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不靠谱的亡灵

    更新时间:2018-10-31 16:56:20本章字数:3064字

    虽然蔡氏也颇有资产,但跟康氏比起来到底差了一截,现在康卓宇替叶雨萱出头,在学校里的情况怎么都好,如果康卓宇不要脸的对蔡氏下手,凭简冰心现在的实力是没办法抗衡的。

    幸好从剧情来看,叶雨萱脸皮够厚,只要简冰心肯忍气吞声继续做包子,叶雨萱肯定不愿意放过她这个冤大头。

    更何况,如果叶雨萱接受了简冰心的道歉,两个人“和好如初”,还能体现出叶雨萱的温柔大度有涵养,叶雨萱必然会同意的。

    果不其然,简冰心刚收拾好准备出发,就收到了叶雨萱的短信,表示接受她的道歉,这次的事只不过是误会两个人以后还是好姐妹。最后是她还有一节课,下课后再去日料店,让简冰心先走。

    简冰心冷笑一声,把手机丢到包里,随后闭目凝神,名为幽冥掌控者的扇子出现在了她的手上。

    她得先召唤一个亡灵当帮手试试。

    扇子似乎与简冰心心意相通,在被简冰心握在手上的同时,扇面自动展开,绘着河流与曼珠沙华的一面动了起来。河流开始涌动,彼岸花的花瓣有规律的来回摇摆。

    片刻后,赤色的花瓣漫出了扇子,迷住了简冰心的眼睛。

    原本是空白的另一面上,却燃起了一团紫色的火焰,以简冰心从未见过的语言形成了一个名字。

    简冰心却看懂了。

    站在漫天纷飞的花瓣中,她毫不犹豫地念出了这个名字。

    “楚一凡!”

    花瓣开始聚拢,最终逐渐形成了一个人形。

    这是个看起来十分放荡不羁的男子。一头染成紫色的短发仿佛刺猬,五官俊美绝伦,鼻梁高挺,剑眉斜飞,一双细长的凤目,穿着一身朋克摇滚混搭的黑色衣服,左手手臂上纹着个黑色的十字架,右手的手臂上则纹着玫瑰花丛中的骷髅。

    看名字是应该是个文质彬彬的人,怎么反差这么大呢!简冰心有些吃惊的看着他。

    楚一凡被召唤出来后,两只手插在裤兜里,先是向四周看了看,露出一脸的嫌弃:“这什么破地方啊,一点劲都没有。我要回去了。”

    简冰心翻了个白眼,打算找找能把这个看起来跟伦敦街头小混混一般的家伙送回去的方法,结果发现,除非完成任务离开位面,否则根本没办法把召唤出来的亡灵送回去。

    算了,也许还是能派上用场的……简冰心安慰自己,随后咳嗽了两声。

    “咳咳,楚一凡?”

    楚一凡依旧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什么事?”

    ……我还有什么话好说呢,我也很绝望啊!

    见简冰心不说话,楚一凡很不拿自己当外人的拉了把椅子坐下,随手从书桌上拿起一本专业书翻了两下,露出了嗤之以鼻的神情:“这破书编的,真是漏洞百出。这儿还有个单词拼错了……”

    嗯?简冰心睁大了眼睛,露出了几分奇异的神色:“你看得懂?”

    那书原主蔡冰心也有,虽然简冰心继承了原主的记忆,但蔡冰心是个学渣,托她全球飞来飞去的福,可能口语方面还凑合,然而对那本专业书,简冰心表示简直就是外星语。

    楚一凡架起腿,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神情:“想当初,我也是精通十三国外语的天才级人物,就这破书,闭着眼我都能写两本出来。”

    虽然他说的神乎其神,但简冰心看着他这身行头,还是难以相信。

    “既然你这么天才……那你这身打扮又是怎么回事?”

    伸手拽了拽自己的衣服,楚一凡哼了一声:“这是艺术,你不懂。”

    简冰心突然有一种想要揍他的冲动,终于还是忍住了:“现在距离期末考试还有两个多月,你能不能让我这段时间里也达到精通法语的程度?”

    “小菜一碟。两个月的时间,我能让你的法语连最地道的法国人都听不出破绽。”楚一凡站起身,凑到了简冰心面前,弯下腰在简冰心耳边低声道,“如果你想要体验法国人的床/上技巧,我也不会让你失望。”

    迎着楚一凡略有些挑衅又有些暧昧的目光,简冰心默默的从包里摸了一瓶防狼喷雾出来,对着楚一凡喷了一脸。

    楚一凡惨叫一声,后退了几步,好容易擦干眼睛,一脸委屈的看着简冰心。

    “我的天,你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太不淑女了。”

    简冰心斜了他一眼:“你这样的行为看起来也实在不像是个精通十三国外语的天才。”

    “食色性也,跟我精通几国外语都没关系。”楚一凡摊了摊手,露出几分耍赖的表情,“再说我虽说已经死了,可根本达不到可以进天堂的高贵圣洁,又何必再用圣人的条件来要求自己呢?”

