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八、就地处决

    更新时间:2018-10-31 16:56:21本章字数:3069字

    事已至此,简冰心已经不打算继续隐瞒安子安的实力。一来可以震慑古胜国的百姓,二来也可以震慑留守的启国士兵。

    她已经懒得跟这些人耗功夫,还是直接用武力镇压比较合适。

    安子安上前,举起巨剑一剑劈下,整栋房子从前院到房顶全都被强大的风劲吹上了天,不知掉到什么地方去了。

    巨狼仰天嚎叫起来,众人好半天才从眼前发生的景象中回过神来,再往屋里看去,一个个气的脸色通红,脖子上青筋暴起,要不是有巨狼和安子安在门口站着,早就冲进去了。

    房间内的光景如今一目了然,十几个光着身子的启国士兵正围着几个赤身的女子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其中有几个女子,看身形分明年纪不大,恐怕也就十一二岁。

    狂风袭击过后,房间里的人也都傻住了,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正一脸茫然的四处张望。

    有人眼尖,一眼看见了门口处骑在马上的简冰心。也不知道是X虫上脑还是昏了头了,不仅不跪拜,竟然还指着简冰心大喊起来:“弟兄们,说起来咱们这公主是启国第一美人。不知道第一美人的滋味如何啊……”

    一边说着,他一边淫笑着向简冰心走过去,一点儿也没有仔细去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甚至都没有怀疑房顶院墙和大门到底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而是像个智障一样开始行动。

    旁边几个人欢呼起来,跳着脚给这个“勇士”鼓劲。

    古胜国的这些百姓也是愣住了,他们没想到这些士兵根本就没把公主放在眼里。不少人开始怀疑起简冰心是否有能力解决现在的问题。

    简冰心压根儿就没打算解决问题,她要做的,是把制造问题的人彻底消灭。她不知道启国的精锐到底是个什么水准,但现在的表现,分明是有世界规则在背后推动。

    只是她现在已经得到了天云苍羽镜,世界规则再如何的不要脸,也对她无可奈何。

    眼见那不长眼的东西咧着嘴晃着赤条条的身子向自己走来,简冰心一语不发,从背上摘下了弓,抽箭搭在弓弦上,对准那玩意下身的一坨就射了出去。

    简冰心也是恨毒了这些为非作歹的垃圾,这一箭,又快又准又狠,那人惨叫了一声,用来传宗接代的玩意竟然被这一箭钉在了地上。

    本来就没了大门和院墙,发生在那人身上的一切,周围的百姓们是看得清清楚楚,在场的雄性生物顿时偶读觉得下半身凉飕飕的,不少人悄悄的往后退了几步,好离简冰心远一点儿。

    见一箭射中,简冰心也不多说话,连抽几只箭,先是射穿了那人的四肢,彻底把他也钉在地上,随后又是几箭连射出去,分别射中了那人的双眼和嘴,就这样那人也还没死,简冰心也没打算这么简单就给他一个痛快。

    在血腥味儿和冷风的刺激下,其他士兵终于回过了神来,看着被钉在地上的那人先是害怕,接着互相看了看,彼此使了个眼色,有几个人也顾不得穿衣服,立刻抓起身边的佩刀,冲着简冰心扑了过去。

    大约他们认为只要杀了简冰心,再把这些围观的百姓干掉,到时候死无对证,还能说是因为古胜国百姓的暴动导致公主被杀,谁也不用背锅。

    只可惜想的是很美好,现实却是钢铁一般的冰冷残忍。还没等简冰心动手,安子安已经示意那头巨狼冲了过去。

    巨狼挥舞着利爪,把最前面的两个人给拍飞了出去。眼瞅着他们的身体已经被这一爪子给撕裂,露出了里面的内脏,明显是活不成了。简冰心却毫不犹豫又是几箭射出。她这次用上了全力,那被打飞的两个人不仅四肢被箭矢穿透,更是被牢牢钉在了后方仅存的墙壁上。

    剩下的几个人,有被巨狼咬碎脑袋的,有被巨狼切成两半的,眨眼间就全灭。

    还有几个人刚才并没有冲出来,现在看到巨狼凶悍,简冰心箭法如神,才知道他们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一个个顿时软了身子摊在地上,连连冲着简冰心磕头。

    “请公主恕罪!”

    “请公主饶命!”

    简冰心端坐在马上,冷冷瞧着这几个人的表演,举起了弓箭:“当初你们抢走人家女儿的时候,他们是不是也是这样求你们的?”

