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观音姐姐

    更新时间:2018-10-31 16:45:42本章字数:2161字

    “那你为什么刚才不打电话给降龙,打电话给了孙小空,还把他训的那么惨?”灵珠子精致的小脸上,满是不解和疑惑,问道。

    “呵呵……”战御露齿一笑,解释道:“训他是怕他骄傲。孙小空你又不是没见过,那小子经不住夸,但耐得住骂,你越是夸他,他就越得意,你越是骂他,他就越努力。”

    “这不是犯贱吗?”灵珠子听完战御对孙小空的总结后,扑哧一声,笑出了声,呢喃道。

    “对,就是犯贱,那小子就是个贱骨头。”对灵珠子的用词,战御很是认可,大笑着道。

    而此刻孙小空身在医院,并不知道背后战御和灵珠子在怎么诋毁他。

    医院黄金时间段,就是早晨。因为绝大数有病的人,认为只有早晨才能挂到号。再加上现在人口越来越多,环境越来越差,医院的生意是越来越好。

    降龙带着孙小空自认为已经来的够早了,天都没亮呢!可是到了医院之后,才发现他们想多了。

    大清早的,医院还没开始挂号,挂号处就堵满了人,甚至有的人坐在小凳子上,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等着挂号。

    “怎么办?”看着眼前的景象,降龙面无表情的看向孙小空道。

    从海天大楼离开至今,孙小空并没有感觉到自己有任何中毒的迹象,甚至身体也渐渐恢复了过来,不再是那么的有气无力了。

    “我感觉我似乎没有中毒。”眼前人潮涌动的景象,再加上医院的药味,直让孙小空皱眉,对降龙道。

    “感觉有用,要医生干什么?”降龙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拿出手机道:“你等着,我有熟人,打个电话就好了。”

    说着降龙便拨通了电话,在对方接通的一瞬间,降龙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傻不拉几的憨笑着,对电话那头的人道:“关姐,你现在在医院吗?对,我有个同事病了,中毒了,很严重。对,我想请你帮他看一看,但是你们医院挂号的人太多……好好,我马上上来,谢谢你关姐……”

    挂断电话,还处于兴奋状态的降龙忘记了孙小空的身体状况,蒲扇般的手掌,拍在孙小空的后背上,差点没把孙小空拍的喘不过气,一命呜呼。

    “王八蛋,你就不能轻点,以后毛手毛脚的,那个姑娘会看上你,你注定一辈子单身吧!”

    “对不起,对不起……我下次注意……”

    “还有下次……”

    “没有没有,没有下次了……”

    降龙找好了医生,一边被孙小空数落着,一边带着孙小空往医院的门诊区走去。

    “儿科?”

    看着门诊墙上挂着儿科的牌子,孙小空以为自己看错了,不确信的把目光投向降龙。

    “嘿嘿……”降龙不好意思的挠头干笑着解释道:“我就认识一个医生,你就将就着看吧!关姐医术很高超的。再说小孩也有食物中毒之类的情况,关姐对于中毒方面,肯定有所研究,你就放心吧!”

    “……”孙小空黑着脸不说话,示意降龙敲门。

    “咚咚……”

    “进来。”

    降龙敲响木门,就听到里边传出一声极为好听的声音,温柔中带着一丝清脆,让人听到之后,如沐春风一般的舒爽。

    孙小空的眼睛亮了,不等降龙打开门,就自己动手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边特别干净,不染纤尘,空气中还透着淡淡的薰衣草的香味,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办公桌上。

    一个女人的身影出现在孙小空眼中,女人背对着孙小空,手中拿着喷壶,正在给窗台上的花草浇灌着水。

    孙小空只能看到她的侧脸,是那么的精致,白如天山上的雪,令人神往。

    女人身上穿着白大褂,脚下是一双平板鞋,秀发扎成辫子,垂直贴在衣服上。

    听到身后开门的动静,女人的肩膀抖了一下,放下喷壶,转过身来。

    眉将柳而争绿,面共桃而竞红,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可亲,观之沉默。

    孙小空就像是天龙八部中的段誉,见到了神仙姐姐,一睹便定情,从此无旁人一般,直勾勾的望着关音,目不能移。

    “关姐。”降龙走了进来,一看孙小空的模样,就知道这小子又见美女移不开眼了,重重的拍了下孙小空的肩膀,差点把孙小空拍趴到地上,笑嘻嘻的对关音问候道。

    “小龙。”对于孙小空无礼,关音视若无物,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有这种经历了,坐到椅子上,拿起水杯,小抿了一口,嘴唇带笑,问降龙道:“你不是说有同事中毒了吗?人呢?”

    “我在这。”降龙下手极狠,疼的孙小空面孔扭曲,揉着肩膀,费力的举起手道。

    “是你中毒了。”对待病人,关音不分男女好坏,嫣然一笑后,指向她对面的椅子道:“你先坐下吧!”

    “谢谢。”孙小空瞪了降龙一眼,才坐到椅子上,毫无掩饰的打量起了关音,笑意盈盈地问道:“敢问姑娘芳名?”

    “扑哧……”

    关音抑制不住的笑了出声,望向降龙道:“你这个同事很有趣嘛。”

    “你看病别那么多废话好吗?”降龙严肃的踢了孙小空一脚,很是丢脸的低声对孙小空道。

    “好了,你叫什么名字?”笑过之后,关音柔声问道。

    “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我怎么能告诉你我叫什么名字啊。”孙小空趴在桌子上,欣赏着关音的容貌,托腮问道。

    “我是医生,我问你的名字,是为了登记,你要乖乖听话,好不好。”关音是个儿科医生,对待不听话的病人,自然而然的就把她对待小孩的温柔可爱劲施展了出来,甜甜地笑着道。

    关音话落,才想起自己眼前的病人不是三岁小孩,不由脸颊之上生气了两团红霞,娇艳无比。

    “不好,你不告诉我你名字,万一你把我看坏了,我上哪找你说理啊!”对待妹子,孙小空只有一个信条,那就是死皮赖脸,厚颜无耻。此刻也是一样,孙小空厚着脸皮,一脸认真地对关音道。

    “我叫关音,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

    关音无奈的瞥了眼降龙,见降龙拿孙小空也没有招,只好如实道出了自己的名字。

    “观音姐姐。”孙小空心满意足地笑着道:“我叫孙小空。”

    “是关音不是观音。”关音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叫成观音了,所以很有耐心的对孙小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