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二、摆脱世界规则的方法

    更新时间:2018-10-31 16:56:21本章字数:3076字

    讲道理,以简冰心公主的身份,别说是陈雨琴,就算是要打死韦思元,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可是碍于主角的地位,她现在只能咬着牙跟这两个主角磨。

    偏偏他们两个不仅自我感觉良好,还觉得简冰心是那种“明知道过去的未婚夫是个渣男而且已经有了老婆还得死皮赖脸跟着渣男甘愿为渣男的幸福铺路”的智障。她虽然不知道韦思元到底跟陈雨琴说了什么,居然能让陈雨琴觉得是她对不起韦思元——但是话又说回来了,从韦思元失踪到他回京城中间这么长时间连个消息都没有的人,难道还得搭上别人的一生替他守节不成?别说简冰心什么都没干,就算简冰心跟韦思元按时成婚后找了百八十个面首养在府里,他韦思元也没有任何立场能说一个“不”字。

    这个世界的主角到底是怎么回事?

    简冰心真想把韦思元和陈雨琴送去什么研究所,大脑切片然后好好研究一下他们神奇的脑回路。那边韦思元却已经不咳嗽了,而是异常震惊的看着简冰心:“冰心,你变了,你从前不是这样的……你从前没有这么恶毒冷酷,是不是因为我娶了雨琴所以你生气了才对我这个样子?你放心,不论什么时候我的心里你也是最重要的。我也知道你肯定不愿意做妾,已经跟雨琴都说好,等咱们两个成了亲,你就是当家主母,没有人敢为难你……”

    现在已经不止简冰心受不了,就连陆小王爷也已经是一副见到活体脑残的神情,表情无比抽搐的默默放下了端着的茶盘,冲着自己在楼下的侍卫做了个手势。那侍卫点头领命去了。

    “666……这个世界到底怎么回事……特么的逻辑呢!常识呢!主角的脑子呢!”简冰心无语问系统,无比后悔自己怎么接了这么个隐藏任务,就像掉进了一团漆黑黏稠的烂泥里,甩不掉也离不开,只能每天看这些戏精瞎蹦哒。

    她堂堂一国的公主,居然还需要一个废物点心来许她主母之位?

    话又说回来,区区一个废物一般的存在,凭什么觉得她就非得在他这棵连柴火都不能做的树上吊死?

    一股冰冷而又阴暗的气息从简冰心的身上散发出来,整座吉祥居的温度起码下降了十度。陈雨琴穿的最少,觉得浑身都打起了哆嗦。

    安子安站在楼梯口,注视着简冰心,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这种气息,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

    “666,只要我完成任务,其他的事情都无所谓吧?”简冰心眼帘低垂,掩盖住了一双毫无感情色彩的眼睛,

    【是的宿主,但是因为世界规则的缘故,您不能直接对主角下手,否则会被世界规则毁灭。666提示道。

    “哼……”简冰心冷笑了一声“这样垃圾无理的世界规则,不存在也罢。不过既然现在咱们还处在一穷二白的境地,倒是没必要引起规则的过多注意。这两个人,原本只是打算达成1000点伤害值而已,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当然不会杀他们,但是以他们的性格和智商,把自己害死也是很正常的吧……”

    【宿主如果拿到天云苍羽镜,就可以遮蔽世界规则了。666的提示突然让简冰心觉得如沐春风。

    难怪任务要求拿到这面镜子,只要有了天云苍羽镜,简冰心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对主角动手而不用担心会被世界规则毁灭。

    得知了这个情报,简冰心觉得她的计划需要再调整一下了。

    然后她看见陆小王爷在冲她使眼色,一时间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随后她注意到安子安在楼下提着两个食盒,门外似乎马车也已经备好了,突然明白了什么,冲着陆小王爷做了个军队之中用来表示“撤退”的手势。

    陆小王爷微微颌首,冲着栏杆一指,简冰心觉得这家伙果然很有趣。

    他们的位置在吉祥居二楼靠近栏杆的地方。这里一楼只在周围设座,中间却是空了出来搭了个戏台子,如此一来二楼的座位可以清晰的看到戏台子上表演的内容。

    陆小王爷的意思,是他们现在既然已经被韦思元和陈雨琴给堵住了,干脆也别跟他们废话,直接跑算了。虽然这样好像是有点奇怪,似乎他们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可是在场这么多人呢,又不是都跟这二位一样没脑子,想来不会有什么奇怪的传言。

    当下两个人互相一使眼色,同时跃起,翻过二楼的围栏跳到了一楼中间的戏台子上,陆小王爷在前面开道,简冰心在后面拎着裙子,两个人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先扶着简冰心上了马车,陆小王爷才道:“这都是些什么人啊……实在是……”

