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九头狮子魂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32本章字数:2104字

    “轰”血色的符文迸发,围绕着陈录快速的旋转,陈录的修为在瞬间提高了起码三个重天,人随枪动,枪若血色的电闪,张开了血口,对着孟峰扑咬而来。

    孟峰感觉到手中的暗枪,虽然表面暗淡,但是里面却蕴含着无比强大的力量,通过手臂传入体内,让他信心大增,双目如刀,盯着枪法扑击的电蛇,长枪刺出,正中蛇口,“当”风云消尽,枪尖对枪尖,自枪尖之上,迸发出耀眼的光芒,两人双手同时传来一阵麻震,“喝”陈录继续催动血符,银枪通体已变成了红色。

    半空之中,八道恐怖的魂云翻滚,如怒海波动,层层重叠,遮天蔽日的,在八道魂云中间,一道金色身影在里面闪动,怒拳轰动,打出道道恐怖的拳光,直接摧裂一方魂云,但身影很快又被笼罩起来,“啊”是老神怒吼,无尽金光自半空之中爆发而出,无尽的浮云之上,一排密雷如雨般劈落“轰隆隆”翻滚的魂云终于无法承受纷纷退避,大地再次恢复光明。

    “让我尝尝我的绝招”陈录舞动血色长枪,带出无数的残影,对着前方连连刺出,锋利的血色光芒仿佛在凝聚,然后汇成一把巨大的血枪,被陈录带动着,往孟峰狂刺而出,孟峰感觉到狂暴的力量,后撤了数步,举脚怒踏“轰”冲天而起,在他刚才站立的位置,地面布满了细密的裂痕,暗枪在他的催动下,自半空轮劈而下落,暗枪依然无光,但却仿佛可破掉一切,直接破入了陈录枪气形成的巨枪,轮劈在他血色银枪之上,“噗”陈录血气被打散,巨震之下,直接喷血倒飞。

    “怎么可能?”陈高家人根本就无法相信,孟峰竟然可以轻松击败了与他修为相当的陈录,而且陈录催动了银枪上的血符,战力已经提高了三个重天,依然被一招击退,众人的目光不由聚集在他手中的这柄长枪之上,一眼看起,是一把普通的再无法普通的长枪,枪身上有点锈迹,暗淡无光泽,枪尖扁平,上面已被锈迹包裹,但就是这样一把普通的长枪,竟然可以对抗一把精银祭炼的长枪。

    “不可能”陈录连续挫败,而且是当着这么多家族高手面前被挫败,强烈的自尊心让他差点发狂。

    “我和你拼了”陈录怒喝,提枪再次冲起,所过之处,红光阵阵。

    “陈录,回来”陈家一位白发老者喝道,平地腾生一股力量,将冲出去的陈录生生撞飞了回来,那位老者单袖拂动,化出一道劲气翻卷而出,将陈录连人带枪卷了回来。

    “祖,我...”

    “你不是输给他,而是输给他手中的长枪,不必自责”

    “吼”在不远处的天空,突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一道黑影是冲天而起,迅速往这边冲了过来,八道兽魂纷纷响应,同时仰天无声狂嚎,附近的空间瞬间出现细微的震动波纹,天空中的排雷,在这震动波纹之下,纷纷如冰雪般直接消融,那道黑影很快就杀到了老神附近,高家村第九道兽魂,也是最为强大的兽魂,自它的出现后,其它八道兽魂纷纷往这边靠拢,然后迅速混在一起,无比恐怖的气息,笼罩在这片天地,平空刮起无尽的飓风,老神忙在身前化出一团金光,“轰”金光散去,老神身影直接在半空消失,在数里远空才止住了身形。

    “这是什么兽,残存在人间的兽魂都如此强大,高家老仙又是谁?”老神内心是震骇无比,对方只是兽魂,就强大如斯,生前必定是牛气无比的存在。

    “吼”一声狮吼爆发而出,方圆百里内,无比感觉到震动,庞大而翻滚的魂云之中,浮现了一只巨大的身影,九颗头颅密密麻麻的排布在它的躯体之上,猛然一抖动,浮云翻滚如怒江波涛。

    “难道是传说中的九头狮子?怎么它的兽魂会落在高家?”九头狮子,是上古神兽一族非常强大的存在,威名是响震三界,想降服九头狮子一族为坐骑的强者无数,但是真正敢去降服的,却是少之又少。

    “难怪高家可以不费气力去布置阵法,原来护村兽魂竟然是九头狮子魂。”连陈家那些高手都感觉到不可思议。

    “老神”孟天等人不禁暗暗为老神担心起来,老神虽然还可以保留圣境的实力,但他是以神体仙躯强行留在人间,在人间法则的影响下,只能依靠汲取不老泉力量存活下来,如今遭遇到了强大的对手,他的劣势马上就显现出来。

    “孟峰,你是要带着你的族人垂死挣扎,还是乖乖将孟天给交出来,保住大家性命?”高广道。

    “我说过,谁敢伤害我的天儿,除非是踏着我的尸体过去”孟峰持枪傲立,放声对着围村众人喝道。

    “孟峰,如今连老神都自身难保了,就凭你们孟家这点实力,你觉得你们可以挨多久。”高广继续道“姓孟的,都听着,只要你们交出孟天,我高广以人头保证,不碰你们孟家村的一草一木。”

    “高广,要战就战,别在此挑拨我孟家族人”孟峰怒喝,长枪一抖,对着高广扫出。

    “吼”高广跨下的狮子一个狂喝,双掌拍击地面,拍起无数的巨石乱飞,瞬间将孟峰给湮没。

    “父亲”孟天手中一扬,抓着黑鳞弓,对着高广射出一箭,“嗡”犀利的箭尖破空而至,被高广伸出轻轻的捏住了箭头,两手指随意一搓,箭支化着碎片,随风飘落,“如此年纪,能有如此修为,确实难得,可惜你害死的是我的宝贝孙女,不杀你,我无法让我孙女安眠”

    “碰”孟峰身影自巨石堆中冲出,轮动长枪对着高广扫落。

    “嗯?”高广双眉一抖,对于孟峰手中的暗枪还是有点摸不清底细,不敢大意,双手一拉,拉出一把大长刀,迎空挑劈。

    “当”两人境界毕竟还是差异较大,孟峰长枪被高广荡开,于半空中平躺着飞退。

    “父亲”孟天急了,冲出村口附近,闪身而起,准备接住翻滚的孟峰。

    “好啊,舍得出来了”高雄一直在旁边观战,见孟天冲出村口后,拖着长戟追杀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