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夜半悚事

    更新时间:2018-10-31 16:45:38本章字数:4119字

    “哇。”孙小空下了火车,走出燕京站,仰望四周高楼大厦,忍不住惊叹道:“首都不愧是首都啊,到底是繁华大都市,桃花寨那穷山沟压根就没法比。”

    坐了足足两天半的火车,就算燕京的雾霾入鼻,孙小空都感觉透着芬芳香气,浑身舒坦。

    “这妞真靓,可比张珑水嫩多了。”

    “我去,竟然还有歪果洋妞,瞧瞧这肥臀巨乳,我的妈呀!”

    孙小空无视人们鄙夷厌恶目光,站在公交站,一边等着公交,一边赤裸裸的盯着过往美女,眼冒绿光,评头论足,时不时的露出淫.荡的笑容。

    “小子,你看够了没有?”终于,有人忍不住了,一位穿着性感,长发飘飘,貌美肤白的人,用男人粗狂的声音说出不流畅的汉语道。

    “咕噜。”孙小空傻眼了,咽了口唾沫,呆呆地道:“你是泰国人。”

    “这是你盯着我看的理由吗?。”‘美女’妩媚的撩了下他那柔顺的长发,落落大方地责问道。

    一种不好的龌龊想法自孙小空脑中油然而生,恰在这时,公交车到了,车门刚一打开,孙小空背着大包小包,两米的距离,一个箭步就跨了上去,直接惊呆了身后的‘美女’,超人啊!

    直到公交车启动,孙小空靠窗坐下,才长舒了一口气,拍着胸膛自言自语地感慨道:“不愧是国际大都市,什么样的人都能见着,可是亮瞎了我的狗眼。”

    “小伙子,上车买票,你到哪?”公交车上空荡荡的,只有几个人而已,所以售票大姐也不着急,等孙小空坐好了之后,才张口道。

    “燕大,多少钱?”孙小空虽然是头一次出远门,但他这人天生大大咧咧,不怕见生人,主要也是因为脸皮厚,所以才有了之前的一幕,听到售票大姐的喊声,孙小空才反应过来,问道。

    “燕大。”售票大姐明显神情一愣,好心告诉孙小空:“小伙子,到燕大坐的不是这辆车。”

    “啊。”这下可震住孙小空了,他在来之前只打听了从车站到燕大怎么坐车,可没有详记燕京的交通路线。

    “小伙子,没事。下一站你下车,然后等314公交车,就可以直达燕大了。”好心如售票大姐,看到孙小空一脸迷茫后,心地善良地告诉孙小空该如何去燕大。

    “谢谢大姐。”孙小空连忙道谢,但最后却犹豫了起来道:“您看这车票钱......”

    “得嘞,给你免了,毕竟你可是要照顾燕大的栋梁们。”大姐看孙小空一脸为难的表情,就知道孙小空在想什么了,大手一挥豪气干云道。

    “照顾栋梁们?”孙小空面露不解,不知道大姐这是何意。

    “看你这身打扮,肯定是要到燕大干体力活的,大姐和你都是基层人民,所以这车票钱咱就不要了。”售票大姐仿佛对孙小空极有好感,所以说起话来,也格外亲切。

    “我......”孙小空刚要解释,车到站了,孙小空只好对售票大姐道了声谢,提着大包小包下了车。

    一直到月上枝头,繁灯升起,孙小空才从公交车上下来,到了燕大门口。

    百年名校,不说别的,单是这恢弘壮观,充满历史感的校门,就令孙小空震撼了一把。

    深受名校气氛感染,孙小空含着满腔热血,抬头挺胸,向燕大校园中走去。

    “哎,干什么的,站住。”

    孙小空的脚还未踏进燕大校门,就被一名保安急匆匆的从保安室中冲了出来拦住道。

    “我是来报道的。”孙小空颇有身为名校学子该有的骄傲感的对保安说道。

    “来报道的,我看你是来偷东西的。”保安一双火眼金睛上下打量孙小空后,怒叱道。

    “卧槽,我哪里像小偷了。”孙小空曾被各种侮辱性的言辞侮辱过,但还没有人说他是小偷,简直太侮辱自己大盗的名声了,气急败坏的从背包里掏出燕大录取通知书,对保安道:“看清楚了,我不是小偷。”

    “咦。”保安口中发出一丝诧异的声音,仔细检查通知书后,尴尬地嘿嘿笑道:“不好意思啊,误会你了。不过现在招生办已经下班了,你要报道,明天再来吧!”

