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血洗云家镇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1:55本章字数:3230字

    锲子

    云荒大陆,千百年来,物种繁衍,生生不息。由于历史上的一次板块运动,云荒大陆产生了巨大的暴乱,历经多年纷争,尸骸蔽野,血流成河,积怨满于山川,号哭动于天地,门派倒戈。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许多巨大的门派纷纷倒下,许多小门派也趁机鱼跃龙潭,抓住机遇,一举成为举世闻名的大门派,又经历上千年的发展,云荒大陆逐渐稳定了下来。

    云家镇,位于云荒大陆的偏僻角落,犹如云荒大陆众多势力当中的繁星一颗,是一个渺小的存在。

    荒历十年,天降祥瑞,紫气东来,霞光满天,天上一声惊雷,天空中出现金黄色的光芒,光芒渐渐地集中形成一条神兽,金黄色的耀眼光芒没有过多停留,齐落云家镇,云家镇一母亲便在此时产下一男一女,男子为阳,取名云阳,女子为阴,取名云月。一阴一阳,阴阳相合,天下可成。

    魔域,魔神殿。

    “什么?远古神兽现世?”一名六角魔长老原本镇守水晶殿,时刻监测着云荒大陆的重大事件,只见云荒大陆天象异变,隐隐检测出神兽的庞大气息。吓得六角魔长老一屁股坐在地上。“快!快去报告大王。神兽现世,魔族危矣。”

    “什么?你确定?”魔域之王震怒,看着眼前瑟瑟发抖的六角魔。

    “万分确定,那种气息,是我等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六角魔还记得千万年前魔域大举进攻云荒大陆,本来魔域占巨大优势,眼看就要获胜,没有想到远古神兽之王率领无数灵兽与魔域展开交战,那一战,惊天动地。连最强大的魔域之王都被击败。神兽之王建立强大的封印将魔族众人封印在云荒之外的黑暗幽界之中。

    “别怕,现在已经过了万年,封印逐渐减弱,神兽之王需要重新蜕变进化,所以化作灵体进入人的身体以待成长,我还在闭关修炼之中,无法亲临云荒,现在正是神兽之王最为虚弱的时候,你能确定神兽之王的位置吗?”魔域之王严肃的问道。

    “具体位置还需要慢慢检测。”六角魔认真将探测的结果告之。

    六角魔斩钉截铁的说道:“不过我可以确定一点。”

    “什么?”

    “目标..就在云家镇。”

    十年后的冬天...

    整个云家镇,雪花散落一地,白雪皑皑,银装素裹,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天的天气多了一丝寒冷,少年少女在小镇外面的田地上奔跑嘻戏。少女清澈的眸子紧紧盯着眼前奔跑的少年,玉手举着一块雪团:“云阳哥哥,你别跑呀!”

    在田地上奔跑的少年少女,就是云阳与云月。他们的出现,仿佛天地都为他们所定格。

    不知从何处传来一丝震动,云阳和云月手中的雪团突然蹦碎,云阳突然心里有一丝紧张的悸动。

    “云阳哥哥,我好害怕。”云月的脸庞一瞬间变得苍白无比,瘦小的身躯突然颤抖。

    天空黑压压的,周围一片死气沉沉,让人透不过气来。寒风刺骨,天空中飘下的阵阵雪花犹如利剑一般刺在云阳的身上。

    云阳心中莫名的上升起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左眼皮一直在跳,当下握住云月的手:“别害怕,跟哥哥回家。”

    云家镇镇内。

    一阵血光冲天而起,随着一声轰然巨响,大门被打的支离破碎,飞禽鸟兽无不作散,烟尘滚滚,遮天蔽日!大门守卫员瞬间惨死。血肉横飞!

    碎石中,一声惨叫,一名镇内守卫大喊一声:“敌袭!魔族!”便被一双尖锐的大手破肚而出,再也丧失了生机。

    随后,无数长相怪异的巨人凌空而起,手提魔刀,直奔镇内人群。

    撕心裂肺的吼叫声和令人不寒而栗的惨叫声响彻天空。

    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把神兽之灵给我交出来!”

    魔族的血腥屠杀,开始。

    .......

    待云阳和云月飞奔到云家镇附近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云阳越来越感觉不对劲,镇内寂静的出奇,没有任何声音。

    云阳眼皮直跳,不敢多想,拉着云月奔进云阳镇大门,眼前的景象让云阳和云月终身难忘。

    浓烈的血腥味刺鼻传来,尸体七零八落,惨不忍睹,有的被用刀剑戳穿了身体,有的被搁下了头颅,火光冲天,一片又一片的废墟,残垣断壁搬得支离破碎,鲜血淋漓。连天空都染成了一片血红色!

    只见前方一女子被一刀洞穿了身体,女子的眼神中充斥着死亡的恐惧与绝望,而女子怀里还紧紧抱着还未满月的婴儿,婴儿居然被刺瞎了双眼。砍下了双手双脚。

    云月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云阳强忍住呕吐的冲动,迅速捂住云月的眼睛,扯起嗓子大喊:“爹!娘!你们在哪?”

