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 合作劫持

    更新时间:2018-10-31 16:47:40本章字数:2063字

    一开始秦紫萝只是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盖住自己的口鼻了,所以她连忙打算伸手想要弄开那覆盖在自己口鼻上的障碍。

    但秦紫萝很快便发现,自己的双手似乎已经被什么紧紧地抓住了,这种感觉应该是有人用手抓住了自己的手了。

    这下秦紫萝便慌了,她意识到自己一定是被什么人绑架了,所以她便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

    只是她的挣扎并不能取得什么效果,在后面抓住秦紫萝的人,他的力量很明显要比秦紫萝大得多。

    而且由于秦紫萝不断挣扎,她的呼吸量便比平时更大了,这样只会让她更快地吸收手帕上的迷药。

    这样的话,秦紫萝便像刚才喝下果汁李云那样,她感觉自己的意思迅速开始模糊起来。

    过了没多久,秦紫萝便停止了挣扎,看样子她是完全晕过去了。

    而刚才对秦紫萝出手的人正是范灵海和潘德康,他们两人一人负责用手帕捂住秦紫萝的口鼻,一人负责抓住秦紫萝的双手,为的就是让秦紫萝毫无反抗的能力。

    随后他们两人便将秦紫萝搬到一辆本田冠道上了,这也是两人计划的最后一环。

    范灵海自己也没有想到李云居然这么容易便被自己的迷药弄昏了,而且秦紫萝也十分顺利地找到了李云的所在地。

    这计划无论怎样都只能说是完美,早就在观察着秦紫萝的一举一动的范灵海在发现秦紫萝大骂了李云并回到停车场以后便联合潘德康一起将秦紫萝迷晕了。

    参加宴会的人都几乎离去了,所以整个停车场几乎是空无一人,并没有任何人看到范灵海和潘德康将秦紫萝带走。

    潘德康的目的已经算是达到了,刚才李云在宴会上让自己丢尽了面子,现在这口恶气可算是出了。

    之后两人便连忙开着车离开了,他们并不想在这里待上太久。

    由于刚才潘德康在宴会上喝了些酒,所以能开车的人就只有范灵海了。

    说实话,范灵海是有些不情愿的,本来让潘德康开车的话,自己就可以在后排座位对着秦紫萝为所欲为了。

    “快走,别浪费时间!”潘德康连忙说道。

    他们的目的地是郊外的一个被废弃的仓库,他们正打算在那里好好将秦紫萝享受一番。

    没过多久,两人便带着秦紫萝来到了目的地。

    此时秦紫萝也因为迷药的效力快过去而迷迷糊糊地醒了,与此同时范灵海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

    没错,那正是范灵海,之前差点就把自己污辱了的范灵海,而且潘德康还站在范灵海的旁边。

    “啊……呜!”秦紫萝想尽力叫出来,但范灵海很快便伸出了右手将秦紫萝的嘴巴捂住了。

    “小样儿,这下总算搞到手了,你的李云已经跟张晓倩搞得美滋滋了,今晚我们也来好好享受吧!”范灵海一边淫笑着一边说道。

    但秦紫萝依旧在挣扎着,她才不想被这样的禽兽污辱。

    “喂,要搞就快点,等等到我了!”看着范灵海,潘德康倒是有些不耐烦了。

    “知道了,很快就能搞定了!”范灵海边说着还边把系在自己裤头上的皮带解开了。

    秦紫萝急了,她开始拼命地挣扎,但无奈麻药的药效并没有完全过去,所以秦紫萝感觉自己的四肢都是软绵无力的。

    这样的话,秦紫萝的反抗就起不了什么作用,在范灵海的眼中,不断地扭动自己曼妙身姿的秦紫萝只会让自己的欲望更加爆发而已。

    “放开那女孩!”

    就在范灵海准备好深入一波的时候,从一旁传来的声音彻底地将他的兴致完全摧毁了。

    这个废弃的仓库并不应该会有其他的人存在才对,这个声音明显不是来自范灵海和潘德康的,但却又不是陌生的声音。

    所以众人都向着发出声音的地方望了过去,只见说话的人正是李云!

    正穿着一套西装的李云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这让范灵海跟潘德康都大吃了一惊。

    潘德康记得他给李云下得春药绝对不少,而且在把他跟张晓倩扔到宾馆里面之后还把两人的衣服全都拿走了。

    按照道理来说,李云不可能抵得住春药的效力,不干个十遍八遍他都不可能有能力走到房间外面。

    但事实上李云做到了,在秦紫萝赌气离开以后,李云成功借助些许异能的帮助遏制住自己的生理冲动,而且他还在酒店里面弄了一件西装先穿起来,毕竟他总不可能裸体跑出去。

    随后他便发现秦紫萝不见了踪影,但事实上,在李云进入停车场以后,他发现车还在停车场里面,而且地上掉落了一支秦紫萝使用过的唇膏。

    事情到了这一步,李云便开始感到这一切都应该是某个人的阴谋了。

    所以后来李云便借助安装砸秦紫萝手机上的定位装置成功地找到这里来了。

    “范灵海?没想到居然是你这家伙……”看到范灵海以后,李云还是有些惊讶的,他本来以为这只是潘德康干的好事,但没想到看现在的情况,潘德康居然还跟范灵海合作了。

    范灵海比李云更加惊讶,他完全没有想到李云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找了过来。

    而秦紫萝只是看了看李云,实话实说,现在她的心中还是非常生气的,虽然秦紫萝明白自己的处境十分危险,但她还是十分怨恨李云,怨恨这个“负心”的男人。

    潘德康倒是扭了扭脖子,“操你大爷的,刚才居然在宴会上这么玩我,今天我一定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说罢潘德康便拿起了散落在一旁的两个铁棍,他挥动着铁棍朝着李云冲了过来。

    李云并不会因为潘德康的攻击而感到害怕,他只是轻轻地把脚抬起来,潘德康左手拿着的铁棍便被李云一脚踢飞了。

    那根铁棍很快便飞到了仓库的天花板上,铁棍跟天花板之间的撞击带来的是清脆的响声。

    而潘德康也不由自主地往天花板望去,他可不想被掉下来的铁棍砸中。

    但李云并没有给潘德康任何机会,就在他抬头望向天花板的时候,李云已经挥拳打向了潘德康的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