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八、韦思元的演技

    更新时间:2018-10-31 16:56:21本章字数:3021字

    这好好的气氛被人给打断了,韦思元自然是火往上撞。他倒是忘了,自己现在一无官职在身二来被打的很惨三来身上穿的衣服也已经破破烂烂,叫他花子到还真没叫错。

    他有心起来跟人家理论,但是刚动了一下却感觉浑身疼得好像要散了架,只得哼哼唧唧地又躺回了地上。

    而这边,简冰心的车架已经驶到了府前,环佩叮当香风袭人,一身华丽宫装的简冰心从车上下来,似有若无地瞥了韦思元和陈雨琴一眼,吩咐道:“这两个花子也怪可怜的,去后厨看看还有没有剩下的馒头,那拿几个给他们。”

    说完,她径自回府了。

    韦思元呆呆的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叫了起来:“冰心!冰心!是我啊!是我回来了啊!我没有死,我回来了!”

    “啧……”简冰心眉头一拧,这韦思元还真是够阴魂不散的。而且他居然当着新欢的面对旧爱做出这种样子,他是以为自己的魅力很无边吗?

    她冲安子安使了个眼色,安子安点头,驱狼来到韦思元和陈雨琴面前,居高临下:“公主的名字也是你能随便叫的?”

    且不说安子安的眼神似乎都能吃人,就说这只巨狼,让人看着都打哆嗦。韦思元也不是个有骨气的,当时吓得矮了半截。

    旁边有侍卫拿着馒头走了过来,一脸嫌弃地把馒头扔在了韦思元的脸上,对安子安道:“安大人,我看着八成是个疯子,还是别让他在这里扰了公主的清净,拖出去就得了。”

    安子安早就知道韦思元那些“丰功伟绩”,他对这种既没胆色又没能力的饭桶向来看不上,当下点点头。

    韦思元还没说话,陈雨琴却叫了起来:“我们才不是花子!你们是什么人,这么无礼。我夫君可是朝中的将军,回头他一定治你们的罪!”

    几个侍卫互相看了看,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就连安子安的嘴角都翘了翘。

    实在是陈雨琴这话太过可笑。那些侍卫并不认得韦思元,但是事情是明摆着的,哪里有大将军浑身穿的破破烂烂,看起来还受了伤,躺在别人家门口的?

    “真是疯子。”几个侍卫说着,也懒得理会这两个人。反正他们也是躺在韦府门口的,跟公主府有什么关系呢?

    几个人笑着回了公主府的门口,一边站岗一边瞅着对面韦府门口的两个花子发乐。

    突然有一个人想到了近来京城里的传言,压低了声音:“等等,你们说,会不会是那个韦思元回来了?”

    “哪个韦思元?”

    “还有哪个,就是那个准驸马,领兵带队结果全军覆没最近又在京城纵马伤人的。”

    “你还别说,备不住有这个可能。那他身边那个女人又是谁?管他叫夫君的那个。”

    “不知道……不过我看公主殿下的意思是要跟韦思元划清界限,咱们只要瞧热闹就成。”

    几个人在这里窃窃私语暂且不提。

    对面,韦思元则是在陈雨琴的帮助下好不容易站了起来,走到韦府门前上去扣门。

    “开门,开门,我回来了。”

    门房早就得了韦思成的吩咐,隔着门问:“你是谁啊?”

    “韦家大爷韦思元。”

    “你说你是我们大爷,你有证据吗?”门房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我们大爷早就失踪了,每天上门来认亲的没有十个也有八个,全都是骗子。”

    “我不是骗子,我真是韦思元!你叫韦思成出来见我就知道了!”韦思元有些急眼,因为他发现对面公主府的角门开了,简冰心骑着马正要出府不知道去做些什么。

    端木冰心这身子本来就是个美人,现如今简冰心保养得好,整日里又是勤加锻炼,她也会打扮,不论是妆容还是衣着都是风靡京城,连宫里的嫔妃都喜欢让她进宫去教她们如何挑选适合自己的服饰。

    现在简冰心穿了一身黑红相间的劲装,头发高高的束起,整个人显得神采奕奕、英姿飒爽。

    反观韦思元这边呢,满头满脸都是尘土,头发都成了一绺一绺的,衣服上还沾着血,站都站不起来还得让人给扶着,两项对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不过话又说回来,本该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

    见到简冰心出来,韦思元不由自主地感觉到了一丝丢脸,声音也低了下来。

    偏偏那门房就是不开门,这让韦思元更加急躁了几分。

    陈雨琴却注意到了韦思元的眼神和他的变化,不由得也看了简冰心一眼,先是被简冰心的气势和穿着给震惊了,随后目光中流露出不可抑制的嫉妒和敌视。

    简冰心坐在马上,对这两个人的反应是尽收眼底,心里总觉得很是腻歪。

    到底是她有问题还是这几个世界的主角有问题?怎么一个两个三个的,都是这种见不得别人比他们好的主?

