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高家兽魂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32本章字数:3209字

    一夜并不长,但经历生死,就恍如相隔千百年。

    百年一祭,孟家经历的是真实血和泪,附近的十里荒林,除孟家村和松林外全部变得是破败不堪,草木枯萎,溪湖干涸,鸟兽不近,了无生机,孟天望着周遭一切,一种无法形容的悲戚自内心涌出,昨天还对自己无尽关怀的长老辈们在自己睁开眼后,已是阴阳相隔,本来就人丁稀少的孟家村,如今显得更加稀落。

    “呜呜...”不知道是谁带的头,孟家青年一代放声大哭了起来,命运实在是太不公平了,这么大的荒林,千村万落,为何此事就落在孟家,百年一祭,百年陨身,永远无法踏入仙途,和剥夺一个人生存的权力有什么区别。

    “仙祖,为何,为何啊?传说你万年前可以叱咤风云,能力通天,为何连自己的后人都无法保护,孟家,我为何生在孟家。”一位孟家青年站了起来,握紧拳头,对着祖坟方向怒吼道,脖子上青筋因为激动根根突起。

    “孟勇,闭嘴”孟峰怒喝道。

    “村长,孟家村都成这样了,我父亲...我父亲都没了,难道我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长老们不是跟大家说过了吗?仙祖如此安排,必有他的道理,这份业果,一定可以感动上苍,让我们的后人彻底改变这种悲惨的命运的。”

    “后人?如此下去,我们孟家都要绝种了,改变谁的命运啊。”孟勇摊开双手,向着年轻一代,孟羽与孟莹莹等人深叹一口气,仰头望着天空,一时不语。

    “孟勇...”孟天想安慰一下大家,但还没说出口,被孟勇给打断。

    “你闭嘴,若不是你招惹陈家,昨晚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我父亲就不会死,你...”

    “简直是放肆”老神一直隐藏在半空,此刻现身喝道“即使不是因为孟天,百年一祭也会出现各种变故,孟家是不会绝后的,你们的百代先祖们,用自己的生命和热血,守护在这里整整万年,你作为孟仙的后人,竟然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你对得起你的百代先人吗?对得起刚刚为孟家殒身的长老他们吗?我所认识的孟仙,绝不会是无情无义之人,所以,我才留在这里,陪伴大家这么多年,我觉得,你们的先祖一定会留有后手,也许在你们这一代,就可以摆脱这残酷的命运。”

    老神的一通喝骂,现场孟家众人终于沉默了起来,孟勇也对刚才的失态暗暗后悔,没有继续在说话,只是看着自己的父亲,眼泪一直没有停止。

    约过了半个时辰,孟家人已经恢复了些许气力,在孟峰的指挥下,将刚刚殒身的族人背回村中,依辈分高低按顺序送入了祖坟内院石碑之内,就在众人准备离开祖坟时,原本清亮的天空,渐渐变色,老神是冲天而起,立在虚空。

    破败的荒林之中,一把银枪光芒闪耀,自半空直插而下,落在了孟家村口附近,“当”插入了半截银枪,一道人影迅速闪落握住枪柄,银枪金符浮现,符文不断的旋转,“啊”陈录双眼通红,怒喝一声,一抖长枪,“碰”将地面抖出一个小长坑来。

    “孟天,给老子滚出来”陈录催动全身的力量暴喝,喘着粗气,满脸怒气的盯着村口,陈家高手随后赶到,纷纷现身破败的荒林之中。

    “孟家的,还我女儿命来”不远处一道白光闪耀,高雄提着长戟,怒冲而来,“嗷嗷”群兽怒吼,声望不凡。

    “妈的”孟家的众人已经知晓了村口的情况,孟峰怒骂一声,纵身冲出,提手将插在大地之上的那柄黑枪拔了出来,催动全力,往村口赶了过去,“嚯”的一声自村口闪出。

    “陈录,高雄,你们还有脸过来”孟峰怒喝道,握紧黑枪的手臂,肌肉高高鼓起,全身衣物乱动,气息往两人压了过去。

    村口处,孟天等人已经赶了出来,看到最前方的陈录、高雄,孟天眼血若出,差点就冲了过去,幸好被孟羽给拦住。

    “孟天,还我女儿命来”高雄长戟指着孟天,尖芒迸发。

    “你是找错门了吧,还是姓赖的?”孟莹莹首先开口道。

    “别以为你们有老神庇护,我们就怕你们,告诉你,今日老神也跑不了”高雄喝道。

    “大言不惭?”半空中,赫赫神威,催动着厚重的浓云,重若万斤。

    “轰”在高家人身后的那片天空,突然涌出了八道气息,伴随着浓云排浪,翻滚而来,在这些浓云之内,都裹着一道兽魂,兽魂躯体高大,隐见前方露出的狮子头,狰狞吓人。

    “高家的守村兽魂?”孟峰疑惑的道。

    “算你有点见识。”原来高家时有备而来,今日一早高姗姗得知陈越改命失败殒身的消失,悲伤不已,一时想不开,竟自绝于陈越送给她的那把断剑之下,高姗姗虽然在外面表现刁蛮,但在高家长辈眼里,却又是另一般的感觉,特别是高姗姗爷爷高广,对这孙女之喜爱远远超乎其他的儿孙,所以,即使高姗姗毁掉了祖传的乌鞭,也没有受到多大的责罚。

