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三、什么叫做不吸取教训

    更新时间:2018-10-31 16:56:21本章字数:3048字

    “琴儿,怎么了?”韦思元觉得不能立刻掏钱有些丢面子,语气中略有些责怪的意味催促道。

    “思元,我的钱袋不见了!”陈雨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又感觉到了韦思元责怪的意思,说话声中不由得带上了哭腔。

    韦思元也是大惊:“钱袋丢了?什么时候的事?”

    他可是一分钱都没有,如果陈雨琴的钱袋丢了,那他们今天在这吉祥居拿不出钱来可就要糟糕了。

    当下他催促道:“快快,好好找找,看看是不是放到别的地方去了。”

    可陈雨琴浑身上下就那么几块布,还能放到哪里去呢?

    韦思元又问道:“什么时候不见的?”

    陈雨琴想了想:“进门的时候还在的。”

    她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冲着店小二冲了上去,一把抓住了小二的衣领子:“我知道了,你们这是家黑店!专门偷客人钱包的是不是!”

    “这位夫人请你冷静一下,根本没有这种事情啊,我们小店素来诚信经营,怎么肯能去偷客人的钱包呢。”小二双手直晃,一个劲的解释。

    但他的解释如果能够说服陈雨琴,简冰心作为这个世界里最大的炮灰就不会在面对陈雨琴的时候感觉束手无策了。简冰心擅长给聪明人挖坑,对手越是聪明她越是能够把他们坑的很惨,但是面对陈雨琴和韦思元这两个极品类的存在时,简冰心的小计策根本派不上用场,因为她的逻辑跟这两个人根本就不在一条线上。

    哪怕简冰心已经明确表现出了对韦思元的深恶痛绝,韦思元居然还能一个劲凑过来说些自以为情深义重的话,这让简冰心说什么好呢?人都丢出去打了几次了,却还是不能传达她的愤怒和厌恶。她大约有些理解端木冰心了,并不是端木冰心缺心眼,而是这个世界的规则就是如此。

    在这个世界,主角是绝对的存在,却又偏偏是这样的不讲道理毫无智商。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主角,所以必须要有一个炮灰被牺牲掉。曾经的端木冰心帮韦思元和陈雨琴摆平了多少事情?最后更是成全了他们一世的名声。

    可是端木冰心做错了什么?

    简冰心为自己过去曾经认为端木冰心是自己作死的想法感到深深的歉意,因为端木冰心只不过是这个毫无道理的世界规则下的受害者,也正是如此她才会产生如此巨大的怨气。

    现在没有了驸马爷这个身份的韦思元却是不能像端木冰心所在的剧情一样做起事来肆无忌惮,仗着端木冰心的身份为所欲为。相反他现在连吃饭都得陈雨琴掏钱。

    不过他好歹比陈雨琴有脑子,知道吉祥居的背后似乎有一个惹不起的人物是东家,因此急忙上去把陈雨琴和店小二给分开,斥责了起来:“琴儿!你看你这是在做什么?哪里有一点为人妇该有的样子!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

    韦思元素来夸陈雨琴这真性情跟那些他从前见过的妖艳贱货不一样,这一次他却责骂了陈雨琴,陈雨琴觉得难以理解,嘴唇向下耷拉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这位小兄弟,实在是对不住,琴儿也是因为钱袋丢了一时着急所以才冲动了些,我这就让人给把饭钱送过来。”

    说到底韦思元也在京里混了那么长时间,知道这种情况下还是先把钱付了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但陈雨琴却不这么想,她毕竟是海盗出身,从小受到的就是烧杀抢掠的教育。

    钱袋丢了,她不去想自己没有把钱袋放好,或者是想办法报官抓住小偷追回财物,而是认定了吉祥居是黑店——因为她的钱袋是在吉祥居里丢的,所以一定是吉祥居的人干的。这不得不说是她从小到大的一种固有思维了,他们那里的人干的可不就是这种“只要你上了我的船就别想平安无事”的勾当吗?

    因此陈雨琴擦干了眼泪,一脚踢翻了凳子:“胡说!这家店明明就是黑店!我可告诉你们,姑奶奶我也不是好惹的!赶紧把我的钱袋交出来,否则我要你们好看!”