    到底是有涵养的人,晃了半天脑袋也没想出几个骂人的词来。简冰心撩开车帘,桃儿杏儿也已经跟了过来,脸上的表情同样也是难以形容。

    现在是出来了,但是再去什么地方倒也是个问题。

    陆小王爷却道:“方才我就已经想好了,我有个师兄在大相国寺里出家,咱们上他那去,正好也跟他讨教一二。”

    “大相国寺……那你这……”简冰心一指车上的食盒,里面肉的味道可是很浓郁的。

    “没事没事,我师兄不持斋戒,咱们这样去他更高兴。”

    大相国寺里不持斋戒的和尚……简冰心一脸的纳闷,但这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当下点头应允,随后又吩咐了桃儿去皇宫给陈雨琴请两位最有经验的嬷嬷来,接着马车调转方向,往大相国寺去了。

    简冰心他们是走了,可光明的主角韦思元和陈雨琴却没走。

    他们两个本来就是到吉祥居用餐的,现在简冰心他们走了,韦思元他们却要继续在这里品尝美食。也不知道他们是哪里来的脸皮可以在这种情况下继续若无其事的用餐的。

    不过酒楼嘛,开门做生意的,来的都是客,也不能把人给轰走,因此给安排了座位,小二端茶倒水递上菜单,两个人选了半天,点了满满一桌子菜。

    吉祥居里的其他客人则是一边窃窃私语,一边对着韦思元和陈雨琴指指点点。不过这二位也不在乎,跟没事人一样,实在是令人对他们的厚脸皮感到无比佩服。反倒是吉祥居掌柜的觉得未来凄惨:这一下子得罪了公主和小王爷,虽然跟他们店没有什么关系,但事情到底是在他们吉祥居里发生的,这万一以后公主和小王爷哪一个把这事想起来了,要收拾他可怎么办?

    掌柜的在这里盘算怎么送礼消灾暂且不提,这边韦思元和陈雨琴已经吃了个肚子滚圆。必须的承认,能在京城这样的地方闯出名声而且经久不衰的馆子,端上来的菜必然都是色香味形俱全的佳品,甚至可以与皇宫里的御厨媲美。

    陈雨琴在海边长大,岛上淡水稀少,平日里吃的多是些什么晒干的咸鱼,晒干的贝类。这些东西若是制作得法自然美味,但岛上对这些并不讲究,再加上比起美味更注重的是长期保存和能够填饱肚子,所以根本没有人在乎味道。

    这样美味可口色彩斑斓形状精致讲究的菜肴,陈雨琴还是第一次吃。她甚至都有些想哭,如果不是遇到了韦思元跟着他离开了海岛,现在恐怕她还在家里吃咸鱼呢,果然韦思元就是她的海神。

    要不怎么说封建迷信的思想要不得呢?陈雨琴满脑子把韦思元当做海神,同时认为自己是被海神选中的圣女一般的存在,她当然看不起公主——什么公主,还不是没有嫁给海神大人吗?

    不知道简冰心会对陈雨琴这种想法有什么感觉,总之不会是什么好的感觉。

    韦思元呢,从前也没什么机会到吉祥居用餐。那时候端木冰心住在宫里,很少能出宫,韦思元自己官职低俸禄少,韦家也不是什么世家大户,他根本去不起吉祥居这样的大馆子。加上他平日里人缘差,别人吃喝都不愿意叫着他一起,韦思元也就只能自己找几家小馆子随便吃几个小菜,大菜他也不舍得吃。

    现如今他活着回来,不仅又得了官职,而且还拥有了韦家,更是有了这么一个随手就能拿出夜明珠的有钱夫人,随时都能吃得起吉祥居,韦思元也感觉他要感动的哭了,果然陈雨琴就是他的幸运女神,自从跟陈雨琴在一起之后,一切事情都如此顺利。

    两个人想到一处,彼此含情脉脉的对视了起来。

    “琴儿……”韦思元对陈雨琴的称呼也更甜蜜了,“待会儿咱们结了账,我带你去湖上赏灯好不好?”

    “好!”陈雨琴笑得嘴角翘起老高,她对坐船不稀罕,但是对花灯,她可是非常感兴趣,当下一拍桌子:“小二,结账!”

    小二急忙上去,满脸是笑:“您二位这一顿拢共花了九百一十两零三分。这三分零头给您去了一共是九百一十两。”

    “好说。”陈雨琴说着把手伸进腰间的荷包里掏银票,但这一伸手她的脸色瞬间变了。

    因为她的荷包居然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