    高家村中,高广一脉在族中地位非常高,当其得知孙女因为陈越一事陨命之后,差点发狂,如今是不惜调动了护村兽魂,前来讨伐。高家村跟其他村落有点不同,他们并没有设置强大护村阵法,而是利用高家先祖留下的九道强大兽魂,守护在村子周围,不过这也只是传说,很多人都未曾见过兽魂,更不知道兽魂是什么,如今高家高广一脉为了高姗姗,竟然一下子唤醒了八道兽魂,此刻八道兽魂裹在浓云中,半空中的浓云,步步闪电,恐怖的气息令人窒息。

    “只要孟家交出罪魁祸首,我高家绝不会滥杀无辜,连累他人”一道洪亮的声音自远方传来,过了好一会,一只巨大的雄狮驮着一位老者扑落在孟家村口附近,激起无数的沙尘飞扬,强大的气息是冲天而起,老者双眉如刀,目中含威,见到排在孟家众人前方的孟天,双目竟射出两道光芒,往孟天袭来,孟天内心一惊,催动护腕挡出。

    “当当”孟天竟被生生震退一步,以目力就可以将一名炼气境八重天修者震退,高广的修为之高,连孟峰都没有把握探测。

    “哼,不过如此而已”高广淡淡道。

    半空之中,两道强大至极的气息互相涌动,浮云碰击,引动惊雷奔袭,一劈数里。

    “吼”八道兽魂齐齐发出震天的嚎叫,八股力量透过云层,涌向前方,老神体内,化出一道巨大的影子,跟着他一拳轰出,强霸的拳劲直接轰散前方的黑云,巨大的拳头与翻涌的云层碰击在一起,恐怖的震荡散发而开,将下方的一片树林夷为平地。

    “我再说一遍,交出罪魁祸首,我绝不会连累无辜”高广声音中带着无尽的威压,冲上最前方的孟峰,孟峰手中的暗枪一抖,竟然抖散了这股威压,让高广一阵惊疑。

    “高前辈,孟家不顾荒林万祖定下的规则,纵容孟天行恶,昨晚更是布下魔阵,害我父亲与我儿双双殒命,这笔血债,我陈家绝不会轻易饶了他们”陈录道。

    “陈录,你们陈家还要不要脸啊,明明是你们纵子行凶,到处作恶,如今竟反咬我们一口,要我说,你儿子死得活该,早就应该死了,你父亲更是王八蛋,趁我孟家布阵镇魔,竟然施展逆天改命阵,我孟家七人这笔血债,是应该由我们向你们讨还才对,如今,竟然是恶人先告状,呸。”孟莹莹怒骂道。

    “好”孟羽众人纷纷附和。

    “哼,小小年纪牙尖嘴利,长大后,还不成了骂街的泼妇。”高广道。

    “你为老不尊,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孟莹莹继续道。

    “你找死”高广脸色微变,单掌对着孟莹莹拍出,一只手掌自半空化出,对着孟莹莹等人压落,被孟峰用暗枪刺出,一枪直接化掉。

    “你这把什么枪?”两次化掉了高广的气息,让他终于注意到了孟峰握着的那把暗枪,一把看起来异常的普通的长枪。

    “孟家枪”孟峰道。

    “轰轰”半空中大战在继续,老神身影如影,双拳对着浓云狂轰,八道兽魂将力量显化于浓云之中,八团巨大的浓云,并排于高空,如果八只巨大的兽头一般,轮番冲击,抵挡着老神的轰击。

    “哼,孟家枪?”高广身形一晃,眨眼就出现在孟峰跟前,一手已经握住了枪身,准备强力夺走。

    “啊?”孟峰大惊,本能一缩,竟无法拉动丝毫,高广全身光芒爆发,轻喝一声,准备夺枪,突然,原本暗淡无光的枪身一震,高广如遭电击,迅速松手飞退,眼中是又惊又怒。

    “爹”

    “高前辈,让我来”陈录距离两人最近,催动着银枪的金符,人随枪走,跨步就到了孟天的跟前,银枪闪动如蛇,对着孟峰背部斜刺而出。

    “无耻”孟峰怒喝一声,舞动暗枪,带出阵阵光影,孟家祖坟之内,古老的石碑震荡着丝丝波纹。

    “碰”暗枪是被孟峰推出,直印在了陈录的胸口处,将他推飞出三丈之外,突来的变故让陈家老一辈高手震惊不已,明明两人修为不相上下,陈录手中那把符文银枪,可以将他的修为提升,没想到,一个照面就被孟峰用简单的招式给推飞。

    “不可能”陈录狂叫一声,卷起长枪,双手迸发着丝丝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