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交易

    更新时间:2018-10-31 16:50:11本章字数:2777字

    静谧的酒店走廊上,林溪音站在总统套房的门前,拳头攥紧又松开,不知重复了几次。

    脑海中反复回荡着那个女人的声音,“搞定他,你妈妈就有救了。”

    她咬唇,缓慢地推开了眼前的这扇门。

    屋内漆黑一片,只有空气中浮动着酒精的气息,她知道,她的目标就在那间卧室里。

    几乎颤抖着双腿,才轻手轻脚地摸索到床边,借着微黄的灯光,她抬手抚上对方脸颊。

    坚毅清晰的轮廓,棱角分明,手上炙热的触感灼烧着林溪音的指尖。手指掠过他饱满的额头,挺直的鼻翼,淡薄的唇角,缓缓向下,停在了他因为醉酒而微微滚动的喉结上。

    林溪音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脸上的骤然升起的温度,她羞怯地收手,却被人一把反握住,吓得惊叫了一声,再想挣脱,已成了徒劳。

    男人握着她的手,放在心口间,双眼迷醉而温柔地看着她,嘴里口齿不清地喊着一个名字。

    林溪音只听到了一个‘文’字。

    她还在犹豫,可猛然间想起了妈妈。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退缩的余地,想到这儿,她便不再恐惧了。空出的那只手,颤抖着解开了他的衣服,接着二人便到了销魂时刻。

    可林溪音自始至终紧咬唇瓣,承受着男人带来的一切,任由眼眶里的泪水安静地滑落。

    她的目的达到了。

    良久,直到确认对方沉沉睡去,林溪音才推开他,忍着全身的酸痛,从床上爬起来。快速穿好衣服,头也不回地跑出了房间。

    她踩着走廊上厚实的地毯,静悄悄地冲进了电梯里。

    只是她并没有看到,在她身后,一个面容精致的女人,裹着被单,走进了那扇房门。

    时间一晃而过,八个月后。

    林溪音扶着楼梯扶手,从楼上吃力地走到了大厅,她走到李阿姨身旁,语气里满是哀求,“李阿姨,我已经八个月没有出门了,我求求你,让我出去一次吧,让我见见我妈妈吧。”

    佣人拿起毛巾擦干了手上的水渍,盯着她高高隆起的肚子,皱眉说道,“林小姐,真的不行,你不能出去。”

    林溪音失望地垂下眼眸,眼底只剩黯然。

    “要不……”李阿姨眼底闪过一丝精光,继而‘好心’地提出了建议,“要不你到我房间里玩会儿电脑解解闷,怎么样?”

    “真的吗?谢谢李阿姨。”林溪音连声道谢,又缓慢地向挪步东侧客房走去。

    这栋房子与世隔绝,没有任何能与外界联系的工具,只有李阿姨房间里有台电脑。

    最近胎动频繁,肚子里的小家伙不分日夜,搅得她一刻不得安生,林溪音一手撑在腰后,一手轻放在肚子上,轻轻地抚摸着这个小生命。

    产期将至,她也越发期待孩子的到来了,可有多期待就有多不舍。

    但,她知道只有生下这个孩子,才能就救自己的妈妈。

    从做出选择的那一刻,就注定了结局。

    走到李阿姨房间后,林溪音赶忙打开电脑,想上网看看关于妈妈宋燕蓉的消息,网页刚刚打开,滚动播放的今日头条,指尖轻颤地点开了视频,新闻上的内容已让她周身一凉。

    “轰动A市的投毒报复案,案件嫌疑人苏某今日被判无期徒刑,然而受害人身份依旧成迷……”

    镜头始终无声地停在宋燕蓉的脸上,画面上的女人行销骨瘦、面容憔悴,林溪音简直不能将这个形象与昔日的母亲画上等号。

    轰的一声,气血上涌,像是在脑子里炸开了花,震得她头疼欲裂。

    怎么会是这样?

    她亲眼看着妈妈从监狱里走出来,才答应了这个可笑的交易,可如今,却换来妈妈被判无期的结果?

    怎么会……

    她低头看着高耸的肚子,狠命地摇了摇头,连忙站起身来,不管不顾地冲进了客厅,一把抓住李阿姨的手,“阿姨,帮我联系她!我要见她,我求你了,求求你了……”

    她们明明说好了只要生下这个孩子,就可以换来宋燕蓉的平安,明明都说好了的。

    李阿姨冷冷地甩开了林溪音的手,嫌恶地冷哼一声,才开口说道,“抱歉,林小姐的雇主我也联系不上。”

    “不可能的,不可能!”她撑着最后一丝力气,声泪俱下地质问。

    “我真的不知道你的雇主是哪位!”

