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初出荒林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32本章字数:2551字

    孟天捏碎了那道玉符,身体感觉被一道无比强大的吸力将他吸进一个通道里面,令他瞬间消失在原地,避开了陈录强横的一击,他的身体仿佛已被通道里面的力量给撕碎,无处着地,无法着地,只余一丝灵识在通道内不断的飘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感觉到前方闪动着一丝亮光,令他的精神不由一震,身体也同时恢复了知觉,本能的跨步而出,“碰”自半空坠落一处空地之上,孟天左右环顾,发现这里已经没有了孟家村附近那种荒芜之象,对比荒林那种人迹稀行景象,这附近人走动的痕迹却是非常明显。

    “难道我真的被老神的玉符送到了荒林的边缘?”孟天内心是五味交杂,身上明明还残留着父母掌心的温暖,如今已相隔千里,说是十年可以回家,但十年后,是如何光景,孟天内心茫茫,还有那些自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姐妹们,这份真挚如何割舍?

    孟天消失后,陈录一直在原地,足足等了三个时辰,在这三个时辰里,在陈录的脑海里,出现了各种念头,他担心孟天在附近隐藏了起来,又担心孟天已经利用一些特殊的法宝逃回到孟家村,所以,他想走但又无法把握,这三个时辰他都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

    “八成是这臭小子逃走了,虽然不知道逃到哪里,最好不要再回来了”陈录终于站了起来,下定决心往陈家村赶了回去。

    孟天刚从地上站了起来,发现自不远处,传来了几道气息,孟天按照在荒林里生活的习惯,掩盖掉所有的痕迹后,身形快速闪动,几个跳跃,就藏到一颗枝叶茂密的大树之上,收敛气息,紧盯着那块空地,约半柱香时间过后,在那片空地之上,出现了三道娇纤的身影,为首一人,由于是背对着孟天,孟天只看到了一头如瀑的齐腰黑发,一袭白色长裙裹身,在裙摆上,挂有密密的细柱,身后两人全是紧身的白衣打扮,腰有佩剑,样貌也长得不错。

    “咦?”白裙女子轻哼了一声,扭头往侧边望了一眼,孟天终于看到了她的侧脸,弯弯的如新月的细眉下,嵌有明亮而清澈的大眼,让人怀疑这里面是否装满了一池春水,倒影着天色,脸肤暖白,带着少女特有的粉红,看年龄也不过十五六岁。

    “你们刚才有没有感觉到,这里明明有一道气息,如今竟然凭空消失了?”来人的声音非常柔和,语调平缓。

    “小姐,婢下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气息。”其中一人道。

    “嗯,也许是我搞错了。”白衣少女道,再次扫了一下周围,带着两名婢女,施展身法,往一条小路飘了过去。

    待三人离开一会,孟天刚要出来,又陆续来了几波人,这些人的衣着打扮跟荒林里已经有很大的区别,孟天也终于肯定,自己确实已经被送到了荒林的边缘,孟天不知道他们前往的是什么地方,本想迅速离开这里,但转念一想,他是刚来到这外面,对这片世界是一无所知,反正暂时也没其他打算,展开身形,往众人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往那个方向约走了半个时辰,出现在孟天眼中的是一座比普通村庄大上不少的村镇,孟天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往里面走了进去,在荒林里,他除了孟家村的人外,与其他人极少打交道,所以,在刚进去的时候,内心还是有点胆怯,加上他身上穿着的粗麻布衣,与镇里进出的人相比,显得有点特别。

    这村镇的所有建筑都让孟天感到很稀奇,在荒林里,由于条件简陋,那些村民住的房子,基本都是用木头搭建而成,孟家村里除了老神的石屋外,其他基本都是木屋。

    “碰”正在行走的孟天突然被人猛力的撞了一下,孟天玄功内转,迅速将撞击之力化解,一位与他一般高大的少年站在他的前方,穿着一身锦袍,耳边梳着两条小麻辫,麻辫上还饶有珠子,眼中带着一丝嚣张的光芒,在他的身后方,跟随着五名穿着蓝色武士服的随从。

    “那里来的乡巴佬,滚开。”少年对着孟天喝道,孟天初来乍到,也不想多事,望了他一眼后,跨脚准备往旁边挪开。

    “等等”少年再次开口道,他的声音有点大,瞬间就吸引了很多目光,发现这边有热闹,大家纷纷围了过来,但众人看到锦袍少年和孟天后,感觉有点新奇,在围观的众人后方,锦袍少年眼睛突然一亮。

    “乡巴佬,要怪就怪你运气差了”锦袍少年内心道,因为在人群中,一位白衣女子如眉若新月,双眸如星般闪亮,高挺的鼻子宛若嵌入桃花中的琼瑶,此女正是孟天刚出荒林见到那名少女,玄法宗女弟子,南宫山庄庄主之女南宫傲雪。

    眼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孟天虽然经历了两次围村之战,但当时是跟全村的人在一起,所以感觉也没什么,而且大家同为荒林中人,孟天没感觉到什么,如今却是被荒林外的人给围住,不时有人指点议论一下,让他有点羞涩。

    “乡巴佬,你刚才差点撞伤了本少爷,还弄脏了本少爷的衣服,你难道就想走吗?”锦袍少年喝道,五名随从马上领会,迅速将孟天给围了起来。

    “你想怎么样?”孟天回想了一下,刚才明明是这名少年故意撞得他,现在竟然变成他是被撞者了。

    “看你这乡巴佬两手空空,毛都不多一根,要你赔点财物是不可能的,这样吧,本少年今日心情不错,也不想与你计较,只要你从本少爷这里爬过去,我们的帐就一笔勾销”锦袍少年已经将两腿拉开,指了指胯下道,围观的人群纷纷露出看热闹的神情,唯独后方的南宫傲雪脸上面无表情,一双新月般的弯眉微皱,对于人群中央正被锦袍少年出言羞辱的那名少年,她是非常同情的。

    “小姐,我们走吧”两名婢女感觉到无趣,准备劝她离开。

    “等等吧”

    “小姐,出门前,庄主再三交待,要求我们不要插手任何事,小姐难道你忘了,何况这人是此处臭名昭著的小霸王王凯,如果我们出手,就此地得罪王家,庄主肯定会怪罪下来,到时婢下可是担当不起啊,而且快到午时了,我们还是快点走吧”两名婢女继续催促道。

    “谁说我要插手这些事了,我只是想看看这‘乡巴佬’...而已”说到这里,南宫傲雪不由宛然一笑,真若桃花初开,让王凯眼神更加的炽烈。

    “明明是你先撞得我,怎么到你嘴里就变成我撞你了?”孟天辩解道。

    “哼,谁看到了,你们说说,是谁先撞得谁?”王凯对着人群道,大家互相望了一眼,并没有一人出声。

    “各位没看到,我们可是看到,是这乡巴佬先撞我们的少爷的。”王凯其中一名随从道。

    “乡巴佬,听到没有,本少爷再给你一次机会,一会本少爷反悔了,说不定打断你的乡巴腿,到时后悔都来不及了。”王凯道。

    “哼,这都是你带来的人,你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我不会赔礼道歉,我也不会钻你的裤裆”孟天道,刚才的那阵羞涩过后,如今是神色自若。

    “这小子还挺有骨气嘛”南宫傲雪道。

    看到南宫傲雪盯着孟天,王凯火气一下子就蹿上来了,如今又听孟天这么一说,怒骂一声“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跨步而出,对着孟天一巴掌轮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