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罢工了?

    更新时间:2018-11-29 16:50:50本章字数:2823字

    天幕垂下,巨山巍峨,一串火把由远及近,山中孤村沸腾起来。

    “回来了!爷爷,李天他们回来了!”

    汶河村口,焦急等待的人群总算是放下了担心,一位身材曼妙,穿着白狐皮的少女,仿佛一位下凡的调皮仙子,欢呼了一声,雀跃地奔向晚归猎人们。

    “腾神庇护!”

    满脸褶皱,脸如树皮的洪伯虔诚地对着村口一块一人高的大石叩头,这才起身,望向村口那些晚归的儿郎。

    “天哥,你回来了!”

    “小曼,等急了吧?”

    李天招呼着大壮泥鳅等人将收获的一头水牛般大小的野鹿抬进村子,微笑着朝着小曼点头。

    “哇,这么大一头鹿,足够族人几天的肉食了!”

    见到大壮等人抬着的这头野鹿,小曼心中悬着的石头也落地了,并且没有出现重大的死伤。有了这样的收获,李天就能在族里安身立命了。

    身后,洪伯拄着拐杖走来,满意的点头。

    “年轻人,你的伤不碍事吧?”

    见李天胳膊被划破,洪伯关切的问道。

    “擦破了点皮,不碍事的。”

    “咦,你们的工具呢?”见众人均是赤手而归,洪伯皱眉。

    李天闻言摇头,一脸苦闷。

    回想方才的虎口夺食,不由得心中发苦。

    这蛮荒大地随便一只动物,哪儿是什么寻常野兽,分明就是一头头怪兽嘛!个头大,一身蛮力不说,连一身的皮毛都如钢针铁鬃一般,一般武器极难伤到他们。

    一旁的村名,连说带比地讲了一番,都在感激李天。

    洪伯闻言一惊:“你们去了深山?!”

    见李天点头,洪伯大急:“谁让你们去深山的?那里可是……”

    “洪伯,山林外围的野兽因为那场山火都被吓跑了,要是不深入,打不到猎物大家都要饿肚子”闻言,李天却是叹道:“就算我们这次冒险深入,也差点空手而归。还是运气好遇到一头猛虎猎食,我们才虎口夺食……”

    “你们还抢了猛虎的猎物?!”

    “洪伯,全靠李天引走了猛虎,还差点受伤。我们工具太差,实力又不够!”

    猎人们神情黯然,相比起那些纵横山林的蛮荒野兽,他们还是处于下风。

    李天叹气,一脸憧憬道:“如果我能修炼,像那些仙人一样就好了……”

    闻言,洪伯只是叹息一声,带猎人们来到那大石前,跪倒在地,双手合十:“感谢腾神保佑!”

    随后众人起身,伸出手放在大石上,一边唱喏着最原始的祷告,围绕大石转圈,接受腾神的祝福。

    这是汶河族最古老的习俗,祭祀巫神之礼。在这个蛮荒大地上像汶河族这样的无数村落,就是一个个独立的部落,其他也有这个习俗。

    村子里今夜会很热闹,烤肉的篝火,最古老的舞蹈……

    李天找了个借口回家紧闭院门,确认无人之后,这才将门口一块大石头搬进屋子,随后在地上画出了一柄长枪的模样。

    “在地上画还是粗糙了一点。”

    随后,李天从怀中摸出一块生有铜锈的六角铜镜,古朴无比,上面缀着奇异的符文,迎着一缕初月光芒,镜面反射强光,照在了大石上,另外一面,则是背对地上长枪的画像。

    下一刻,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六角铜镜开始剧烈的颤动,发出强烈的氤氲宝光,整个屋内都被照亮,大石倏的一声消失不见,随后便听得当啷声响,再看时,地上竟然出现一柄石质长枪,和方才李天所画之物一模一样!

    “成了!”

