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伤离别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32本章字数:2018字

    “父亲,我不敢说,我本不想离开这里,但若我不做出这个决定,恐怕孟家永远都无法安宁,既然如此,牺牲我一个人能保全大家,我觉得很值。”孟天道,自腓腓兽为救他不幸身死后,他就有了这个决定,加上昨晚百年一祭,孟家如劫后的惨痛,让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帮助孟家摆脱这悲惨命运。

    “哎,孩子,我...,你母亲那里,我如何交代啊”孟峰摊开双方,内心也是一万个不舍得,将近十四年的亲情,虽然不是亲生,但父子的感情一点也不逊亲生。

    “父亲,只要我将事情原委与母亲说,母亲一定可以理解的,而且,我只是离开这里十年,十年后,我就可以回来的。”孟天说得虽然轻松,但孟峰听后,内心却是更加的沉重。

    二天后,村中的外姓妇人纷纷回归,当然,免不了一阵哭泣,十里成焦,这是何等的惨景啊。

    “不行,我绝不同意。”村长夫人一听到孟天要离开孟家村的消息,抱着孟天就哭了。

    “母亲,你听我说”孟天将村长夫人扶稳,眼泪也是忍不住往下掉,十三年多的母子感情,眼看就要散了,母亲只是一个普通人,如今两鬓已经开始花白了,而且她身体一直不好,估计她的寿命,还不如孟峰长久。

    “峰,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为什么一定要我天儿离开,而陈家害死了我们长老等人,为何就没有受到惩罚呢?你...你快想想办法啊。”村长夫人转向孟峰,边哭边道。

    “母亲,其实,这是我自己的决定,你慢慢听我说,母亲,陈越确实死在我的手上,小白已经因为此事,已经死了,村里的几位长辈,虽然是自绝于阵法之中,但是也跟我有莫大的关联,若我不做出决定,恐怕会给孟家村带来更大的灾难,所以,母亲,我不能这么自私,为了孟家,我必须要离开这里,有剑魔前辈的话在先,我估计他们也不敢派人追杀我,十年后,我一定会回来看你的。”孟天道。

    “孟天,我知道了,你是嫌弃我了是吗?你要去找你的亲生父母了是吗?呜呜,好啊,你走啊,你赶紧走啊,以后都不要回来了”村长夫人一把推开孟天,哭着跑回了房中,将自己锁在了里面。

    当晚,孟家收到了陈家村送来的三头三阶异兽和十颗纯灵石,三头三阶异兽包括两头红麋鹿,一头穿山兽,在老神的帮助下,三头异兽被孟家人彻底收服,成为了孟家村一份子,暂时弥补了战力缺失,不过,孟家村经此一战后,在这片荒林里早已出名,各村各庄长辈一再告诫后辈,没事不要轻易去招惹孟家,特别是刘家,刘莽等人曾与孟羽等人有点间隙,刘家长辈一再告诫四人,若没事出去招惹孟家,绝不轻饶。

    第三天了,天微亮,孟家村的人几乎是彻夜无眠,众人纷纷站在村口,等着孟天的出来,孟天在父母的陪同下,慢慢的走到了村口,想着即将要离开生活了十三年多的孟家村,孟天是步步滴泪,无法形容的伤心。

    “天弟,出门在外,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十年后,一定要准时回来看看姐。”

    “姐,别哭,再哭就不好看了。”孟家年轻一辈中,孟莹莹对这位弟弟应该是最照顾的。

    ......

    在众人的一片哭声中,孟天无奈转身,就要离去,突然“哗”的一声,古树茂密的枝叶迸发出一团耀眼的绿光,一根树枝自古树之下慢慢的飘落,停在了孟天的跟前。

    “孩子,这是古树的一点心意,你就收下吧”孟峰道。

    “谢谢你,老树,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这树枝上有你的气息,也许十年后,我可以靠它来感应到你的气息,从而找到了回家的路”孟天意念一转,将树枝收了进去,转身望了一眼母亲,强忍着泪水,闪入了荒林之中。

    “天儿”

    “天弟”

    伴随着众人叫声,在村东的石屋之上,一道灰色的身影闪现,望着孟天离开的方向,轻轻的点了点头。

    “小天,凭你的修为,根本就无法走出这片荒林,这是我耗费了很大气力炼制的玉符,离开孟家村后,可以马上启用,也许它可以将你送出荒林。”这是昨晚老神交给孟天的一道金色的玉符,孟天估计没注意,老神的眼色比任何时候都要疲惫,而且他比任何时候都要苍老,因为他已经动用了封印在体内的神力,这可是老神能继续存活世上的依仗之一。

    孟天心情沉重,为了暂时忘却悲伤,一路奔走,一口气跑出了十几里路,直到感觉有点力竭才停了下来,轻轻擦掉了眼角的泪水,刚准备坐在一块大石头歇息,突然感觉到一道犀利的目光自背后传了过来。

    “陈录?”孟天一惊道。

    “孟天,你杀我儿子,令我父亲惨死,这笔血债,我陈录是无法忘却的,所以,即使冒着违背承诺的危险,我也要将你除掉”陈录道,银枪在他手中急速旋转,银光闪耀。

    “陈录,原来你们陈家都是一些背信弃义之徒,难道你不怕自己违背信义而连累到家人吗?”孟天自知不是他的对手,不会傻到和他硬拼,边说边考虑退路。

    “别白费口舌拖延时间了,我跟了你有好几里路,这一路来,除了你我外,再无他人,好了,受死吧。”陈录手中银光直闪,人已经来到了孟天的跟前,银枪如蛇,对着孟天狠狠扑落,孟天无奈之下,只能启动了老神赠送给他的那块玉符,随着一道金光闪动,孟天身影一闪,竟凭空消失在原地。

    “碰”陈录的长枪直接打空,打在了孟天刚才准备歇息的那块大石之上,打得碎石纷飞。

    “臭小子,人呢?”陈录四下张望,附近竟然没有了孟天的身影,让他额头冒出一阵冷汗“不可能,不会的”陈录找不到孟天,彻底慌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