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进京路瑞兴逢女鬼 4

    更新时间:2018-11-01 18:00:17本章字数:2206字

    4

    那么,瑞兴就眼睁睁的看着她将自己的双腿打折么。如果真是瑞兴将那老婆婆杀死,他还真会的。因为瑞兴从未作过任何坏事,母亲从小就教育自己,凡事要替别人着想,而且做人一定要做个光明磊落之人,要敢作敢当,不能做让万人唾骂的小人,如果是小人,那还不如死掉。

    可是今天这事,明明不是自己所为,为什么要赖在自己头上呢。“不,我不能承认。而且今天这事叫自己赶上了,那就有责任弄个水落石出。”他本来想替自己分辨,可那两名女子不容自己说什么,认定了奶奶是他杀死的。瑞兴此时真是有口难辩,他十分同情那两名少女,看她们那样伤心,就是铁石心肠,也会被打动的,何况瑞兴是个极富同情心的人呢。他已经下决心,一定要帮助那两名弱女子,找出杀害她们奶奶的凶手来。

    可那两名少女哪里知道他的心思,甚至就是把他作为凶手看待的,因此对他是不会留情的。见那绿衣女子手掌变绿,瑞兴不知道这是练的哪门功夫,但知道一定厉害,所以他丝毫不敢怠慢。这次瑞兴是有所准备的,但是,他决不想再伤害这两名无辜女子。为了证明自己是无辜的,他必须要保存自己呀。

    绿衣少女掌风已到身边,自己的两腿感觉到了那掌风带来的刺骨寒气,瑞兴那敢半点怠慢,他手里握着玉泉宝剑,将全身力气使出,将身体向后退去,身体稍侧,用师傅教他的防身之术,横剑去挡那绿衣少女劈来的手掌。

    那少女见他并不还招,只是用剑来挡,因此更加气愤。她哪里知道那宝剑的厉害,就是瑞兴自己也不知晓。她已将自己的功力运置七成,而且是满怀仇恨,一心想将瑞兴的双腿打断,她的手掌是恶狠狠的劈了过来。

    在旁边观战的红衣少女看的真切,当然她知道自己姐姐的功力,却不晓得瑞兴宝剑的厉害。见瑞兴横剑来挡,她还是怕姐姐吃亏,急忙喊道,“姐姐小心。”可她的话音还是晚了一步,姐姐的手掌已经劈下。

    书中暗表,那绿衣女子并非凡人,至于她是谁,下文书中要交代的。她那手掌要比我们人间练的铁砂掌厉害的多,别说一把小小的宝剑,就是块一吨重的顽石,放在她的面前,她也会一掌将那石头劈碎的。因此,瑞兴那把短剑,她哪里会放在眼里。因为她手掌来势太猛,决心将瑞兴的宝剑击飞,将他双腿打折,然后再慢慢的审问他。

    下手没有留任何情面,单掌碰上了剑锋,瑞兴本不想伤害于她,因此只是防备。他想再往旁闪,躲开她的手掌,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手掌碰上剑锋,那少女只想着那把宝剑会立即连同他的双腿折断的,谁知那宝剑也不是人间凡物,蓝光一闪,就听那女子尖叫一声,急忙缩手。

    再一看自己的手掌,从虎口处裂开了一条近一寸长的血口。大概是伤到了手上的动脉血管,一条血线涌泉般串了出来。只痛得那绿衣少女脸色煞白,急忙用左手点住穴道,才止住了鲜血。

    这下可激怒了站在旁边的红衣少女,粉嫩的小脸气得变了颜色。“嗖”的一声,从短裙下抽出一条七尺长的软鞭。那条软鞭呈朱红色,夕阳下闪着红光。少女将软鞭一抖,抖的笔直,再轻轻一摇,如软缎般缠起了半截。她一个箭步来到瑞兴面前,“唰”的一声,软鞭直奔瑞兴的面门扫来。

    此时的瑞兴,再有涵养,也忍耐不住了。你奶奶被杀,与我何干,本来我想协助你们,你们却不管青红皂白,屡次对我痛下死手,难道本少爷怕你们不成。好吧,今天就让你们领教领教我的厉害。

    虽然这样想,瑞兴不明白自己没有内功的。而且又想到,与人家无冤无仇,人家奶奶死了,必然悲痛万分,何况眼前站着杀祖仇人呢。见姑娘*得甚紧,瑞兴还想,好吧,今天我就来实地练练剑法吧。

    哪容瑞兴多想,那软鞭已经带着呼呼的风声,扫向自己的面门。瑞兴不知深浅,他就地一缩身形,软鞭走空了,他随势将宝剑一挺,就奔那红衣少女的脚踝刺来。

    那少女也许知道他的招势,懂得了宝剑的厉害,急忙将身形一纵,躲过剑锋,燕子般轻盈地从地面拔起,飞起来丈八高,在空中将身体一转,落在了瑞兴身后。瑞兴急转身,短剑横在前胸,只听“仓啷”一声,剑身挡住了直刺而来的软鞭,剑气将那少女震得咚咚咚的倒退三步。

    瑞兴暗暗吃惊,兵器碰在一处,别人没有发觉,但他却领教了对方的力道,他感到手臂酸麻。

    那红衣少女呢,觉得虎口有些疼痛,再也不敢轻视瑞兴了。

    他们心中都暗自佩服对方的功力,也都加了几分小心。

    那少女随即收势,再次将功力运置软鞭,使个缠字决,意思你再出剑,就将你的宝剑夺过来。那么瑞兴没有内功,怎么会有这样结果呢,原因都在那宝剑身上。

    瑞兴并没有理会,一招过后,他已经知道了红衣少女的底数。少年心性,不会服输,见那少女再次出招,他也不再犹豫。心想,看来今天不能留情了。再这样下去,天色就晚了,哥哥现在在哪里,甚至连现在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了。运河一旦开通,自己的船也不能再耽搁,真没想到,会在这里出现这样的怪事,早知这样,自己何不在船上等待呢。现在后悔是无济于事的,还是想法制住这两名少女,然后再向她们解释清楚,自己才能脱身。

    时间不容他多想,那少女的软鞭已经缠了过来。瑞兴再挺宝剑,蓝光再现,耀人眼目,迎着少女的软鞭刺去。

    就在宝剑接触软鞭的刹那间,瑞兴突然想到,我与她们无冤无仇,可千万不能再伤害于她们。宝剑似乎是有灵性的,随着瑞兴思想变化,蓝光居然收回。

    那红衣少女丝毫没有怠慢,软鞭恰似一条灵蛇,直向瑞兴的短剑缠去。瑞兴的宝剑,锋利的剑刃似乎失去锋芒,真的被那软缎似的长鞭缠住。

    这下可不得了,犹如一股电流,沿着剑身,直向瑞兴袭来。瑞兴手臂一麻,“呀”的一声惊叫,宝剑脱手,身体随之向后倒去。

    此时那绿衣少女恰在他的旁边,看到有机可乘,伸出钢钩似的尖尖十指,透着寒气,凶狠地向瑞兴脸上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