    李天大喜,弯腰抓起石枪,呼呼地耍了几下,却是叹息着摇头。

    “手感不错,但是品相差了点,而且外形设计也不够精密……”

    李天叹息一声虽然自己手持重宝,然而铜镜炼化之物却很难称心如意。他猜测,这多半和自己使用的材料有关。

    不过虽然是石质的长枪,却也比之前的木质长枪好了不知多少倍若是以此物狩猎,收获一定会更多。

    之后,李天马不停蹄,又从外面搬进来几块石头,依次在地上刻画图形,如法炮制的制作了六把不同模样的兵器。

    将这些兵器收好之后,李天坐在地上呼呼地喘气,六角铜镜虽然可以随自己的心意制作兵器,但是却非常耗费体力和心神,一番折腾之后,李天颇感疲惫。

    “如果在纸上画出精美的兵器外形,再找来铁矿石,就能打造出来铁器了。”

    看着打造好的弓箭长枪等物,李天有些不满,他一直想要锻造几把弓弩,但是却苦于无法寻找到合适的材料,不然,狩猎不至于如此艰难。

    “如果是在现代社会,我弄一堆纸,就可以造出无数钱币……”

    李天摇头,将铜镜抱在怀中,沉沉的睡了过去。

    就在他刚刚睡去之际,铜镜发出一道金光,将李天笼罩起来,而后金光一闪而没,消失不见,而铜镜则是化作一块六角胎记,印在了李天的胸口处。

    睡梦中的李天全然不知这一切,疲惫不堪的他梦到了很多东西,废弃的宫殿,塌陷的苍穹,甚至还有折翼的天使,滴血的残剑……

    “十次穿越,乌七八糟……”

    直到被一个无头骷髅一剑砍下,李天才从睡梦中惊醒,满头大汗的他坐在床上不住的摇头,回想过往的九次穿越,心中依旧惴惴不安。

    从民国到明清,再到唐宋两汉,直到先秦,每穿越一次,时间轴都会往前推进不知多少岁月,直到这次,一下子来到了传说中像极了洪荒的年代!

    李天苦笑着摸索床边,每次穿越,陪着他的,除了自己的记忆,便是那么六角铜镜……

    “铜镜呢?!”

    李天大惊,私下搜索才发现胸口处铜镜的印记,这让他惊讶不已。

    “尼玛,这是罢工的节奏吗?!”

    不管李天如何呼喊,揉搓,铜镜都没有再出现,反而传来一阵阵奇怪的波动,如同自己饿肚子了一样。

    “莫非,你也饿了?”

    李天起身,看着刚刚升起的那轮残月,蛮荒大地的月远比自己熟悉的要大,据说是一颗混沌开辟时就存在的太阴星。

    残月新起,暮色当空,远处蛮荒大山中传来震天一般的兽吼,也不知是何等的蛮荒凶兽,再想到白日里那头凶猛的老虎,死里逃生的恐惧感,联想到猎户口中那些飞天遁地的仙人,还有部落巫神的神奇力量,心中再次坚定了修炼的决心:“只有努力修炼变成强者,才能超脱生死。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不被人和猛兽杀死,也会被饿死,相比长生,如何在这个时代活下去是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天哥!”

    就在李天感慨蛮荒生存不易,连活命都很艰难的时候,一个清灵的声音响起,却是洪伯的孙女小曼来了,敲开院门拉着李天往外走:“吃饭了!”

    “这次我要吃掉一整条大腿!”

    “爷爷说了,你是今天捕猎的功臣,管够!”

    李天闻言,摸摸小曼的头,如瀑长发用一根布带随意地束拢起来,小丫头的手指头还不安分的挠着自己手心,不时发出轻笑:“大家今晚都有肉吃了,真好。辛苦天哥。”

    “嘿嘿,应该的。”李天心头欢喜。小曼身上有一种纯天然的美,仿佛山中走出的女神,充满了活力,有钟灵毓秀之美。

    他不禁憧憬着,以后的日子,如果能一边修炼仙家功法,一边有这小丫头陪伴,那种日子想想都美极了。

    如果是穿越之前的自己,怕是做梦都不敢想这样的齐人之福。。

    一顿狼吞虎咽吃饱之后,李天借着上厕所的机会尝试召唤出铜镜,结果铜镜依然纹丝不动……

    “天哥?”

    听到小曼的呼喊,李天转身出来:“怎么了?”

    “爷爷有事找你!”

    “来了!”

    李天狐疑,大步走进洪伯的房间。

    “小曼,你出去吧,我和李天单独说几句话。”

    “什么事情,这么神秘,居然连小曼都瞒着?”见小曼离开,李天狐疑地问道。

    “自然是你最关心的事情!”

    “不会是想把小曼嫁给我吧……”李天闻言心里暗道,真要是这样,自己是该答应呢,还是答应呢。

    洪伯也不管眼前这小子胡思乱想什么,伸手从床铺下摸出一张羊皮,小心翼翼的展开,放在桌子上。

    “这是什么?”

    “修炼的心法!”

    “啊?!”李天闻言大惊,一把抓过羊皮,仔细翻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