    林溪音被妇人大力地掀翻在地,下身的钝痛袭向周身,她有种不好的预感。立即感觉到一股热流从身下涌出,眼看着纯色的衣裙也逐渐被鲜血浸染。

    裙子上的血迹,颜色越来越深,范围越来越大……

    她的意识也逐渐模糊。

    林溪音再次醒来,已经是在产房里了,她隐忍着发力,脸色苍白,汗水浸湿了额前的碎发,纤细的十指死死地攥着床单。

    “再用力一点!再用力!”医生盯着仪器上的光线,转头对林溪音说,“婴儿胎心下降,请你再用力一点!不要害怕,也不要顾忌什么,你可以大声叫出来。”

    下身剧烈地疼痛感像是被人撕扯开来一般,她也想肆无忌惮地放声高喊,可心头沉闷的压抑感让她什么声音也发不出。

    一阵用力后,她虚脱地躺下,眼前白茫茫地一片,她很想知道何时才是尽头,几秒后,仰头喘息着问医生,“还要多久?”

    她必须早点出院,这样才能知道妈妈的消息,才能见到她。

    “快了,只要你配合,很快就好了。来,我数一二三,你再用力一点,你可以的!”

    林溪音闻言,心底终于燃起了一丝希冀的曙光,她捏紧了拳头,拼了命般地使劲。

    几乎用完了所有力气,意识清晰前终于听到了一声微小的婴儿啼哭声。

    “是女宝宝!”医生的惊呼声在她耳边响起。

    但席卷而来的疲惫感让林溪音来不及看看孩子,便沉沉地昏睡过去。

    在一片黑暗的空间里飘荡了很久,是那声细弱的啼哭声让她回过神来,好像在提醒着她,不可以放弃。

    睁开眼后,入目都是白色的房间,消毒水的气味让林溪音找回了记忆。

    她猛的回神,孩子,对!孩子,她不交易了,绝不答应那个愚蠢的交易。

    林溪音慌乱地拔掉手上输液的针头,查房的护士走上前来阻止,被她一把抓住双手,“孩子?我的孩子呢?”

    护士晃神,又十分同情地安慰她,“你冷静点。”

    “孩子!我要看我的孩子!快带我去看孩子!”

    “林小姐,别激动,你身体状况很差,要注意休息。”见林溪音不管不顾地从病床上爬起来,她接着说道,“很抱歉,你的孩子没有保住。”

    林溪音动作一顿,呆呆地看着护士,颤抖着双唇,想要开口质问,却发不出声音来,她无法相信,她的孩子才刚出生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缓缓地摇头,泪水一滴一滴顺着尖细的下巴落下来,林溪音抬手狠狠地垂向胸口,好像疼痛才能提醒自己,一切都是真的。

    空洞的双眼再次望向护士,“不可能,你说谎,我要见孩子!他在哪儿?他究竟在哪儿……”

    林溪音光着双脚站在冰冷的地板上,输液的那只手也已经被鲜血染红,她完全失去了知觉一般,只想冲出病房,可刚走了几步,便结结实实地摔倒在地。

    护士赶忙上前,想将她扶到病床上,又柔声安慰道,“你是早产,孩子保不住也没办法,但你的身体已经禁不起这么折腾了,别太伤心,林小姐还年轻,以后还会有孩子的。你要注意身体啊。”

    护士的安慰她好像没听到一样,只顾着站起身来,倔强地努力了一次又一次,却只是徒然。

    她用尽全身力气,挥开了护士搀扶的双手,“你们骗我,我的孩子没有死,一定没有,我要看孩子……我要救妈妈……你们这些骗子……”

    原本洁白的地板,在她经过之后,只剩下一道道血痕,触目惊心。

    可她仍然没有放弃。

    她找不到,怎么也找不到。

    林溪音终于崩溃到放声大哭,压抑了几个月的泪水,在这一刻肆意发泄出来。

    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孩子保不住,妈妈也救不出来,而自己还像个傻子一样,什么也做不了。

    林溪音就这么趴伏在地上,旁若无人的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