    说着,又是几箭射出,把头前跪着的那个人身躯穿透,使他永远都只能保持磕头求饶的姿势。

    剩下的几个人都傻了。有个人到底还是不服气简冰心,突然跳起来直着腰大喊道:“就算你是公主,也没有权利对我们进行处置!只有我们的……”

    话还没说完,就被简冰心用箭射穿了喉咙。随后也钉在了墙上。

    她垂下双手,一脸认真的说道:“我不是以公主的身份对你们军法处置,我是以启国公主的身份,替启国铲除不配活着的败类。”

    剩下的最后几个人已经没了动静,是安子安召唤出了风刃,将他们削成了人棍,尸体倒在地上。

    简冰心看了看房间里那些早就已经不成人样的女孩子,回头冲着身后的古胜国百姓道:“都是谁家的孩子,快去看看。”

    那些人先是有些害怕,但见简冰心也好巨狼也好都已经退到了一边,到底还是关心自家孩子的心情占了上风,开始是一个,后来是一群,全都冲进了屋子里,找到自己家的孩子,一家人抱头痛哭。

    简冰心正打算让他们带着这些女孩子先走,回去瞧瞧大夫先治治身上的伤,人群外传来一阵马蹄声响,有一人高喝道:“就算是公主也没有权力处置我手下的士兵!你往哪里走——!”

    “我没走,就在这等着你们这些垃圾呢。”简冰心低声自语,从腰间抽出了一柄软剑提在手中。

    那些古胜国的百姓也停下了脚步,不敢离开只剩半截的房子。

    不多时说话的人已经到了简冰心面前,是个骁骑校,简冰心隐约记得好像姓黄,好像叫黄佑。

    黄佑到了近前,发现已经是死尸遍地,死的全是他手底下的人,当时暴怒了起来:“公主,谁给你随意屠杀我启国将士的权力!莫非你是要帮着古胜国,投靠敌人造反不成!”

    “呵,黄大人,你手底下的人都举着刀想杀我了,这都不是造反。反倒是我为了自保杀了几个微不足道的败类,在你这里就成了通敌……你还真是敌人派来的救兵啊。”简冰心冷笑了一声,知道跟这个黄佑也是没什么话可说的,握紧了手中的软剑,随时都准备一剑刺出去。

    果不其然,黄佑立刻露出了一副恶心的嘴脸:“弟兄们辛苦了这么些日子想乐呵乐呵,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几个古胜国的女子吗?现在他们是启国的阶下囚,对待敌人这么做有什么不对?我倒是不知道公主你到底是启国的公主,还是古胜国的公主,怎么处处都向着古胜国?”

    “强行洗白,颠倒是非,还要用规矩和爱国来压人……一般这么说的人,都是不占理的。”简冰心手中的长剑挽了个剑花,二话不说冲着黄佑就刺了过去。

    黄佑大喊一声,向后一倒躲开了这一剑,冲着他带来的人吼道:“给我杀了她!公主疯了!咱们给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说着,一群人喊叫着,冲向了简冰心。

    简冰心微微摇头,这些人根本就不值得她一打。随后她冲着安子安使了个眼色,安子安又是一剑扫出,数不清的风刃将这些家伙砍成了肉馅。

    “这些东西扔在这里有碍市容吧?你的狼吃吗?”简冰心皱眉看了看满地的碎肉鲜血,觉得有些反胃。

    安子安立刻拒绝:“这么难吃的东西吃了会坏肚子,还是直接清理掉吧。”

    说着,他又招来一阵狂风,卷起这一地的狼藉不知去了哪里。

    古胜国人们愣愣的看着简冰心,到现在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个启国的公主到底为什么要窝里反。

    简冰心却从马上跳了下来,环顾四周之后,冲着受害者的方向跪了下来。

    “端木冰心御下无方,才致使出现这等事情,我知道就算可以赔偿金银,治好身体上的伤,但是对你们心灵上的伤害却是没办法治愈的。千错万错都是我一个人的错,还希望你们不要因此认为启国人都是这样的……”

    说着,她举起了软剑,冲着自己的头部就是一剑扫过。

    一头青丝被斩为两截,简冰心举起砍下的头发朗声道:“我有大仇未报,暂且割发代头,待大仇得报之日你们若是想要找我寻仇,我不会有丝毫怨言!”

    古胜国百姓全都惊呆了,且不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简冰心砍断了头发跟自杀也就差那么一点儿而已,单说她说的这番话,就让人颇为动容。

    一国的公主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已经很让人惊讶。更何况古胜国的百姓也都已经看出来,那些士兵压根儿就没把这个公主放在眼里,要不是简冰心身怀绝技又有护卫随身,估计也要遭到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