    简冰心不觉得“人人生而平等”这话有什么问题,虽然在她经历的这两个世界里很明显主角跟炮灰的地位就是不平等的,但她实在不明白这种一定要压着别人踩着别人,证明别人哪里都不如他的主角到底是什么脑回路。

    这不明显应该是反派的设定吗?现在都开始流行这种主角了吗?

    她不由得在心里为这些主角统治下的炮灰们默哀了起来。不过对于她现在所替代的这个端木冰心的经历,简冰心表示自己只想静静。在她看来这个端木冰心明显就是那种手里握着一把好牌却被打得稀烂,可真要说她是自己作的,简冰心却总觉得好像又不能这么说。因为端木冰心的一生很明显就是为了烘托韦思元和陈雨琴“荡气回肠感人肺腑”的“真爱”,她甚至都要帮着韦思元全家团聚,韦思元说句什么都她会信,这根本不符合逻辑,倒像是被人给下了降头。

    因为端木冰心的遭遇,使得简冰心开始对这个世界的运作产生了一丝怀疑。

    但她的思考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韦思元怎么也叫不开门之后,把主意打到了她的身上。

    就见韦思元在陈雨琴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走向了简冰心,故意展现出他被打的很惨的一面,却又把脸给露了出来好让简冰心看清。

    “冰心,冰心,是我啊,我是思元啊……你不认识我了吗?也对,我都变成这幅样子了,你认不出来也是应该的……”说着,韦思元露出了一副很是凄惨的神情。

    只是他的表演并不能打动简冰心,反倒是陈雨琴特别受用,急忙安慰道:“别这样思元,你永远是我的海神……”

    没心情看这两个人眉来眼去,简冰心一挥马鞭,“啪”的一声甩在了韦思元面前的地面上,明明是青石板的路却扬起了一阵尘土,可见这一鞭子的力道有多大。、

    “站住,本公主可不认识什么思元思方思扁的,少套近乎!再往前走,可别怪我手下无情!”

    她的声音冷凝,再加上习武多年的气势和皇族的贵气,更显得凛然不可侵犯。

    韦思元怕挨鞭子,也只得站住,抬起头,呆呆地看向简冰心,眼神里充满了一种压抑着的爱意。

    “你……是因为我已经没有了官职,又无家可归,所以才不愿认我的吗?也对,是我配不上你,你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而我只是一个天涯落魄人,我还是走吧……”

    说着,他转身作势要走。简冰心差点儿要给他这番表演鼓掌了,这韦思元当真是投错了行当,以他的水平应该去做戏子才对。

    旁边安子安却很是时候的来了一句:“败军之将居然还有脸活着,你但凡真有那么一点骨气,也该在兵败时以死谢罪。现如今居然厚着脸皮回来,果然这人一旦不要脸起来,是谁都没有办法战胜的。”

    安子安向来都不肯好好说话,简冰心冲他做了个赞赏的手势,随后也懒得继续跟韦思元废话,轻轻一踢马肚子,马迈着小碎步跑了起来。

    目送着这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陈雨琴咬着嘴唇看向韦思元:“思元,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功的。再说你也不是什么败军之将,你只是运气不好而已。你放心,临出来的时候阿爹给我了不少值钱的东西,我们家在京城也有自己人,一定不会让你受了委屈。”

    韦思元眼睛一亮:“既是这样,咱们不如先买个院子住下,再慢慢商议。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钱够,那我就可以买官,打点上下……这样一来,我就有了往上爬的机会。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的真正实力,让他们再也不敢小瞧我。”

    随后他低下头,一只手抚上了陈雨琴的脸颊,柔声道:“等我成功的那一天,我会让全城挂满大红灯笼,再给你举行一次迎亲。”

    陈雨琴红了脸,她虽然已经跟韦思元在海岛上办了婚礼,但到底海岛不比京城繁华,能在这样的京城举行一次婚礼,让她想想都觉得无比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