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四、这个令人绝望的世界

    更新时间:2018-10-31 16:56:21本章字数:3036字

    韦夫人,那还用问吗,说的当然就是陈雨琴。

    简冰心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再次被刷新了:“小王爷,你为什么……”

    她当然不是觉得陆小王爷做的不对,相反她简直要为这种行为鼓掌喝彩。简冰心只是不明白陆小王爷为什么要这么做。

    随手把钱袋在手上抛了几下,陆小王爷把钱袋丢给了身后的一个侍卫,吩咐道:“去把里面的钱捐给城南的乐善堂。悄悄的,别暴露身份。至于钱袋嘛,找个臭水沟扔了就是。”

    侍卫领命去了。城南的乐善堂是一处收养孤儿的地方,陆小王爷这样做也算是替陈雨琴积德行善。

    随后他用一副毫不在意的语气解释道:“也不为什么,就是看他们两个不顺眼而已。公主殿下不会见怪吧?”

    “这个嘛……”简冰心笑而不语,意思却再明显也没有了:她不仅不见怪而且还觉得做得好。

    左右韦思元被打这种事简冰心已经见过很多次了,因此对看热闹也没什么兴趣,径直回了府。从离开吉祥居之后安子安一直很沉默,直到简冰心下了马车要进府时,他突然低声说了一句:“如果你拿到天云苍羽镜,我就可以把我知道的事情告诉你了。”

    在简冰心想要继续追问的时候,安子安却已经离开了。

    又是这个天云苍羽镜,简冰心心道,看来必须要想办法去攻打古胜国才行,否则她就要一直在这个世界和宛如智障的男女主纠缠下去了。再这样下去她一定会疯的,也许只有拿到天云苍羽镜,才算是任务正式开始。

    回到书房,简冰心取出一张地图仔细思考了起来。

    “666,我突然发现隐藏世界的任务从开始就没有解决男女主这一条,是否是因为天云苍羽镜?”

    【正确。这个世界比较特殊,只有在这里才能拿到天云苍羽镜,但从前很多人却任务失败。

    “很多人?像我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吗?”简冰心有些惊讶了,“隐藏任务失败有什么后果吗?”

    【视情况而定。有的人忍受不了这个世界的男主和女主,在拿到天云苍羽镜之前就对他们下了杀手,导致自己的存在被世界规则彻底泯灭。也有的人只是没有拿到天云苍羽镜,完成了前两项后放弃了任务,还有的发现世界规则的怪异后就放弃了任务……

    “听起来这个天云苍羽镜很难拿到手。我暂且问一句,这个镜子可以带走吗?”

    【可以,天云苍羽镜可以用于系统增强,与系统融合之后本系统就会具有遮蔽世界规则的能力,以后的任务中不需要特别遵照世界规则,宿主可以便宜行事。

    便宜行事,换句话说就是简冰心可以采取任何方法去完成任务,而不需要担心暴露身份或者做了什么事情不小心违反了世界规则。

    天云苍羽镜,必须拿到手!

    “我还有一个问题,这个世界的男女主是否有着极端的好运,不管我现在做什么他们都一定会继续活蹦乱跳?”从韦思元沉船之后唯独他一人获救这件事,简冰心就已经在怀疑会不会是这样的规则了。

    尤其这韦思元,从回京城到现在挨了多少顿揍了,换了旁人早躺床上了,这家伙居然这么快就能到处蹦跶,实在是让简冰心觉得哪里不太对。

    【正解。请宿主小心。

    这还有没有天理了?简冰心强忍住讲脏话的冲动,重新开始思考计划。

    左右现在韦思元又挨了一顿揍,陈雨琴也没好到哪里去,她又可以得几天清闲。

    “对了666,是不是快到了原剧情里古胜国攻打启国的时候了?”

