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死在自己的梦里了怎么办

    更新时间:2018-11-15 00:43:03本章字数:3131字

    李晟林慌乱的站了起来,一个手掌扶着桌子,额头上爆满了青筋:“好,我知道了,在哪家医院?好,我马上就到。”挂了电话的李晟林脸色很难看的用下巴指了一下门的方向,便匆匆往外走。

    “出什么事了?”李晟木跟着就走出来,两个大男人的步伐实在是太大了 ,马玥也拿着包跟着往外跑,只有小跑着才能跟的上。

    “小斯,出车祸了。”

    李晟林的手刚要拉开车门,李晟木便伸手过去挡住了。

    “我来开。”李晟木直直的看着李晟林,“你太紧张了,我来开吧,快上车。”

    李晟林便打开了后面的车门坐了上去,马玥也做到了另一边。

    车子飞快的启动了,李晟木问到:“哪家医院?”

    “协和。”李晟林的声音很低,满脸都是汗,说着拿出烟盒来,那双就像是帕金森一样的双手,颤颤巍巍的拿出一根烟,手一直在颤抖,另一只拿着打火机的手颤抖到连火都打不出来了。

    此时的李晟木的内心感到恐惧不安到了极点,他太怕失去这个儿子了。

    马玥把打火机抢过去帮李晟林点着了烟。

    李晟木的车子开的飞快,一支烟的工夫,就开到了。车子一停,李晟林慌慌张张的就冲了下去,李晟木也急忙的说道:“你去停车。”一下子便打开车门下去。

    刚走了一步,却又想起了什么事,回过头对要对马玥说什么。

    还没开口,马玥说道:我在车里等你们,不进去。”

    李晟木看着马玥,边往后退了一步边点了下头,突然转身追着李晟林跑了进去。

    进门就看到了陆闫辰在抢救室门口等着。

    “李叔儿这边。”陆闫辰招手道。

    李晟林疯了似的往过跑:“小斯怎么样了?”

    “还在抢救。”陆闫辰的语气带着些哭腔,看来陆闫辰也急的够呛。

    大家焦急的在门外等候,这种心情简直难以形容。秒针走一下,感觉过了大半年。李晟林一直在走廊上踱步,陆闫辰也急的不知如何是好。大伯和马玥在旁边的椅子上坐着,大家都沉默不语。

    突然,抢救室的门开了,大家都冲过去。

    “医生,怎么样了? ”李晟林急促的问道。

    “不用太担心,有一些外伤,已经给他做过处理了。但是他可能惊吓过度,需要在观察一下。

    随后抢救室大门打开了,护士推着李斯瑾出来了,李晟林便陪着李斯瑾去了病房。李晟木转过头,看着离去的医生,眼睛一闭,脑子开始飞速的运转,两秒之后。他快速的跟上了医生。

    医生办公室里的气氛有些凝重,他坐在椅子上,眼睛瞄到了医生胸前的工作牌,便直接开口:“方医生是吧?”那个男医生刚抬起头看着李晟木,李晟木继续说道:“你好,我是李斯瑾的家属,对于他的情况,我想知道你刚才没告诉我的。”

    医生有些面露尴尬,李晟木笑了笑,随即又面露凶光的说道:“直接说,我想听实话。”

    “是这样,病人刚刚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可是我们做了全面的检查,外伤确实不可能导致这样,我们并没有找到致使他昏迷的诱因。我猜测有可能是遇到紧急情况过度惊吓引起的。”医生说着摸了摸自己的头。

    李晟木走出来,发了一个微信给马玥。

    “我想,他们应该动手了。”

    李晟木刚进到病房,看到除了李晟林和陆闫辰之外,还有一个漂亮的姑娘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见大伯进来,那个女生便站了起来。李晟林见状过去轻声的说道:“这位是江洛,李斯瑾的女朋友。”然后对着江洛说道:“这位是我的哥哥,也就是小斯的大伯,李晟木。”

    江洛忙把手伸出来便与大伯握手:“伯父好。”

    李晟木点了下头,并没有说话,朝李晟林示意让他出来。

    李晟林跟着走到病房外面,他的嘴角似乎还有些抽搐,想开口却又说不出来,终于还是打破了沉默:“难道?”

