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一、只能被男女主纠缠的命运

    更新时间:2018-10-31 16:56:21本章字数:3048字

    这位青年才俊的势力可是货真价实的,跟韦思元完全不一样。简冰心到现在都没搞明白韦思元当初是怎么混上四品职位的,也许是运气好也许是什么别的原因,反正根据她从666那里得来的情报,简冰心发现韦思元的战功好像每次都是因为运气好才捡回来的。

    端木彦介绍的这位青年才俊名叫陆天睿,却跟韦思元是彻底的相反,所有的战功都是实打实积累出来的。陆家世代簪缨,是启国唯一的异姓王,陆天睿这小王爷却不是仰仗着家里的势力,而是到了年纪之后被老王爷丢去了一支战斗力不怎么样装备也不怎么样的军队里,叫他隐姓埋名。

    陆天睿每次战役都是生死搏斗,有几次险些丢了性命,这却也让他成长的更快,如今年纪轻轻已经是当朝一品的大将,正经的大将军,没什么要紧事端木彦都不愿意放他出去,唯恐有什么闪失。

    得知陆天睿的事情后,简冰心心道这人跟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当然,她得承认,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不过比起韦思元来,陆天睿居然没有成为主角也是非常不合理的一件事。

    这个世界果然有些不对劲。

    总而言之,怀揣着疑问的简冰心就开始了和陆天睿学习讨教兵法战略的日子。到底这真刀真枪拼出来的人就是不一样,但凡说出几句来常常能叫简冰心茅塞顿开。陆天睿话虽然不多,但总能说在点子上。

    尤其这位小王爷还跟安子安特别投脾气,有的时候简冰心简直觉得自己在旁边根本就是一个电灯泡,瓦数特大的那种,特别尴尬。

    隔了几日,小王爷兴致冲冲的来找简冰心和安子安,说他发现了一卷古书,好像是失传许久的《风舞兵法》。虽然这书的名字看起来是有点不太像兵书,但这兵书的作者就叫风舞,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简冰心和安子安对这自然也是极为感兴趣,三个人约在了京城最大的酒楼吉祥居,小王爷带着这卷古书,三个人先研究兵法,到了中午就在吉祥居用膳。

    毕竟简冰心是当朝的公主,虽然说跟小王爷在酒楼见面好像也不是太好听,但总比“公主去了陆小王爷府上”或者“公主把陆小王爷招到府上”好听一些。

    况且吉祥居的包房都是开放式的,只是用隔扇给隔开,倒也省去了各种麻烦。

    三个人讨论完了兵书,安子安像每一个尽职尽责的侍卫一样下楼去找小二上菜,桃儿杏儿留在简冰心身边伺候。虽然简冰心更多的是把安子安当做搭档,但这个家伙虽然性格别扭,却是在这种礼仪上古板得很。知道安子安到底是古人,简冰心也没办法扭转他的想法,只得随他去。

    安子安刚下了楼,陆小王爷就迫不及待地跟简冰心夸了起来:“公主殿下,你这侍卫到底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一身的好武艺就不用说了,对兵书战法还能说得这么透彻……”

    看着陆小王爷眼睛里直放光个,简冰心立刻知道他这是想说什么了,冷声道:“你想的倒挺美,我才不会割爱呢。”

    “公主你这样会失去朋友的。”陆小王爷果然是打的这个主意,被简冰心说破回绝后脸上却也不恼,笑嘻嘻的喝着茶。他这样的脾气性子,实在是极好。

    两个人一边谈着兵书上的内容一边等着上菜,正在这么个时候,简冰心眼角的余光看见吉祥居的门口进来了两个人,脸色立刻就阴沉的像是一潭死水。

    还能有别人吗,来的两个人正是韦思元和陈雨琴。

    阴魂不散,真是阴魂不散!

    简冰心简直想要掀桌了,她在第一个世界里也没走到哪都能碰到男女主啊!这个世界是什么情况!这么小吗!

