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杀面

    更新时间:2018-10-31 16:47:39本章字数:2033字

    “小子?此人姓甚名谁,尽管说出来,看看我识他不识?”奎爷的注意力只是集中在黄天虎口中所说的“小子”上。

    “李云,奎爷,他叫李云。”黄天虎连忙说道。

    听了黄天虎说的话以后,奎爷并没有直接说些什么,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毕竟他认识的人实在太多太多。

    不过奎爷的记忆之中似乎还没有出现过李云这个名字,于是他便说道:“我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这个李云是什么来头?新来的人吗?”

    黄天虎连忙点了点头,“对,奎爷,这家伙看上去很年轻,应该是刚出来混的。”

    “呵,年纪轻轻,却居然敢跟我作对?真是可惜了。”奎爷心想这个李云年纪轻轻就能让黄天虎感到如此棘手,要是再拖下去那可不得了,所以一定要尽早把这个威胁点处理掉。

    “奎爷,这小子一定不能放过他,不然的话等他越搞越大,再想处理就变得麻烦了。”

    奎爷点了点头,“既然真的有这种事情发生那就不得不将他除掉了,你先在这里坐一会儿吧,等我让杀面过来。”

    听到奎爷要派出杀面过来协助自己,黄天虎顿时感觉心安不少。

    杀面又是何许人也?那是奎爷手下中的佼佼者,传说杀面一旦出手,目标很少会有逃出生天的,而且杀面在杀人以后一定会将死尸的面容毁掉,所以便得到“杀面”这个称谓。

    有了杀面的帮助的话,那李云又怎么可能逃过一死?

    过了十分钟以后,杀面便赶到了奎爷的家中。

    只见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这男子看上去也就二十来说,不过此人脸上倒是有几条刀疤,这些刀疤让他看起来更多了几分凶煞之气。

    “奎爷。”杀面并没有任何表现出任何表情,就算是面对着奎爷,他也是这样冷冰冰地说这话。

    奎爷并没有注意这些细节,或者说他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杀面。

    “杀面,有个任务交给你。”奎爷不紧不慢地说道。

    “奎爷请说。”杀面依旧面无表情地说道。

    坐在一旁的黄天虎倒是有点尴尬,毕竟这两个人的对话听起来就像是机器人之间的交流那样,一点生气都没有。

    “昨天晚上,有个叛徒想去警局投诚,不过在这之前就已经被我发现了,现在他正被锁在院子里面,你去送他一程吧。”奎爷只是慢慢地说道。

    这就让黄天虎有些尴尬了,不是说让杀面来帮自己解决李云吗?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

    就在黄天虎一脸懵逼的时候,奎爷对着黄天虎发话了,“黄天虎,你也跟过去看看吧。”

    这时杀面已经开始慢慢地往院子那边走去了,黄天虎此刻也是别无选择,既然奎爷都这么说了,此刻他也只能跟着做了。

    随后黄天虎便跟着杀面来到了院子之中,不过奎爷并没有跟过来。

    奎爷家的院子分为两个部分,一边是花园,花园里面种满了各种花花草草;而另外一边是空地,这片空地基本上没怎么被动过,只是会有几棵大树零散地分布在这片空地之中而已。

    杀面走进的正是那片空地之中,只见空地中的一颗大树下站着两个奎爷的仆人,那两个仆人中间放着一个麻袋,麻袋里面肯定是装了什么东西,因为整个麻袋都在不停地扭动着。

    这时杀面已经走到那两个仆人面前,那两个仆人连忙向杀面点头致意,随后他们便想拉开系在麻袋口子上的绳索。

    但这时杀面上前致意,让那两个仆人别做多余的事情。

    这之后那两个仆人便退到了一旁,而杀面把手一甩,从他的袖口中掉落出两把袖刀并分别落在杀面的左右手之中。

    杀面把双手一挥,四周即刻狂风大作,连那颗粗壮的大树都发出了沙沙的声音,更别说周围的空地了。

    一阵飞沙走石过后奎爷总算能看清楚眼前的景象,只见那个麻袋早就已经被杀面的袖刀完全撕裂开来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被铁链捆绑住的年轻男子。

    那男子身上满是伤痕,既有崭新的伤痕,又有陈旧的伤疤。

    黄天虎明白那些新的伤痕一定是刚才杀面在挥舞袖刀的时候所造成的,不过那男子并没有怎么发出痛苦的叫声,大概是已经被折磨得连话都说不出了吧,反正黄天虎并不能在这个人身上看到哪怕一丝生气。

    这时杀面倒是不慌不忙地甩了甩手,一把新的袖刀出现在杀面的手中,随后杀面把手一挥,那把袖刀正正地刺中了那人的心脏上面。

    这事儿还没完,趁着那人还没有完全断气的时候,杀面以极快的速度从袖口中拿出无数把袖刀,然后他便用眼花缭乱的动作将手中的袖刀挥舞出去,要不是那人的鲜血溅得满地都是,黄天虎还真的感觉这个杀面是耍杂技的。

    只是杀面的速度之快让黄天虎难以用肉眼去仔细抓捕住杀面的动作,等杀面结束了他的攻击的时候,那人早就已经面目全非了。

    地上散落着一些奇怪的的东西,说奇怪其实也不奇怪,其实掉落在地上的不过是些沾满了鲜血的眼球、鼻子和耳朵罢了。

    这对于杀面来说当然是没什么,因为这种事情他已经做过千遍万遍了,而黄天虎不一样,看到这番情景以后,他恶心得有些想吐,就跟别提那可怜的人了,脸上全都是划痕,几乎没有一处是完整的。

    虽然杀面的身上都沾满了鲜血,但他依旧面不改色,仿佛刚才他只是在做些简单轻松的小事那样。

    在控制住自己的生理反应以后,黄天虎连忙鼓了鼓掌,“好!好!不愧是传说中鼎鼎大名的杀面先生,果然名不虚传!小弟受教了!”

    这时那两个仆人连忙走上前清理尸体,而杀面也总算用正眼看了看黄天虎。

    满脸都是鲜血的杀面此刻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冷酷的杀人机器,毫无情面可讲的杀戮机器。

    “回去吧。”杀面只是对着黄天虎慢慢地吐出了这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