    李晟木艰难的点了下头。

    李晟林并没有多说什么,沉默了片刻,轻声说道:“交给你了”。语气轻的似乎听不到,空气凝重的仿佛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李晟林说道:“江洛,这边没有检查出什么,我还是不太放心。”

    “我明白。”江洛说着便拿出了手机走出病房。一分钟后走进来,说道:“叔叔,伯父,我安排好了,车马上过来,去我投资的医院进行全面检查,最好的医生已经就位。

    ”那麻烦你了江洛。”李晟木说道。

    “伯父您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自家人不谈谢不谢的。”江洛是个很有气场的人,李斯瑾始终这么认为。

    “我去办转院手续。”李晟木说完便出走病房。二十分钟后,大家已经坐上车赶往另一家医院。把思瑾安顿好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

    江洛说道:“叔叔,伯父,你们都快去休息吧,忙一天了肯定特别累。”

    “孩子,我还得拜托你亲自帮我办件事,这边今天晚上我守着吧,好久没见我儿子了,我好好陪陪他。”李晟林对江洛说道。

    随后江洛便去处理李晟林交代的事情。

    陆闫辰这一天跟着跑前跑后的也累得够呛,虽然一在坚持要在医院陪着思瑾,可还是被李晟林赶回了家。

    李晟木拿起电话拨通了电话:“阿七,把我的车开回去,地点是……”李晟木嘱咐完阿七去咖啡馆把自己的车子开回,便走到了李晟林到车子旁,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

    “李晟林也猜到了是吗?”马玥问道。

    “当然,以他的阅历和胆识,如果不是他猜到了,怎么会通知江洛过来。这正是为我们提供一个可靠而又安全的环境。”李晟木说道。

    夜,漆黑的让人胆颤。并不是冷,是心寒。车子启动,消失在夜空中。

    思瑾醒来的时候,是半夜。从之前的经历来看,这应该是个梦。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因为所有的梦中,一开始的地方都是白天,这次却是黑夜,她自己似乎也觉察出有什么不妥之处,但是自己从没经历过这些,即便是很独立了,但是面对这种情况,也还是有些胆怯。

    思瑾心里想,那我应该怎么?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所谓的现在是黑夜突然惊醒,也就是……现实世界里白天突然睡着了?想到这里她不禁自己打了个冷战。

    大白天的突然睡着了,做了个梦。也是醉了。

    这时,漆黑的夜空中,思瑾听见了熙熙攘攘的说话声和星星点点的光亮。

    思瑾发现自己身上穿着那身熟悉的汉服,无奈的叹了口气,一切都那么真实。

    思瑾打开门走出去,发现围了好多人,这边都是师兄弟们,而对吗另一波人,似乎是官兵。这些人身披铠甲,项上头盔,手中握着兵器,思瑾从电视剧中看到过这种画面。

    思瑾用手轻轻的拍了拍后面的一位男生,胆怯的问了句:“你好,这是……”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给打断了。

    “师姐,您出来了?”那个男生转过头对思瑾说道。

    这个少年和其他的师兄弟一样,身穿统一的衣服,没有什么特殊。

    “你也认得我?”思瑾说完这话当时就后悔了,因为她刚说完就想起来上次江曦告诉她,自己是师父最疼爱的徒弟,肯定师兄弟们都认识啊,傻了吧唧的。想到这里,她的眼睛开始不自然的往别处瞟,但是那个小师弟似乎并没有在意这些。

    “师姐,全庄上下谁不认得你呀?可能是您又忘记我是谁了。”

    这次思瑾学聪明了,她没有做声,而是微微的笑了一下,尽量掩饰住自己的尴尬。

    小师弟接着说道:“刚刚是郎中令带着一队人马过来,似乎情况又不太妙。”那小师弟还一副振振有词的样子,让思瑾觉得有些好笑。但是此时怎么会笑的出来,场面看起来就很紧张,不知道这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而自己又该如何是好。

    思瑾现在非常害怕的一件事是,如果自己在梦里挂了,还能不能醒来。想到这,她不禁打个冷战,真是想想都害怕的一件事。

    正说着,只见那边人群骚动,大家似乎在讨论着什么,而那队官兵和领头人都退了出去。然后大师兄转过身来,似乎是有什么事情要对大家交代。他咳嗽了两声,大家都看向他。

    “大家稍后撤离到密道中,看看平时身边的人是否都在,不在的马上去查看,情况紧急,马上行动。”有的人马上跑去房间查看。

    大师兄往思瑾这边看了一眼,带着些关切却又镇定的神态,对着思瑾说道:“思瑾你醒了?”

    “恩,刚刚这是?”

    “一会跟你解释。”大师兄转过头对着刚刚跟思瑾说话的那位师弟说道:“江安,现在马上去通知师父,随师父一同下到密道。”

    原来这位师弟叫江安,好熟悉的名字。

    “是,江冽师兄。”江安说着就往后院师父的房间跑去。

    大师兄对着思瑾说:“思瑾,你随我来。”大师兄便大步往前走,思瑾还没反应过来,大师兄已经走出去几丈之远。她马上小跑着跟了过去。天色还是有些暗,不过院落里有灯笼,所以走起路来不是很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