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海战

    更新时间:2018-10-31 16:56:21本章字数:3046字

    简冰心强忍住了吐槽“天命大将军”这个称号的冲动,说实话听起来有点儿像公鸡的名字。

    但是她不得不承认,这个名字还真是挺贴切的——他和陈雨琴可不就是天命所在吗?

    安子安又说起岛上的状况,简冰心开始觉得事情不像是她一开始想的那么简单。她之所以提出炮轰海岛的计划,是因为觉得海盗本就是乌合之众,也没有什么强力的武器,海岛作为一个目标又不会跑,最重要的是海盗们的指挥官是著名饭桶韦思元,所以才觉得直接炮轰比较好。

    现在听安子安说起岛上的情况,她才知道情况跟她想的完全不一样。

    首先岛上的防御工事建的就比简冰心预想的要坚固许多,里三层外三层,时刻都有人盯着海面上的动静,一时也不敢松懈。

    其次就是岛上的物资,竟然足够他们支撑一年的,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弄来这么多东西。

    而海盗们也每天都在进行军事化训练,根本就不是什么乌合之众。就连武器也十分精良,船上都配备了大炮,整体上看起来比官军的装备也差不到哪里去。

    “这不科学!”简冰心这个本身就不科学的存在实在是难以置信,“他们是从哪里弄来这么多东西的?别的不说,一年多的粮食,开什么玩笑!”

    然而事情还不仅仅是如此。

    韦思元的军事才能也蹭——的涨了一大截,那排兵布阵说的头头是道,井井有条,简直是达到了运筹帷幄的境界。

    那些古胜国的败军和海盗们都对他无比敬佩,言听计从,全岛上下军纪严明,秩序井然。

    “所以你的意思是……想要拿下本岛其实很难……”简冰心觉得这个世界简直是不可理喻到了极点,开挂也不是这么开的,这不是强行修改数据吗!

    安子安对此也很无奈:“成败只在此一举,想必世界规则的意志也是这么想的。”

    “既然如此,咱们得抓紧时间动手,让他们岛上内部先乱起来。”简冰心说着,指了指后厨里正忙来忙去的下人们道,“看样子是要吃午饭了,咱们待会儿跟上这些人,看他们哪个是去给陈雨琴送饭的,先把陈雨琴给……”

    她做了一个抓的手势,安子安点头。

    毕竟陈雨琴的实力不足智商有限,简冰心觉得就算她也一样开了挂,只怕也不会聪明到哪里去。

    正想要让666查一下陈雨琴的房间在哪里好方便他们跟上,就见一个小丫鬟跑了过来催促道:“快点儿快点儿,小姐想吃的扣肉还没做好吗?”

    简冰心一挑眉:小姐?八成是指陈雨琴了。

    “好了好了。这就送过去。”厨师边说着,边倒出了一盘扣肉交给小丫鬟。小丫鬟把扣肉放进食盒,拎着裙子蹬蹬蹬跑走了。

    简冰心俯身,悄悄跟在了小丫鬟的身后。

    海岛上果然守备森严,简冰心若不是从海岛后面陡峭之处爬上来的,还真不一定能混进来。

    幸好她这一次出来的时候,考虑到是隐秘行动,准备了一堆秘药一类的东西,现在正好派上用场。那小丫鬟脚步沉重,明显不会武功,简冰心冲安子安使个眼色,安子安会意,卷起一阵风,小丫鬟迷了眼睛,放下食盒去揉。简冰心趁机打开食盒的盖子,倒了三包秘药进去。

    悄悄跟着小丫鬟一路进了后宅,简冰心侧身躲在了假山石后面,然后趁人不备窜上了一棵大树,向房间里张望。

    屋里的人果然是陈雨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了天云苍羽镜的关系,现在简冰心可以清晰的看到陈雨琴的周围似乎缠绕着一股气流。

    “小姐,您要的扣肉来了。”

    陈雨琴看起来比之前要胖一些了,脸色也红润了许多,总之从外表上看她过得相当不错。见扣肉来了,也不等其他的菜齐,先吃了一大筷子。

    不知道是她特别爱吃扣肉还是扣肉特别好吃,总之陈雨琴吃的飞快,三下五除二就把扣肉一扫而空,抹着嘴对小丫鬟道:“你再去给我拿一盘子来。”

    “可是小姐……”小丫鬟想说她吃得太多了,但陈雨琴却一瞪眼:

    “快去!”