    【是的,宿主。

    “估计也会等到韦思元伤好之后吧?”简冰心现在对这个世界的规则已经很清楚了,一切以主角为中心,一切都为主角服务。

    果不出简冰心所料,原本古胜国的进攻的的确确是拖延到了韦思元伤好之后。

    甚至她觉得古胜国的进攻也是莫名其妙,从国力也好军队实力也好,古胜国怎么看也不能是启国的对手,根本就像是以卵击石,毫无胜算。

    如果是先前,简冰心还会觉得古胜国是不是疯了,现在她已经十分淡定,知道这都是世界规则的运作,一切都是为了成全韦思元光明的未来。

    简冰心已经打定了主意这次的战争她要跟去,但是在了解了世界规则之后她决定放弃最初那个占领古胜国的计划,而是决定化装改扮偷偷的混过去。

    而韦思元也正如原剧情中一样,主动提出去招安出兵必经之路上的一座海岛。当然,他隐瞒了陈雨琴就是出身于那座海岛的事实。

    那座海岛的位置十分关键,在没有拿下之前出兵是很难直取古胜国的。端木彦一直等着韦思元的动作,如今见他果然自己跳出来,心中对他的怀疑更深。

    为了能够给古胜国一个出其不意,端木彦决定先派韦思元率领一只小队去海岛上招安,等拿下了海岛再让大军去岛上驻扎。

    韦思元觉得自己终于受到了重用,自己时来运转了,志得意满的回了府,让陈雨琴给海岛上的海盗头子,也就是陈雨琴的父亲,韦思元的老丈人写了一封信,大体意思就是说现在古胜国和启国之间交战,他要去海岛上招安希望大家配合一下云云。

    前面也已经说了,海盗在京城里也有联络人,这封信就由陈雨琴交给了其中一个负责送出去。

    这毕竟是要去招安了,两边先提前通个气,省得到时候大家打起来多不好。

    但这封信并没有如韦思元所愿送到海盗的手上,简冰心早先盖的那座高塔早就已经竣工了,她只要站在上面,整个韦家都在她眼底下一览无余。

    所以韦思元写信后把信交给陈雨琴的过程,简冰心看的清清楚楚,随后派了安子安隐去身形跟在陈雨琴的身后,又一直跟着送信人出了城,这才动手把送信的人给拿下,信件没收,人证和物证一并带去了皇宫给端木彦过目。

    “早就知道这个韦思元有问题,闹了半天居然还敢私通海盗?!”端木彦觉得自己好像从前小瞧了韦思元,手上青筋暴起显得十分愤怒。

    启国跟海盗的关系当然不好,甚至那些海盗跟古胜国的关系还要好一些。他们经常劫掠启国的商船,有时候还会去沿海的村镇烧杀抢掠,把村民们绑走或是卖掉或是当做奴隶,有时候也许就直接杀了。

    换句话说,韦思元私通海盗,还娶了海盗头子的女儿,这已经跟叛国罪没什么差别了。

    端木彦当即下令把韦思元和陈雨琴给抓起来,严加审讯,派出了一支精锐的禁军前往韦府。简冰心却不觉得这么做会有什么用,反正这个世界规则就是为韦思元服务的,八成还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两个逃过一劫。

    到了这个地步,简冰心已经彻底对这个世界失去了兴趣。

    反正就是主角怎么样都能得到好处,走在路上都有人给送钱的那种,在这种世界保持清醒还有什么意思?

    一切正如她所料,那送信的人被抓之后,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有一个他们的同伙出城去找他捎带一些东西回岛上,正好看见那送信的被抓回了京,被一队士兵押送着。吓得赶紧躲了起来,等人都走光了之后撒丫子去给陈雨琴送信,让他们快跑。

    陈雨琴虽然智商比较迷,但常年做海盗的经验告诉她,这个送信的被抓,对他们一定不是好事,接下来说不定就要来抓他们了。当下就吩咐全员撤退,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金银细软,骑着马逃出了京城,一路向着海边而去。

    等端木彦派人去抓他们的时候,韦思元和陈雨琴早就离开京城有小半个时辰了。

    禁军头领回宫把这件事如实禀报,端木彦气的差点把桌子给掀了。倒不是因为别的,纯属是因为他觉得自己被韦思元给耍了,身为帝王的尊严让他感到无比的愤怒。

    简冰心却是一脸淡然,甚至还亲自给端木彦抵了一盏茶过去:“皇兄,您且消消气儿,生气又有什么用呢?人都已经跑了。”

    端木彦也知道生气并没有什么用,但还是觉得十分窝火,接过茶喝了一口,道:“你现在倒是比以前能沉得住气了,大有长进。”

    “皇兄,瞧您这话说的。谁不愿意一天到晚无忧无虑风花雪月啊。”简冰心放下了茶盏,脸上露出几分忧郁,“只可惜一朝错走一步,差点儿酿下大错,臣妹也不得不成长起来了。”

    端木彦知道她说的是当初绝食的事,不由也叹了口气道:“我原以为你是个傻的,现在看来从前还是那韦思元瞒得太好,以至于连朕也骗了过去。若是当初朕能早点看清他的真面目,也就没有后来这么多糟心事了。”

    简冰心眨眨眼,压低了声音:“皇兄,事情已然发生了再去说什么也是没用了。臣妹倒有一计策,不知皇兄可否一听?”

    “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