    简冰心开始相信这家伙是个真学霸了,说话都一套一套的。

    “话说回来,你面对我这样的美男子居然毫不动心,我都要怀疑我的脸是不是变丑了。”

    “你这种艺术我欣赏不来。”简冰心没好气的说,“少说废话,我现在要出去一趟,你要跟来吗?”

    她觉得,对待楚一凡这种性格的家伙,就应该时刻冷艳高贵,不然肯定会被他牵着鼻子走。

    楚一凡兴致高昂的跟在了简冰心的身后。

    幸好他身为一个亡灵只有简冰心一个人能看见,否则单就这身打扮,指不定被多少人围观。

    打车去了那家日料馆,因为是工作日人不是很多,简冰心订了个包间,先进去坐下等着。楚一凡待了一会儿觉得无聊,自己飘出去了。

    一直等到六点,叶雨萱才踩着一尘不染的小白鞋出现在了包间门口。

    “对不起啊冰心,路上堵车来晚了,你不会生气吧?”轻轻柔柔的声音飘进了简冰心的耳朵里,叶雨萱在简冰心对面坐下了。

    我特么都快饿死了你说我生气不生气?

    简冰心在心中“亲切问候”了叶雨萱全家,脸上却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没事儿,下班时间路上堵车很正常,我也才来了一会儿。”

    刚打算让叶雨萱点单,简冰心感觉眼前一黑,包间外居然又进来一个人,紧挨着叶雨萱坐下了。

    简冰心抬眼一看,正是康卓宇。

    这是担心她请叶雨萱吃的是鸿门宴,所以特地跟来护花的?

    “哟,原来会长大人也来了?那你们先点吧。”简冰心跟没事儿人一样把菜单递了过去。

    叶雨萱倒是真不客气,点的都是最贵的。

    简冰心不喜欢吃寿司,因此只点了一份天妇罗一份乌冬面,还有一份薯饼。

    “冰心,你吃这么少能行吗?”叶雨萱睁大了双眼,显得楚楚动人,“你以前不是能吃双份的吗?”

    ……我怎么不知道蔡冰心可以吃双份?

    简冰心假装没听见,康卓宇却冷哼一声:“雨萱,你管她干什么。”

    哟,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简冰心觉得好笑,脸上却是一片委屈:“雨萱,今天的事情是我误会你了,我向你道歉。”

    说着,她取出那套香水递了过去。

    叶雨萱的看见香水,眼中迅速闪过一丝喜色,一把接了过来:“这怎么好意思呢。”

    她喜滋滋的香水要把放在自己的包里。

    康卓宇却伸手抢了过来,上下扫了几眼,又把香水放在了餐桌上推给简冰心。

    “收起你这套假惺惺的,雨萱善良原谅了你,我可没有。这顿饭吃完之后你赶紧走,你这样的人不配跟雨萱做朋友。”

    简冰心注意到,叶雨萱的眼神一直随着这盒香水移动,心中就有了底。

    当下她拿过香水,作势要收起来:“康大少爷,你管的也太宽了吧?人谁没有个犯错的时候,我是误会冤枉了雨萱,可我又不是故意往她身上泼黑水的,再说我也道歉了啊。人家雨萱都原谅我了,你反而在这里抓着不放了。既然凡事有你替雨萱做主,那我也就不在这里招人烦了。你们慢吃啊。”

    叶雨萱急忙伸手拉住简冰心的胳膊,嗔了一眼康卓宇道:“今天来的时候路上堵车,卓宇心里不太痛快所以才说话呛了点,冰心你不要跟他计较了。这个我就收下了,咱们以后就都别再提今天这事了,好不好?”

    “雨萱,她那样对你你还肯原谅她……”康卓宇还是看简冰心一百二十万分的不顺眼。

    简冰心勉为其难的坐回了座位,夹起一块薯饼咬了一口咽下去,这才对康卓宇道:“康大少爷,我知道你是雨萱的男朋友,可我们女生之间的事情,能不能请你别跟着瞎搀和?本来没多大的事,被你闹得全校皆知,难道说出去很好听吗?再说,雨萱想要跟谁交朋友都是她的自由,没想到你居然连这件事都要干涉她,真是……”

    简冰心摇着头,眼角的余光注意到康卓宇的头顶上蹦出了一个【-30。

    虽然有点少,不过好歹还是有造成伤害的不是?

    笑眯眯的看了康卓宇一眼,简冰心认真对叶雨萱继续道:“我从前只在那些小说里看到有些心理变态会控制恋人或者妻子的一举一动,而且都是从控制交友圈开始的。雨萱,你可要小心注意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