    “明天。”孙小空指向自己的行礼,忿忿道:“你让我黑天半夜的拿着这么多东西住哪?”

    “旁边就有宾馆,你随便找一家不就成了。”保安说完,就自顾自的走进了保安室,独自留下孙小空在风中凌乱。

    来的时候,孙小空全身上下只带了五千七百块钱,五千块是学费,七百块是生活费。以孙小空对华夏各大宾馆的了解,燕京的宾馆一晚上起码得有个一二百,才能住得起,更何况是燕大附近的。

    无可奈何,孙小空只好像只无头的苍蝇,背着行囊如行尸走肉一般在燕大附近转悠了起来,一是为了熬过难熬的夜,二是顺带欣赏燕京的夜色(美女)。

    十二点后,街道上人影罕见,寂寞的孙小空踏着马路,打发时间。突然一辆轿车出现,直勾勾的向他撞了过来。

    刺眼的强光瞬间惊到了孙小空,看着近在咫尺的轿车,孙小空直接被吓傻,屁股和马路亲密的来了一次接触。

    “呲......”

    一个猛刹车,轿车滑行数米,在距离孙小空不到一寸时方才停了下来。

    随后就见车门打开,一道倩影出现,美女一脸紧张的跑到孙小空身边,婉转动听且充满担忧地道:“你没事吧,有没有撞到你啊!要不要去医院?”

    “你车开这么快,急着投胎啊!”孙小空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至今都未回神,听到车主的声音,气呼呼地道。

    “不好意思,是我不好,对不起对不起。”凌子夏都快急哭了,一个劲地对孙小空道着歉道。

    孙小空抬头看向凌子夏,瞬间惊呆了,他敢发誓,从小到大,他都没见过如眼前人这般漂亮有气质的女生,就连他老妈都比不上。

    “你没事吧!”凌子夏只感觉一道火热的目光盯着自己的脸颊,略显窘迫的打断孙小空对她的观赏,道。

    “哎呦喂。”灵光一现,孙小空顿时躺在了地上,打起了滚,呻吟不停。

    “你怎么了,我送你去医院吧!”凌子夏还是头一次经历这种事情,没有一丁点的经验,焦急地对孙小空道。

    “医院。”孙小空闻声坐起,摇头道:“医院不必了,你只要带我去你家住一晚,就ok了。”

    “去我家,住一晚。”凌子夏不明白孙小空这话是什么意思,却见孙小空从地上站了起来,拿着行李就打开了自己车的后备箱,把行李放了进去,又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坐了进去,放下车窗对她喊道:“别发呆了,走吧!”

    “你干什么?”深更半夜的被一个男人缠上,就算凌子夏脾气再好,这时也有些生气了,语气渐冷道。

    孙小空扭头看向凌子夏,眼神古怪,认真道:“是我演技拙劣,还是你真的傻,我说的不是很明显吗?去你家住啊!你撞了我难道不需要补偿吗?”

    “去我家住就是对你的补偿。”凌子夏气的脸颊通红,但却说不过孙小空,只好咬着牙道:“好。”

    轿车在一家豪华酒店前停了下来,凌子夏下车之后,从后备箱取出孙小空的行礼,拍着副驾驶座的车窗,对孙小空道:“下车。”

    孙小空傻但也不代表他不识字啊,放下车窗道:“你家住酒店?”

    “你家才住酒店。”这还是自凌子夏出生以来,第一次像如今这般生气,感觉眼中都在冒火,道:“你缠着我不就是想找个地住一晚吗?我现在给你找到了,你还不下车。”

    “哦。”孙小空是个很会把握分寸的人,见凌子夏真的有些生气了,这才老实的下车,一本正经地对凌子夏道:“可是我没钱。”