    两个无助的小孩子一直奔跑,想要回家找到父母的怀抱。

    云阳奔跑途中发现包子铺的一位老人躺在地下,衣服上沾满了血迹,地下的水居然化为了血水。

    “王爷爷?王爷爷?”云阳哭了起来,紧紧抓着王爷爷的手,王爷爷是平日里对云阳和云月最慈爱的一个爷爷,每次见到云阳和云月总会一人给一个包子,让他们吃。王爷爷憨笑的笑容摸摸自己的胡须,眼神中充满着喜欢与疼爱。

    可是现在王爷爷躺在地上,一口气还没有断绝,王爷爷慢慢举起颤抖的手发出了一声嘶哑的声音:“孩..子..快..走..魔...”话还没有说完,王爷爷口吐鲜血,瞳孔里变得毫无生机,断绝了最后一口气。

    “王爷爷!王爷爷!“云阳和云月跪倒在王爷爷的面前,眼泪交错,不知所措。

    云阳拉起浑身颤抖,眼睛哭的通红的云月,“别怕..哥带你回家..”云月已经身躯发软,云阳背上云月,往家门的方向一步步的走去。

    自己的爹娘,在哪里?

    推开家门,在云阳和云月眼前的,不是往常一样的父母的笑容,而是地上冰冷冷的尸体。空气中弥漫着尸体腐臭的味道,

    一头三角魔族一刀穿过云阳父亲的身体,另一头三角魔族一脚踢在云阳母亲的腹部,云阳母亲口吐鲜血,突然看到了云阳和云月冲进房间。绝望的神色变得更加浓烈。

    “快跑!”云阳的爹娘撕心裂肺的大吼,云阳的母亲双手死死抓住三角魔族的脚。不让三角魔族动弹一分。

    “爹!娘!”云阳大声嘶吼,同时用手紧紧抱住云月。

    “人类渣宰!”三角魔族恼羞成怒,一脚踩在云阳母亲的手上,可是就是死活都不松手!

    “还不松手,我让你不松手!”三角魔族一脚一脚的踩下去,已经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可云阳的母亲就是不松手。

    “三角魔,我杀你全家!”云阳满目通红,浑身颤抖,用尽全力朝着三角魔直冲而去。

    三角魔一脚踢开冲来的云阳,云阳重重的摔到地上。云阳恨自己无能!如果自己有实力,就能全部杀光这些魔族,云月连忙扶起口吐献血的云阳,哭泣不止。

    “云儿,月儿!快走!魔族,老子和你拼了!”云阳父亲怒劈几刀,却被魔族轻松躲过。反手插进胸部一刀,云阳父亲口吐鲜血倒落在地。

    “终于轮到你们这两个小崽子了。”三角魔舔了舔刀上的鲜血,朝着角落里的云阳云月直奔而去。

    “不要!”云阳的爹娘同时喊道,声音撕心裂肺,悲痛欲绝。

    云阳紧紧的护住云月,满眼绝望。

    就在刀势快砍刀云阳身上的时候,身上带着刀的云阳父亲和倒在地上的母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将云阳和云月扑到身下。

    三角魔血淋淋的刀随之劈下!

    “爹!娘!不!”云阳大叫一声,身体骤然爆发出了金灿灿的金色光芒!云阳也不知道这股力量从何而来,只是全力挥出一拳,三角魔被瞬间击飞十几米,怦的一声撞到墙上。

    “你..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力量..”倒在地上的三角魔露出绝望的目光,身体居然被实实在在的打穿一个洞,流出浓黑色的血液,随即化作一道黑烟惨死。

    云阳父母被刀再次刺中,吐出鲜血,脸上却露出一丝微笑,不想把自己最难看的样子定格在孩子心里,大声喊叫:“云儿,月儿,快跑。要活的…好好的…”

    “爹,娘!不要死。”云阳和云月放声大哭,眼泪哗哗的不受控制的流下来。

    “好孩子,要好好活下去。记住,不要为爹娘报仇。你们能..活下去..才是最好的..”说到这里,云阳父母的瞳孔逐渐分散,两人双手紧握,声音断断续续。

    “爹,娘!你们不会死的,不会死的!”

    突然云阳的父母再次被刺了一刀,又吐出了一口鲜血,瞬间毙命!

    “老不死的,还真能撑。”周围的两个三角魔族吐了口唾沫,铮铮笑道。

    “啊~不!不!不!”云阳血目通红,双拳紧握,浑身再次亮出耀人的金光,向前跨出一大步,狠狠的一拳打在三角魔族的身上,三角魔族直直的飞了出去。

    云阳立马飞起,闪电般的飞出一脚,狠狠踢在倒地的三角魔族身上,只见三角魔族化成一滩烂肉,不复存在。

    另一头三角魔族看到此景,瑟瑟发抖,竟然掉头而跑,云阳的明眸通红,拿起一把剑用尽全身力量扔出,笃的一声,剑正好死死的插入三角魔的身体。

    解决了三角魔族之后,云阳感觉浑身脱力,金黄色的光芒也消失不见,再也没有一丝力气。

    “跟我走,月儿!”云阳一把拉起云月,朝着门外疯狂逃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