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运河搭船瑞兴遇险 3

    更新时间:2018-11-01 18:00:17本章字数:2290字

    3

    瑞兴这一惊非同小可,即便他不是什么“柳下惠”,在这种状态下,心里也根本不会有男欢女爱的。尤其他此时还正在这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却被那无耻的女子,用光溜溜的身子,压在身下。

    他想,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刚才明明与李世同饮酒,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呢。是不是又在做梦,他把在冬梅那里发生的事情,也看成了梦,怎么居然总是做这样的梦呢!在自己十八年生平当中,根本没有这样的梦啊,这是怎么了,这梦居然这样像真的呢?当然,已经来不及多想,自己赶快脱身要紧。

    他头脑还是清醒的,知道自己还在李公子的船上。压在自己身上的女子,嘴里都嘟囔些什么,自己一句也没有听清,情况紧张,顾不了许多了,急得他大叫一声,“李兄快来救我,”随即他猛一运气,爆发一股激劲。李世同当时*心膨胀,以为自己已经得手,不但没有去捂瑞兴的嘴巴,还一下子被瑞兴从身上翻了下来。

    瑞兴跳下床,也顾不得穿没穿衣服,伸手抓过自己宝剑,却还是书呆子气十足。在没弄清楚事情的原委之前,瑞兴不会轻易出手伤人的。他用宝剑指住了床上的*女,大声说道,“快说,哪里来的*女,不说,别怪本公子无情了。”

    李世同也是*心大发,才一时大意,好事没成,却弄成如此局面。瑞兴将她推下来,她也一下子清醒过来。见瑞兴并没动手,只是用宝剑指住了自己,还问自己是哪里来的,她又有了主意。

    当然,作为鬼,她根本没把瑞兴的武功放在眼里,也不知道瑞兴玉泉宝剑的厉害。自己想,凭着自己武功、心计,这样个少年公子、十足的读书人,哪里是自己的对手呢?要怪只能怪自己刚才*心太急,才出了如此纰漏。

    瑞兴那句“李兄快来救我,”她听得十分清楚,看来千万不要再犯相同的错误,他已经信任了自己,这样的事必须慢慢来才行。她在床上望着指住自己的宝剑,听着瑞兴的问话,自己根本不能回答。她躺在那里根本没有动,只是轻轻地一口气,一股无形的阴风,就将那亮着的油灯吹灭了。

    灯一灭,舱内一片漆黑,瑞兴什么都看不见了,李世同立即化为一屡清风,飘然走了出去。

    当然,从瑞兴推开那*女,到油灯熄灭,这些只是发生在一瞬间的事情,李世同逃走,瑞兴根本看不见。灯灭了,瑞兴也丝毫不敢怠慢,他的宝剑依然指着床上。其实,瑞兴如果不是心眼好,不是想弄清事情的真相,他要出手,剑气就会随心而生,那结果也就会不同了。

    舱门“砰”的一声打开,李世同衣冠整洁却匆匆忙忙地从船舱外跑了进来。还没进门,首先说到,“怎么了兄弟,发生什么事情了。啊,怎么没有点灯,快来人,将灯点上。”那李世同装成根本没发生任何事情一样,快步走了进来。

    她这里叫人,底下人哪敢怠慢,急忙忙从外边进来一个人影。只听“嚓嚓”两声火镰响,油灯重新点亮。借着灯光,瑞兴一看,点灯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在这里唱曲子的女子。那女孩正用美丽的眼睛,怔怔地看着自己。再一看,人家李公子,衣冠楚楚,露出吃惊的样子,看着自己。

    看床上,却是空无一人。这下瑞兴真是羞得无地自容了,尤其是当着少女的面,自己一丝不挂的站在那里,还用宝剑指着张空床,成何体统。

    瑞兴十分尴尬,急忙收起宝剑。李世同也出来解围,她对那进来的少女说,“快,还不快去,帮助张公子将衣衫穿起来。”那少女答应着,拿过瑞兴的衣裤,就来帮忙。“不,不,怎能有劳姑娘呢,你,你快些出去吧,我自己来穿。”

    确实,瑞兴在家,哪里让谁伺候着,一切都是自己做的。心想,今天这个丑可闹大了。李世同还是笑着说,“好了,弟弟,快让她帮你穿上吧,反正人家都看见你了,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呢。虽说是男女有别,好在她们都是我的家人。弟弟如不嫌弃,今后,就叫荷花来伺候你好了。”(为得到瑞兴,她什么都舍得了,她如果知道,那小丫头已与瑞兴有过肌肤之亲,她还不将她碎尸万段啊。)

    那女子听她一说,用眼睛看看瑞兴,心想,“你要答应该有多好呀”。她还是急忙走了过来,帮助瑞兴,将衣服穿起来。瑞兴听李公子这样说,他也没再推辞。穿好衣服,那女子又款款的走了出去。

    舱内又剩下他们二人,李世同问到,“怎么,兄弟,是不是在这里睡不习惯,或者是做了什么噩梦呀。我看你刚才拿着宝剑,发生了什么事情呀。”

    “是啊,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自己做了个噩梦不成,可刚才,刚才明明是真的,自己并没有什么毛病。只是喝了酒,啊,是喝酒喝出的毛病,是不是喝了酒,自己的头脑就不清醒,出现了幻觉呢。这些,瑞兴自己也解释不清了。”

    当然,这些都是瑞兴自己心里想的,并没有说出口。人家李公子这样关心自己,自己却在这里闹腾起来了,这都是怎么回事呢。“是的,哥哥,我刚才真的做了个噩梦。现在好了,哥哥放心吧。”

    瑞兴此时,真的不好意思将自己所遇的事情讲出来。因为他看到了,这是在船上,这条船上的人都是人家李公子的,自己怎好再怀疑呢。如果说自己刚才明明见一位女子,一丝不挂,要和自己*。那么,那女子是谁呢,那不是等于说,人家没有家教了。此事如闹大了,对自己,对人家都没有面子了。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乱说的。

    “如此甚好,如果有什么事情,弟弟可不要对我隐瞒。我们刚才饮酒,见弟弟可能是不胜酒力。也许是因为疲劳的缘故,伏在桌上睡着了。就没敢惊动弟弟,叫人将你扶上床睡下。可没想到,我出去还没有一盏茶的时间,就听见弟弟喊我,我这才急忙赶了过来。这里没什么事情,我就放心了。我看弟弟是不是睡醒了,因为天太晚了,船工们也需要休息。我们的船已在这里泊下,明天天亮,我们继续赶路。我看今晚夜色很好,这里很是凉爽。我们不如将桌子移至舱外,叫他们重新弄些酒菜,我们整夜谈天说地,什么时候困了再睡如何。反正我们是在船上,什么时候走都可以的。”

    李世同讲的这样周到,瑞兴哪有不同意的道理。“既如此,就听哥哥的,我也真的没有了睡意,就聊个通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