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祭祀眼中看到的未来

    更新时间:2018-10-31 16:56:22本章字数:2085字

    既然是魔法世界,那么这个世界里的人会魔法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魔族与人类进行了长达上千年的战争,虽然简冰心没找到战争的原因,不过“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大约是没错的。

    跟人类相比魔族还占了点儿好处:他们身强体壮,既是很好的法师,又是很好的战士。而且他们还可以控制动物,又不畏惧瘴气,受伤之后也可以很快恢复。

    从这些方面来看魔族的确比人类强许多,事实上魔族也确实一直占据了上风。但魔族却没能够统治全世界,因为几百年前人类中出现了一个伟大的魔法师,他带领人们取得了不少胜利,后来甚至跟魔族签订了互不侵犯的条约。

    于是魔族和人类之间的战争停止了下来,大家休养生息,只是根据简冰心的了解,人类大约是会一直寻求进步的,虽然不知道要过多少年他们才能打败魔族,但是只要他们没有倒退,那这一天总是会来的。

    简冰心这次的任务对象,一个名叫哈娜亚的女魔族,跟她的看法是一样的。

    哈娜亚是一个罕见的月光猫人——魔族大部分都是半人半兽,大体外表是人类的样子只是会有兽类的耳朵、尾巴或者爪子什么的,他们也可以完全变成动物的样子。

    月光猫人有着如同月光般的双眼和深蓝色的皮毛,当然,在半人半兽形态下她的皮肤不是深蓝色的。

    这种猫人的数量极其稀少,而且很难繁衍。他们有着特殊的能力:可以预言将要发生的事情。

    因为这样的能力,所以月光猫人对魔族王室来说极为珍贵,因为他们可以预言战况,预知人类的计划,因此月光猫人都是生活在魔族的王宫里,被严密保护着,基本只有魔族的王族和最核心的长老大臣们才能见到。

    哈娜亚是王宫里最后一个月光猫人,战争结束后大部分月光猫人都离开了。哈娜亚的母亲跟先代王妃之间的感情深厚,因此留了下来。

    但是因为在战争中经常消耗过度的魔力,再加上预言的力量对月光猫人来说也是一种极大的负担,哈娜亚的母亲早早去世,先代王妃便收养了哈娜亚,并且禁止她动用预言的能力。

    哈娜亚跟这一代的魔王塔伦从小一起长大,就像真正的姐弟一样,两个人感情很好。

    先代魔王去世后塔伦成了魔王,后来先代王妃也去世,哈娜亚选择成为魔族的祭祀而留在了王宫,她觉得自己虽然不是塔伦的亲姐姐,但是有义务留在这里保护他。

    塔伦天赋很高,魔力也比一般的魔族要充沛,再加上他很聪明,从登基之后一直都是一个很称职的魔王。

    直到有一天,塔伦外出时捡回了一个叫托帕石的人类女孩子,事情开始发生变化。

    塔伦开始对托帕石着迷,甚至为了安慰托帕石冷静下来而缺席了议事。这样的事情其他的魔族当然不会答应:那可是个人类!是魔族的仇人!人类总是想要把魔族从这个世界上消灭掉。魔族的寿命都很长,这些长老和大臣们都是参加过那场战争的,他们可不会忘记在战争中人类都干了什么。

    这是世仇,不仅仅是种族的问题。

    托帕石最初十分恐惧,因为她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魔族都是吃人的怪物。但是后来对着塔伦对她的安慰和维护,她渐渐冷静了下来,开始试着在王宫生活。

    哈娜亚最初接触到托帕石的时候,感觉她的笑容十分明媚可爱,就像是魔族少见的阳光——魔族生活的地方阳光并不太充足。

    而托帕石也对哈娜亚表现出了善意,教她做人类的点心,告诉她外面的人类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哈娜亚开始觉得她跟托帕石是朋友,并且帮助托帕石解决了几个刁难她的魔族。

    可是后来有些事情不对了,塔伦居然提出要立哈娜亚为王妃。

    如果塔伦是个普通魔族,哪怕他只是个贵族,这都没关系。但塔伦是魔王,一个魔王怎么能有一个人类的王妃?魔王要保持纯净的血统,而且一个人类的王妃,这会让魔族们恐慌。

    长老、大臣、权贵们都在极力反对,甚至表示要杀了托帕石,但塔伦却坚持如此,并且当场杀死了一个要对托帕石不利的反对者。

    哈娜亚也觉得长老们的反应太过激动,因此她决定用一下自己的预言能力,她认为托帕石那样心地善良那样阳光,跟塔伦结婚之后一定会过得很好。

    然而预言的场景却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

    哈娜亚看见的未来只有一片废墟和遍地的尸体,以及沦为了人类奴隶,被追杀被虐打的魔族。

    月光猫人的预言是绝对不会有错的,如果塔伦真的跟托帕石结婚,那么魔族将会灭亡。哈娜亚对人类没什么偏见,但她更不想让自己的种族灭亡。因此她去找了塔伦,告诉他自己看到的未来,她以为塔伦会相信她,毕竟她只是劝塔伦不要让托帕石做他的王妃,并没有反对他们两个结合——魔王有几个妾室是很正常的。

    哈娜亚看见了魔族的未来,却没有看见自己的。

    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当塔伦听到她说的未来之后,居然会面目狰狞的要对她下杀手。

    而托帕石则是在旁边泪眼婆娑:“哦哈娜亚,我还以为我们是朋友,你会支持我和塔伦。”

    “我当然支持,只是你不可以做他的王妃……”哈娜亚试图解释,但托帕石却别过了脸去。

    塔伦对着哈娜亚露出厌恶的表情:“哈娜亚,我一直把你当做的我最亲爱的姐姐。我以为你会理解我的决定,但是现在看来我错了,托帕石是对的。”

    “什么?”哈娜亚完全被弄糊涂了,她想去看托帕石,但托帕石却只给了她一个背影。

    “托帕石早就告诉我要小心你,因为她知道你也想要做我的王妃。她提醒我你一定会阻止我跟她的结合,现在,事实证明,托帕石是对的。”塔伦挥了挥手,“我不想亲自杀你,你就去永恒冰原自生自灭吧。”

    “我没……”

    哈娜亚没有机会说完她的话,她再也没有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