠近,感觉到这红色的火一靠身,明显感觉到体内一些东西在流失,忙在空中拍出一掌倒飞而回,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倒在了业火包围之中。

    “啊,孟家。”陈录仰天悲吼,双拳握得紧紧的。

    陈宇精魂终于被耗尽,轰然倒地,业火也渐渐熄灭,但是一道暗流却自特殊通道涌道了孟家,全部进入了孟天的体内,孟天睁开双眼,慢慢的坐了起来。

    “天儿,你醒了,还认得我吗?”孟峰又悲又喜。

    “父亲,我当然认得你,我没事了,大家不要担心”孟天道,扫了一眼四周,发现了躺在地上的七位长辈,感觉到了他们身上散发的死亡之气,不由眼眶泛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