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六、主角们的登场

    更新时间:2018-10-31 16:56:21本章字数:3126字

    到了这个世界之后简冰心才知道,有的亡灵是可以被人看见的——只要他们愿意。前番楚一凡一直都是亡灵状态悄悄咪咪地搞事情,但这次的安子安不同,虽然是个亡灵,但他很喜欢显出身形。因此搬进了公主府之后,简冰心就同意安子安一直显形,对外就称作是简冰心的侍卫。

    反正按照安子安这个性格,估计也不会去做什么暗地之中的事,还不如就让他这样出现,说不定效果更好。

    端木彦知道后也没说什么。

    时间长了,安子安和他的狼倒是成了京城里一个招牌,大家都知道这个骑着狼的黑发冷酷男子是公主的侍卫,他还收获了一大堆少女的芳心,每次出门都有无数女子把香囊荷包手帕什么的丢给他,简冰心没少拿这事开玩笑。

    “似乎是前面有人在闹市驰马,撞伤了好几个人,还掀翻了几个摊子。”

    “闹市驰马?这可是明令禁止的,哪来的智障,活腻了吗?”简冰心示意桃儿掀起车帘,她下了马车,想要挤进人群。

    安子安驱狼走进人群,给简冰心开道。

    不得不说,这匹巨狼的威慑力十足,不管是谁看见了都得哆嗦两下然后把道路让出来。

    简冰心冲周围围观的百姓们点头示意,安子安在前,两个人周围空出了足有五米的空间,方便简冰心看清事故现场的状况。

    现场果然惨烈,好几个人躺在地上哼哼,周围散落着各种物品,有个人被马踩断了腿,已经晕死过去,地上有一大滩的血。

    简冰心一看就是一皱眉,吩咐道:“赶紧派人通知五军都督府,再去多找几个大夫来。”

    她手下的几个侍卫应声去了。

    “在闹市纵马行凶的犯人抓到了吗?”简冰心冷声问。

    几个百姓小心翼翼的瞥了巨狼一眼,见着巨狼不像要吃人的样子,仗着胆子走了过来,跪倒磕头:“公主殿下,这马跑得太快被绊倒了,那纵马行凶的犯人也从马上摔下来,在那边被围住了。”

    “待本宫去看看,哪里来的狂徒,敢在天子脚下撒野。”

    简冰心说着,大步流星走了过去。

    那边被围住的有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二十多岁,女的还是个小孩,看起来也就十来岁的样子,都风尘仆仆,因为从马上摔下来的缘故,都有些鼻青脸肿。

    简冰心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不是男主韦思元和女主陈雨琴么。

    原本的剧情里有这一出吗?她想了想,还真有这么一出。

    当时韦思元带着陈雨琴回京,陈雨琴头一回到这么繁华的地方,一时性子上来,就在京城纵马飞驰。韦思元本应该知道这是违反律法的,但他也没有制止。

    后来马伤了人,两个人被五军都督府带走,端木冰心得知心上人居然活着回来了,求了端木彦的圣旨,亲自去五军都督府放人。

    简冰心想起这部分剧情,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她整整裙摆,居高临下的看着韦思元和陈雨琴,高声呵斥道:“你们是哪里来的狂徒,敢在我启国京城闹市纵马行凶,打伤人命,还有没有王法了!”

    韦思元原本正抱着陈雨琴各种安慰,听声音耳熟,抬头一看,脸上露出了略微复杂的表情。

    “冰心……你怎么在这……”

    简冰心差点儿没把隔夜饭吐出来,杏儿上前一步,横眉冷对:“呸!你是什么人,敢直呼公主殿下的名讳!”

    有个给力的侍女就是好,简冰心差点儿给杏儿鼓掌了。她一摆手,微微别过了脸去,吩咐手下的侍卫道:“去,替本宫赏这狂徒三十耳光。”

    立刻有两个侍卫上前,一个按着韦思元,另一个对着韦思元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狂抽。

    韦思元本来就受了伤,这侍卫惯会察言观色知道简冰心动了怒,因此下手很重,没几下韦思元的脑袋就肿的像是猪头。

    旁边的陈雨琴见状立刻大哭了起来。她说是出身海上的小岛是个渔女,其实他们岛上做的最多的生意却是海盗,故而性子极其蛮横,一边哭着一边想要上前去推简冰心:“你这个坏女人,你为什么要打人!”

    两边侍卫一看,这还了得,这可是堂堂的公主殿下,岂能被人给打了,当下往前一站,挡住了陈雨琴:“护驾!”