    小丫鬟没办法,提着食盒又走了。

    嗯?陈雨琴以前这么能吃吗?简冰心觉得有点儿奇怪,因为陈雨琴吃的实在是太多了。从以前的剧情来看她可没这么能吃啊。就在简冰心奇怪的时候,陈雨琴拿起一杯水喝了一口,然后一头栽倒在了桌子上。

    不用问,迷药发作了。

    简冰心跳下树,所幸陈雨琴的院子里没什么人,她很顺利的就把陈雨琴用被给卷上,被在身上,飞快的离开了。

    这可是宝贝人质,不能放跑了。

    为了以防万一,简冰心打算让安子安在海岛背后看着陈雨琴,她去放火。安子安自然不能同意,于是两个人只能换过来,安子安去本岛放火,简冰心在海岸线上挖陷阱。

    陷阱不需要太多,但也要有几个。简冰心挖了几个之后,岛上已经看见了火光。她回头望向海面,问666启国船队的所在。

    【现在已经到了本岛前面三千米处。666回答。

    时间上刚刚好,简冰心把陈雨琴丢进自己的小船里,跳到了船上。

    安子安也很快回来上了船,随后招来了一阵的狂风,把岛上的火势吹得更大了些。

    等看到岛上火光冲天,火势蔓延已经到了无法可救的地步,简冰心才调转了船头,前往启国的船队本队。

    虽然是如此,简冰心却还是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

    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而且是对她很不利的事情,但她毕竟不会未卜先知,所以也不清楚到底会是什么事情,只得在心里提高警惕。

    就在她的小船距离启国本国船队还有那么几百米的时候,启国已经开始了对海岛的炮轰,一颗颗炮弹飞射出去,落在岛上,不仅加剧了火势,更是让海盗们死伤惨重。

    一切进行的十分顺利,照理说应该放心了,可简冰心总觉得还是哪里不对。

    已经有人看见了她的小船,刚想攻击,简冰心让安子安扛着陈雨琴先走,她自己施展出轻功,也上了船,这时候众人才看清闹了半天竟然是公主。

    这船上负责指挥的曲将军是认识简冰心的,看她上了船,急忙让手下都到旁边站着,先是见过公主,这才十分无奈的看向她:“公主殿下,您怎么有偷跑出来了。”

    简冰心示意安子安把陈雨琴丢在船板上,道:“主意是我出的,我当然应该来看看了。”

    说着,她踢了陈雨琴一脚:“这可是大宝贝,赶紧叫人捆起来然后绑到显眼的地方去。”

    曲将军一脸的莫名其妙:“什么东西?”

    “韦思元的夫人呗。”简冰心说着扯开了被子,昏迷不醒的陈雨琴从里面滚了出来。

    曲将军也觉得这人质不错,当下把陈雨琴五花大绑,捆在了一根柱子上,放在了船头的位置。

    那边海盗们也已经准备好了战船与启国船队战在了一处,不过到底因为措手不及,再加上岛上起了大火,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启国的士兵们越战越勇,杀得海盗节节败退。

    就在这么个时候,晴天一声雷炸响,紧接着,铜钱大小的雨滴夹着石头般的冰雹从天而降。

    简冰心现在终于知道她到底是为什么一直心里不踏实了,原来在这里等着她!

    而此时,韦思元的主船驶出了港口,他站在船头大喊道:“天佑我等!天佑我等!冲啊——!”

    “冲啊——”

    海盗们纷纷响应,舍了自己的船只,用尽办法爬上启国的战船,与船上的士兵战在了一处。

    “真是不要脸……”简冰心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抢过一柄钢刀,纵身跃上了船头,举起钢刀架在陈雨琴的脖子上,冲着曲将军喊了一声:“接点儿雨水把她弄醒。”

    雨水本就下的密集,陈雨琴已经处于半醒不醒的状态,又被从头到脚浇了一桶水之后,整个人算是清醒了。

    她疑惑的向四周看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简冰心现在也是处于理智崩溃的边缘了,你说斗智斗勇,行,大家都按规矩来,输也输的痛快。但是你们这个世界外挂开的未免太过分了吧!哪里有这样的?这还让不让人正经做点事了?

    她把刀又往里推了几寸,冲周围人吩咐:“给我大声喊。就说韦思元的夫人在咱们手上,让他们停止攻击,否则就撕票。”

    “公主您这话听起来倒像是海盗……”

    简冰心瞪了曲将军一眼:“哪那么多废话,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给我喊!”

    这边就喊上了:“哎——韦思元你看看这是谁!你要是再不停手我们可就撕票啦——”

    喊了好几声,韦思元也听见了,虽然有雨水阻碍但他一眼看了个清楚:绑在柱子上脖子上驾着刀的,可不就是他的亲亲小琴儿吗!

    旁边站着的那个拿刀的人倒是看不清样子,只是觉得眼熟。

    韦思元急忙大喊:“全体听令!都给我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