    “身份证给我。”送佛送到西,凌子夏都做到这一步了,自然不会在乎一点小钱,伸出那她雪白通透的芊芊玉手道。

    “干嘛!”孙小空瞬间警惕了起来,身份证乃是华夏公民的身份象征,若是被坏人拿去做坏事,那岂不是出大事了,从小老师都这样教导他。

    “给你开房啊!”凌子夏都快要被孙小空气疯了,几乎是吼着喊道。

    “哦。”孙小空又恢复了老实憨厚的模样,从没有几毛钱的钱包里取出身份证递给凌子夏。

    凌子夏一把抓过身份,把孙小空的行礼扔给孙小空,冷冷的瞥了孙小空一眼,道:“跟我进来。”

    在酒店前台妹纸奇异的目光下,凌子夏红着脸办好了住房手续,递给孙小空道:“你自己上去吧!前台还有二百押金,就算我明早请你吃早饭的钱了。”

    “咳咳。”孙小空看着房卡并没有任何要接过来的意思,而是四处张望,显得极为尴尬的干咳了几声,道:“你送我上去。”

    “你到底要干什么?”这些凌子夏真的暴怒了,忍无可忍,当着酒店服务人员的面,大声喝道,而且眼眶通红,一副风雨欲来山满楼的模样。

    “嘘。”孙小空被吓了一大跳,压低声音极为心虚地道:“我不习惯自己按电梯。”

    闻言凌子夏一愣,呆呆的打量孙小空一眼后,心若明镜,破涕为笑道:“不会坐电梯就不会坐呗,装什么装,跟我来。”

    在酒店人员难以接受的目光下,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倾城美女带着一个刚入城的土包子进了电梯上了楼,之后会怎么样,他们实在不忍想象。

    房间很奢华,是孙小空有生以来见过最豪华的房间。刚一进门,包就扔在了地板上,舒服的躺在床上感受了起来。

    “我走了。”从小受过良好教育的凌子夏出于礼貌,临走之前,对孙小空道。

    “哎,等下。”孙小空一跟头翻起,叫住凌子夏,笑容荡漾道:“你手机号多少?”

    “干嘛?”看着不怀好意的孙小空,凌子夏极其警惕道。

    “你撞了我,难道就想这么一走了之了吗?万一我落下了什么后遗症,怎么办?”孙小空一步步贴近凌子夏,目光炯炯有神,语气咄咄逼人道。

    “停。”凌子夏拦住快要贴到自己身上来的孙小空,面红气喘道:“我给你就是了。”

    万般不情愿下,凌子夏告诉了孙小空她的手机号,然后近乎乞求道:“这下我可以走了吧!”

    “这都半夜了,要不就住在这里得了,我不介意与你共睡一床,大被同眠。”孙小空厚颜无耻地嬉笑道。

    “无耻。”凌子夏红着脸瞪了眼孙小空,打开房门就走了出去。

    “救命啊,啊......”

    房门砰的一声关上,门外突然响起凌子夏的尖叫声。

    孙小空闻声迅速打开门,只见过道一片漆黑,阴风阵阵,一道白色影子飘过,凌子夏被白影神秘人打晕抱在怀中。

    “喂!”孙小空大叫,却见白影身体都没有顿一下就冲进了楼梯通道。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孙小空一点准备都没有,而且过道的灯都黑着,处处透着诡异,令孙小空不安了起来。

    “绝对不能出事。”虽然他和凌子夏认识不久,就连名字忘记了问,但孙小空敢对天发誓,他对凌子夏充满了好感,纯纯的爱意。

    孙小空一脚踢开安全门,抬头就见白影顺着楼梯向上而去。没有犹豫,孙小空赶紧追了上去,一直追到了酒店楼顶,都没有追上白影。

    楼顶寒风凛冽,借助月光孙小空并没有发现白影神秘人和凌子夏的踪迹,急的大喊了起来,希望凌子夏听到他的声音后,能回答自己一声。

    “精血,旺盛的精血,我喜欢......”

    突然孙小空耳边响起一道阴柔的女音,孙小空瞬间汗毛倒立,猛的扭头看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有寒风在空气中呼呼的吹。

    “呵呵......”

    像女鬼充满怨恨的笑声,在孙小空耳边响起,并且孙小空真切的感受到了有人在他耳边吹了热气。

    孙小空连忙向后大跳一步,一双鹰眼扫视四周,出声给自己壮胆道:“是人是鬼,给本大爷滚出来。”

    “我要喝你的血......”

    似乎是为了配合孙小空,当孙小空声音落下,楼顶突然玄妙的飘荡起了那道诡异莫测,令人惊悚的女人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