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生命的意义

    更新时间:2018-10-31 16:45:39本章字数:2223字

    “学校不允许带凶器的,你这根棒子是?”

    领完书和军训服,林巧终究是没忍住内心的好奇,怯怯地问道。

    孙小空点了十来个人搬书和军训服,他自己则跟林巧一直在搭讪,手中除了金箍棒,空无一物,气的被他点名的十几个劳力有苦不敢言,只能心中咒骂孙小空不是人。

    “哦,我这根棒子是学校批准可以携带的,忘了告诉你了,我是孙氏棍法的第六十五代传人,兵圣孙武是我老祖。”金箍棒自从出现后,就不肯消失,孙小空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它消失,所以只好用这个谎言,能瞒多久就瞒多久了,脸不红心不跳,一脸坦然地对林巧说道。

    “兵圣孙武。”林巧疑惑地道:“兵圣孙武还会棍法?”

    “家传的,自然不容外人道也。”孙小空文绉绉的挤出一句文言文,道。

    “咯咯……”林巧掩唇娇笑着道:“我发现你这人挺逗的。”

    “时间长了,你会慢慢喜欢上我的。”孙小空挤眉弄眼地对林巧道。

    “讨厌。”林巧娇嗔了一声,逃避似的小跑着进了教室。

    “老大,你可真厉害,班主任都敢泡。”林巧走了,眼镜男才敢贴上来,一脸敬佩地对孙小空道。

    “班主任怎么了,只要是美女,我都喜欢。”孙小空荡笑着,看向眼镜男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杨健,也是住在七号楼的,之前见老大你大展身手,惊为天人……小弟我对你的佩服之前,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断。”杨健神情激动道。

    “杨健,杨戬。”孙下课皱了皱眉头,好奇道:“你是不是还有一条狗,叫哮天犬?”

    “老大,你怎么知道的?”杨健先是惊诧,随后佩服道:“老大不愧是老大,就连我有条狗叫哮天犬都知道。”

    “你爸是不是叫杨天佑,你妈叫瑶姬,你舅舅玉皇,你哥哥杨广,你妹妹三圣母,你有个外甥叫沉香……”

    “老大,你是不是宝莲灯看多了。”杨健黑着脸打断孙小空道:“我爸的确叫杨天佑,但我妈叫什么,我就不知道了,我从小就没见过我妈,更别提什么玉皇大帝的舅舅了,我只有一个妹妹,但并不叫三圣母,我妹妹才上高中,我那来的外甥叫沉香。”

    “那你妈极有可能被你舅母西王母抓走压在了桃山下。”孙小空身陷神话故事,不能自拔道。

    “老大你是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杨健要不是打不过孙小空,早就爆发了,强压着怒气,撂下一句,走进教室。

    “靠。”直待杨健走进教室,孙小空才反应过来杨健的话外之意,怒不可谒道:“老子肉眼凡胎,有爹有娘,哪像石猴了。”

    “那里都像,尤其是那根棍子的时候。”唐小僧经过孙小空身边,嘿嘿笑着说道。

    “讨打。”孙小空作势就要打唐小僧,唐小僧连忙跑进教室。

    “同学们,书和军训服都发到你们手里了,今后一个月的时间,就是军训期间了,我们燕大想来严学求己立身,所以军训的一个月,你们将会真正的体验到军旅生活的艰难。”讲台之上,林巧已经拥有初为老师的气势了,微笑着对讲台下的六十号人道。

    “啊,我们难道要去军营。”

    “不要啊,我听说燕大的军训最轻松,才报考的燕大。”

    “我不要去军营,不要去军训。”

    能考入燕大的,没有一个智商低的,虽然林巧的话,说的婉转,但他们都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顿时间教室里鬼哭狼嚎。

    “肃静。”林巧怒拍讲桌,吓的教室里众人瞬间闭上了嘴,这才平了口气,不容反驳道:“明早八点,北操场集合,谁如果不愿意去,可以去找校长或者教导主任,不要在我这里废话连篇。”

    林巧气质大变,突然严厉了起来,一时间众人还有些不适应,只听她顿了下,吸了口气道:“现在做自我介绍,选班干部,谁先来?”

    “我叫凌子夏,燕京人。”万众瞩目下,凌子夏站了起来,极为简单的自我介绍了一番,就坐了下去,令一帮男生大为失落。

    “她叫凌子夏。”这是孙小空第一次听到凌子夏的全名,不知为何,心脏竟然猛烈的跳动了起来,就跟他每次想到‘紫霞’一样。

    “你就是凌子夏。”林巧显得极为开心的望向凌子夏,道:“我听说过你,今年的全国状元,很厉害的。”

    “谢谢。”无论对谁,凌子夏的性子都是极为冷淡的,除了孙小空那个王八蛋,每次见到他,凌子夏总有空气不打一处来的感觉。

    “不客气不客气。”林巧笑着看向凌子夏旁边的女生,道:“你叫?”

    “大家好,我叫东方雪儿,是子夏的闺蜜,你们若是想要追她,就得先过了我这关。”东方雪儿虽然没有凌子夏给人的感觉那般惊艳,也没有林巧给人的感觉那般清纯,但也有她的过人之处,论身材绝对秒杀凌子夏和林巧,直看的一帮色狼脸红气喘。

    “发了发了,我本以为物理系不会有女生,就算有也是恐龙,没想到十大校花里的两位都在咱们班,另外再加一枚美女班主任,这下大发了。”

    “进入燕大物理系,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选择。”

    “此生无憾哉。”

    三头色中狂魔拍着胸膛,一副达到人生巅峰的模样,感慨不断。

    “吾净,我看那东方雪儿跟你很有夫妻相啊!”唐小僧一脸认真地对朱无能道。

    “噗……”

    听到唐小僧的话,孙小空幸好没吃早餐,不然就吐了出来,那可就糗大了。

    “我也这样觉得,不知为何,看到东方雪儿,我放佛找到了生命的意义,我就是为她而生,为她而活的。”朱无能不顾身旁三人的嫌弃,自顾自的煽情道。

    “吾净。”唐小僧拍着朱无能的肩膀,后悔道:“我能收回之前说的话吗?”

    “不能,反正我不管,雪儿是我的了,谁敢挡我,我就替爆他的屁股。”朱无能眼中罕见的闪烁着凶光,铿锵有力道。

    “你牛,我服了。”孙小空对朱无能竖起大拇指,然后看着三人,故作沉痛状道:“有一件不幸的事,我认为有必要让你们知道,除了东方雪儿,我跟凌子夏、林巧都很熟。”

    “你……无耻……”唐小僧和沙吾净先是一愣,随后痛不欲生道。

    只有朱无能似乎真的陷入到了东方雪儿身上,对孙小空的话,不闻不问。

    “哈哈……”孙小空肆无忌惮的大笑,惹得全班所有人都转头看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