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你算什么东西?

    更新时间:2018-10-31 16:45:42本章字数:2133字

    “王飞虎,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看到王飞虎,张天成便气不打一处来,盛气临人地傲视着王飞虎,道。

    王飞虎深吸了口雪茄,吐了烟圈,在缭绕的烟气下,玩味地打量着张天成,也不生气,也不畏惧,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坐吧!”

    待烟气消散,包厢中只有呛鼻的烟味后,张天成拍了拍身旁的皮椅,对张天成笑招呼道。

    “我等会还有一个会议,你有事快说,别耽误我开会。”战天成皱着眉头,对王飞虎很是厌恶,不耐烦地道。

    王飞虎闻言,脸色蹭的一下,凶神恶煞了起来,露出了熏黄发黑的牙齿,对张天成寒声道:“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可以搞坏你的名声。”

    说着王飞虎似乎想起了一件事,露出淫.荡的笑容,玩弄着大拇指上的玉扳指,淡淡地道:“对了,忘了告诉你了,你情人现在就在我手上。不得不说你这个老小子很会挑人,我试过了,滋味不错。”

    “你……”张天成的脸色,在王飞虎话落之后,立刻煞白了起来,红着眼骂道:“你个王八蛋,你把倩儿怎么了?”

    “原来她叫倩儿啊?”王飞虎舔了舔嘴唇,笑意盈盈地道:“你的倩儿嘴挺硬的,问她什么,她都不张口。不过最后在我的调教之下,她可是浪声连连,叫的我骨头都酥了。”

    “混蛋。”张天成大骂一声,就要跑过去跟王飞虎拼命。

    “哈哈……”

    看着怒气冲冲的张天成,王飞虎大笑着威胁道:“我就坐在这里不动让你打,你打我一下,事后我就会在你的倩儿身上找回来。哦,对了,你女儿也挺水嫩的……”

    王飞虎话音未落,张天成便瞪大了眼睛,整个眼珠子都是通红的,紧握双拳,青筋暴起,浑身颤抖着在王飞虎身前停下,扬起的一拳,硬是没有打下去。

    “你个畜生,竟然对我女儿动手,她今年才十五岁啊!”战天成紧咬着唇出了血,都毫无察觉,恨恨地对王飞虎道。

    “哈哈……”王飞虎大笑着抽了口雪茄,吐出烟气到张天成脸上,风轻云淡地道:“你女儿是我手下刚抓到的,我还没来得及尝试呢!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救你女儿,就看你能不能把握的住了。”

    “行,我答应你,把市区的那块地皮让给你。”张天成只有一个女儿,爱若珍宝,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他是在不敢想被王飞虎抓走的女儿,会遭受到怎样非人的待遇,心如刀绞,无奈放下了拳头,像一具丧失了灵魂的肉体,萎靡不振地对王飞虎道。

    “孙小空,张天成的女儿张小爱的确在刚刚被绑架了,处长传来消息,已经派人去解救了,你尽量拖延时间,不要让王飞虎察觉到什么,以免解救人质的消息走漏,导致王飞虎对张小爱下手。”

    在孙小空的耳孔中,有一个微型的耳机,与瑞雪连接着。此刻瑞雪得知张天成女儿,张小爱被王飞虎派人绑架的消息后,第一时间便通知给了孙小空。

    “不不不……”

    瑞雪刚通知完孙小空,就见包厢的皮椅之上,王飞虎竖起雪茄摇晃着,哂笑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在这燕京,还没有人敢跟我王飞虎作对,你张天成是第一个,如果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以后还何以服众?”

    “那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求你放了我女儿,好不好?”张天成就像行尸走肉一般,双目当中,泪光闪烁,苦苦哀求着王飞虎,道。

    “张天成。”王飞虎突然爆喝一声,一脸凶狠的瞪着张天成,无比嚣张道:“当初和我争抢那块地皮时候的气魄去了哪里?现在知道害怕了,我告诉你,晚了。想要救你女儿,跪下来求我,说不定我一时善心大发,给你个救女儿的机会,哈哈……”

    “我……”张天成现在那里还有半分上市企业老总的样子,那里还有半分科学天才的样子,鼻涕眼泪流了一地,双膝颤抖着,在王飞虎狂妄不可一世的笑声下,就要跪下去。

    “BOSS。”

    孙小空大喝一声,上前一步,搀扶住软了半个身子的张天成,眼射凶光,对王飞虎喝道:“王飞虎,你不要得寸进尺。”

    王飞虎背靠在椅背上,翘起二郎腿,叼着雪茄,对孙小空不屑一顾道:“你算什么东西,充其量不过是张天成养的狗,拿根棍子,就真以为自己是孙悟空啊。”

    说完孙小空,王飞虎还望数落张天成,讥笑道:“张天成啊张天成,你可是越活越回去了,你看看你都请的什么保镖,一个尖嘴猴腮,一个头脑简单,活该你今天要跪在我的脚下。”

    王飞虎一边说着,看了眼时间,不咸不淡继续道:“张天成,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再过半个小时,我手下若是接不到我的电话,你女儿和情人的下场,不用我多说,你想必也可以想到吧!”

    “我…我跪……”

    张天成哽咽着,双膝一软,对着王飞虎,就向地面跪去。

    孙小空用力一提,直接把无力的张天成提了起来,并对王天成使眼色道:“BOSS,警察一定会想办法解救小姐的,你千万不能给这个卑鄙小人下跪啊!”

    “小伙子,你管的还挺宽的嘛。”王飞虎戏弄的看着孙小空,透着寒气,冷笑道:“我现在不仅要张天成给我下跪磕头,你们两个也给我跪下。”

    “你算什么东西?敢让我下跪。”孙小空冷笑着说了一句。

    随后提着张天成的手用力一甩,直接把张天成甩到了降龙怀中,三百六十度转动金箍棒,无比花俏的贴近王飞虎,一脚落地,一脚踩在椅面上,金箍棒戳在王飞虎的胸膛上。

    数百斤的重量,瞬间压的王飞虎憋红了脸,喘不上气,雪茄落在地毯上,烫出了一个洞。

    王飞虎双手抓向金箍棒,想要移开金箍棒,但手还没触碰到金箍棒,就被孙小空微微用力,椅子承受不住重量,咔嚓一声,碎成一片,带着王飞虎一同坠到了地毯上。

    “大师,救命啊!”

    刚松了口气的王飞虎,扯开嗓门,大声对隔壁包厢的两名降头师求救道。

    “嘭……”

    巨大的声响中,包厢的墙壁直接被人破出一个大洞,尘土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