    有人上去,三下五除二就把陈雨琴给擒住,连同韦思元一起拧胳膊给捆上了。

    正在这么个时候,五军都督府来的人也赶到了现场,简冰心派了一个侍卫去说明情况,上车离开。她发现自从来了这个世界之后就对这种男主变得很没耐心,也许是在上个世界被康卓宇给恶心坏了的缘故,总之她现在是一点儿也不想跟韦思元扯上关系。

    走到半路,简冰心忽然想起一事,吩咐道:“掉头,去皇宫。”

    车夫扬起鞭子,马车一掉头,直奔皇宫而去。

    按理说安子安的狼不能跟进去,但端木彦在见到那狼一次后忽然对它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特许安子安可以牵着狼进宫。简冰心觉得端木彦的这种爱好很有点危险的倾向。

    “皇兄!”简冰心也没让太监通报,眼睛红红的好像是刚哭过,径直闯进了端木彦的书房。

    端木彦今天没什么要紧事,正在看书喝茶呢,一抬头见简冰心一脸受了委屈的样子,脸色微微一沉:“心儿,怎么不着人通禀就进来了?规矩都去了哪里?”

    “皇兄!”简冰心来的路上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挤出眼泪,声音也闷闷的,“皇兄你知不知道,刚才我在路上看见谁了。”

    “哦?谁?”

    “韦思元!”简冰心的声音透出几分咬牙切齿,“他居然还活着。”

    端木彦也是一愣,韦思元虽然失踪,但官职却一直没消。现如今他回来了,总得找地方安排他才是。

    看简冰心的样子,端木彦就知道她现在对韦思元是半点儿情谊也没有了,但又觉得这变化太大,还是得问一问才能放心:“心儿,你当真对韦思元……”

    “皇兄,您听我把话说完啊。”简冰心擦擦眼睛,把韦思元如何纵马伤人,身边又如何多了一个打扮怪异的女孩的事说了一遍,最后道:“我看那女孩跟他很是亲密的样子,想来失踪的这段时间他怕是早就移情别恋了,我现在只后悔当初怎么那么傻,居然还想着为他绝食。”

    听到简冰心这么说,端木彦才算彻底的放了心。

    简冰心进宫的目的可不是这个,当下她继续道:“我听那个女孩的口音不像是启国人,皇兄,那韦思元失踪这么久,他究竟在哪里又做了些什么咱们谁都不知道,臣妹担心,万一他已经背叛了启国投靠了古胜国……”

    端木彦的神色一凛,这个可能性并不是没有,而是非常大。如果韦思元没有投靠古胜国,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他都不跟启国联络?这次回来也没有丝毫的风声,还带回一个女孩子来,怎么看好像也是有点问题的。

    “现在韦思元在何处?”

    “纵马伤人,又意图犯上,被五军都督府带回去审问了。”简冰心飞快地答道。

    端木彦的手指在桌子上敲了两下,心中依然有了计算。他抬起头看向简冰心:“这件事,可能会让你受些委屈……”

    简冰心一看这表态的机会来了,立马肃声道:“皇兄请放心,只要是为了咱们启国,臣妹受点委屈不算什么。”

    “好!这才是我启国的公主。”端木彦现在看简冰心是越看越顺眼,顺带对韦思元是更加的不喜。因为现在的简冰心这样深明大义,可想而知从前她一定是收了韦思元的蛊惑才变得那样不识大体。

    简冰心没想到自己的表态使得韦思元在端木彦心中彻底成了居心叵测的乱臣贼子,她只是问道:“不知皇兄打算如何处理韦思元?”

    “朕会先安抚他,让他官复原职,再给他几件重要的差事去做……”端木彦也可以称得上是一代明君,他这是打算放长线钓大鱼,“如果他真的是古胜国奸细……”

    简冰心眼珠转了转:那个陈雨琴家里做的可是海盗生意,这可不就是最大的把柄么?

    当下她心中也有了谋算,笑道:“既然如此,不知皇兄说的委屈是指什么?”

    端木彦沉声道:“韦思元其人,居心叵测,我怕他会继续纠缠于你。只是为长远计,你暂且忍一忍。”

    “若是他闹得过分,我也可以收拾他吧?”简冰心说着举起了胳膊,做出挥拳的动作。端木彦知道她素爱习武,也知道她现在对韦思元特别不待见,想了想后道:“也好,你可以给他些教训,省得他蹬鼻子上脸不知道天高地厚,还肖想于你。”

    兄妹二人计议已定,简冰心再三表示自己一定不会再被韦思元的花言巧语蒙骗,她甚至主动提出会监视韦思元一家的动向,毕竟公主府跟韦府是对门。

    端木彦让她谨慎行事,简冰心忽然想起现在最关键的事情是韦思元和陈雨琴还在五军都督府关着,既然端木彦想要静观其变,不知道他打算放人还是不放人。

    当下她就把这个疑问给讲了出来,端木彦却道:“现在朕还不知道韦思元已经活着回来了,所以这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