    陆小王爷注意到了她的脸色,顺着目光看过去,忍不住笑出了声。

    简冰心横了他一眼:“有什么好笑的。”

    “这个……公主似乎跟他们八字犯冲啊,这些日子的事情京城里谁不知道?”他没把话说明,但简冰心却很明白他的意思,心里觉得他说的简直是太对了。

    她现在很想把666给拽出来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走到哪都能碰上这两个讨厌的家伙,可还没等她问666呢,那边韦思元和陈雨琴已经上了楼,一眼正看见简冰心和陆小王爷。

    “冰心,你!”韦思元刚用好像受到沉重打击无比痛苦无比心酸无比委屈的哽咽嗓音喊了这么一声,就在简冰心几乎要杀人的冰冷目光下闭了嘴,后半句卡在嗓子里咳嗽了起来。

    陆小王爷的眼神也沉了下来:当众直呼公主的闺名,这韦思元果然好不要脸!就算是寻常人家的女孩儿,名字也不是能被随便什么人叫的。更何况是一国的公主,简冰心跟韦思元无论过去如何,现如今都毫无关系且有君臣内外之别,这么拎不清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

    他注意到简冰心的神情,就知道韦思元这次恐怕又讨不了好去。真是不知道韦思元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三番两次被简冰心送去打,还是恬不知耻的往上凑。

    此刻简冰心却已经在跟666沟通了。

    “666,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一定要把男女主跟我这个炮灰凑在一起?而且这个男主,他都有女主了怎么还死缠着我不放?我都已经成全他们了,他这是在搞什么鬼名堂?”

    【宿主,你这次任务的这个端木冰心,是男女主感情必备的催化剂和反衬背景,换句话说在这个世界里,端木冰心的存在就是为了给男女主的幸福未来铺路。如果没有了端木冰心这个炮灰,男女主就不会有光明远大的未来。所以你对于男女主是必须的,他们缠着你也是必然的。

    “……这个世界果然有问题。”简冰心斩钉截铁道,“居然还非得牺牲炮灰才能换来他们的光明人生,凭什么啊?炮灰也是人啊,再说就这两块货,还主角呢……还光明呢……”

    但是她再如何吐槽,都不能改变这两个人是主角的事实。

    既然如此,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反正她是坚决不会去给别人的人生当垫脚石。

    心中打定了主意,简冰心回头对着桃儿吩咐道:“把这两个人给我赶到我看不见的地方去。”

    桃儿答应了一声,就想把韦思元和陈雨琴给轰走。可惜简冰心小瞧了韦思元的脸皮厚度,也小瞧了那个陈雨琴的智障程度。

    就在桃儿要赶人的时候,陈雨琴忽然冲上前来推开了桃儿,一脚就把桌子给踢翻了。陆小王爷眼疾手快,伸手接住了那一套茶具,随后好像看什么稀罕玩意儿一般盯着陈雨琴。

    简冰心也是愣住了,一时间没缓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就听陈雨琴叉着腰指着简冰心的鼻子骂道:“没想到你这么不要脸,居然在这里勾引男人!难怪你怎么也不肯见思元,还命人多番折辱他。你别以为你找个小白脸就能飞黄腾达了,思元现在已经是大将军,你想巴结也巴结不上。”

    啥?不仅仅是简冰心和陆小王爷,这吉祥居所有人都几乎愣在了当场。

    众人简直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比较好,是该吐槽韦思元已有家室还敢纠缠公主,还是该吐槽居然有人觉得公主还需要巴结一个根本算不上将军的小喽啰实在是可笑至极……

    一句话,槽多无口。

    简冰心也知道,这个陈雨琴是海盗出身没什么文化也没什么教养,但是她未免也太过于没常识了吧!面对这种人,比面对上个位面叶雨萱那种标准白莲花还要累得多啊!

    她一副不知道该怎么说的表情,陆小王爷在旁边却是乐不可支:“不是本王说别人的闲话,这世上既然有人敢穿成这个样子出门,本王与公主光明正大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再者一说,你韦大人都好意思活着呢,公主殿下为什么不能与本王见面?嗯?”

    简冰心心中暗笑,这陆小王爷平常看着脾气是很好,但也绝对不是一个随便能被人欺负的。她仔细看了看陈雨琴身上的衣服,的确是露着胳膊露着腿,还光着一双脚,脖子处也露着一大片,是典型的海边渔女打扮。

    她经历过上个位面虽然不觉得有什么别扭——当然,陈雨琴这身衣服的颜色搭配实在是土到掉渣,简冰心身为一个国际级别的设计师是绝对不能忍受的——但是对于启国的人来说,陈雨琴这幅打扮不止是伤风败俗有碍风化的问题,那简直是大逆不道。

    前番也说过了,韦家的长辈都已经去世,现在当家作主的是韦思元。既然韦思元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合适,那自然也不会有人去说陈雨琴哪里穿的不对。

    但今天被陆小王爷这么一提醒,简冰心忽然想到了一个可以暂时清净一段时间的好办法。

    当下她轻启樱唇,冷声道:“杏儿,你去宫里请两位嬷嬷来,好好教一教韦夫人礼仪两个字该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