    韦思元张了张嘴,没想到陈雨琴居然头一次没听他的话,反而在这里闹起来了。他想起上一次在首饰铺子里陈雨琴弄坏了铺子里的首饰,结果被人追债上门的事情,突然预感到今天这事恐怕也是要大笔出银子才能解决了。

    破天荒头一次,他开始觉得自己的“女神”其实是个只会惹麻烦什么忙也帮不上的讨厌鬼。

    这就是韦思元的本性,对他有利的时候就是女神,一旦对他不利了,就恨不得立刻断绝关系省得自己被牵连进去。

    这个男人不仅极端的自私自利,而且贪生怕死毫无担当和责任心。这样的人居然也会是一个世界的主角,大约这个世界离毁灭也不远了。

    吉祥居的掌柜虽然怕得罪公主和小王爷,但是对韦思元这个档次的,还真没放在眼里。听得楼上闹了起来,又听见陈雨琴一个劲的说这里是黑店,立刻把脸沉了下来,冷声道:“来人,把那两个不知好歹的狂徒给我绑起来!敢在吉祥居闹事,也不打听打听吉祥居背后的东家是谁。”

    一众护院答应一声,手里拿着棍子绳子,呼啦呼啦上了二楼,也不跟韦思元和陈雨琴废话,直接一脚踹到在地,然后拧胳膊拿绳子给捆上了。

    “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韦思元急了,“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还敢动私行吗?!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

    他是真害怕了,从回京开始他就没少挨揍,现在看见被人围着,这些人手里还都拿着腿粗的棍子,说不害怕那根本就是骗人。

    掌柜的闻言冷笑了起来:“王法?你们口口声声污蔑我们吉祥居是黑店,吃了霸王餐赖账不给钱,还敢跟我说王法?我可告诉你,我们吉祥居的东家那可是安庆王爷,当朝皇上的亲叔叔,你有几个脑袋敢来我们吉祥居碰瓷?来人啊,把他们给我吊起来,狠狠地给我打!”

    众护院答应了一声,像拖死猪一样把韦思元和陈雨琴拖到了吉祥居的门口,嘴里塞上抹布,吊在店门口的柱子上,各拿皮鞭棍棒开始揍。

    韦思元立刻疼得哭爹叫妈,陈雨琴也好不到哪去。虽然人家看陈雨琴是个小女孩,手下给留了情,但到底打在身上的是鞭子棍子,那不是说着玩的。

    吉祥居的位置很好,是在京城最繁华的大街中段,这一吊出去打,立刻吸引了无数的人驻足观看。

    有的人眼神好,一眼就认出了韦思元,立刻笑了起来:“这不是‘战功赫赫’的‘韦大将军’吗?这才隔了几天怎么又被人吊在吉祥居门口打了?”

    “哎呦可不是吗?韦大将军的战功又能添上一笔了。”旁边的人立刻也笑了起来。

    有人好奇,凑过去问一个护院:“这位兄弟,到底怎么回事?”

    那护院也是看不惯韦思元的行径,再加上得了掌柜的吩咐,立刻高声道:“诸位诸位,大家看看,这就是在我们吉祥居吃霸王餐的下场。”

    “又跑到吉祥居来吃霸王餐了?韦大将军还真是够厉害的啊!”这话说的可不是什么善意的意思,立刻就有人开始历数韦思元回京之后的“丰功伟绩”。

    “闹市纵马伤人。”

    “一回京就逼着弟弟分家。”这属于老百姓不怎么知道内情,但实际上只要韦思元不同意分家,这家确实也分不了。

    “擅闯公主府被公主发落打板子。”

    “还有他夫人,居然大闹公主殿下的首饰铺子还不想赔偿。”

    围观的众人议论纷纷,把韦思元最近的事迹又好好宣扬了一遍,看着韦思元现在被吊在门口打都是不禁笑了起来,大街上顿时弥漫起快活的空气。

    “那边怎么围了那么多人?”简冰心撩起车帘,这条大街是她回府的必经之路。

    因为不好在大相国寺就待,简冰心很快就告辞了。陆小王爷也陪着她一起,先要送她回府。

    陆小王爷是骑在马上的,坐的高看得请,当下笑道:“是韦思元和他夫人,说是吃了霸王餐,被吊在吉祥居门口打呢。”

    简冰心睁大了眼睛,也顾不得什么仪态身份,掀了车帘站在了车板上,往吉祥居的方向一看,果然是这么一回事,不由得有些吃惊:“这个韦思元还真是倒霉,从他回京之后挨了多少顿揍了?”

    虽然前几次是她给韦思元找的麻烦,但这次可真不是她干的。

    陆小王爷却在旁边笑了起来,笑得像只偷吃了鸡的狐狸:“这个嘛,没有钱付账,当然要被吊起来打了。”

    “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简冰心觉得他意有所指,回头一看,却见陆小王爷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只钱袋,正在得意的晃来晃去。

    这钱袋的款式不像京城中的,看起来也比较土气,上面还有一些奇怪的花纹。

    “这是……”

    “这个,是韦夫人的钱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