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果泳的女孩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2:25本章字数:2305字

    大学毕业了,工作却没着落,不是我要求高,是真的没人要,连刷盘子都没能应聘成功,因为老板嫌我缺了无名指,端不稳盘子。

    说起来我并不是天生的九指,而是在刚出生的时候被母亲用刀砍下来的,后来母亲就疯了,我也不知道当初她为什么那样做,只记得她嘴里不断的念叨着为了我好。

    没工作就没收入,我家又是山沟子里的苦人家,生活费很快见底,不但工作没找着,人也被房东赶了出来,只能去公园睡,可半夜醒来尿尿的时候,就看到在公园的小湖里有一个女孩飘在水面上。

    有人自杀。

    我跳进了水里游了过去,一把抱住了那女孩要把她拖上岸,可是却被狠狠的打了一个嘴巴,我被打的一愣,说我在救你啊,有什么想不开的上去再说。

    那女孩一边踩水一边捂着胸说她在游泳,鬼才自杀呢。

    我这才注意到,这女孩身上竟然没有穿衣服,虽然是黑夜可在月光下还是能看到水波下模糊的弧线,从她双手抱胸的高度来猜测,女孩的身材绝对是饱满如峰。

    哼。

    女孩冷哼了一声,说本来想好好游个泳,结果被我破坏了,现在没心情了。

    说着女孩游向了岸边,让我不许偷看,我虽然答应着可眼睛却一直没有离开她,不过她的衣服放在了岸边的假山后面,我只看到她离开水面的那一抹惊艳,并没有看到太多的春意,不过就是这一抹风景,也深深的印刻在我的脑海里。

    我也很快游了回去,好在是被赶出来的换洗衣服都带着,把衣服换完女孩也穿着衣服走了出来,穿着一身运动裤很漂亮,她看了我一眼本来要走的,可发现我旁边的行李却停了下来,问我怎么住在公园。

    我苦笑着说今年刚大学毕业没有找到工作,没钱了只能住公园,说实话,在这女孩的面前说这些,我脸上火辣辣的,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男人都好面子,尤其是在漂亮的女孩面前,只是我现在却连说谎的资格都没有。

    女孩看了看我,然后说她可以给我介绍一个工作,工资待遇都不错,如果我想去的话现在就去吧。

    我问女孩是什么工作,女孩却只是说到那里就知道了,然后说让我立刻就去,不过不能提她,直接去应聘就好了。

    女孩和我要了纸笔写了一个地址然后就离开了,我看着纸条上写着聚善街44号,心说她给我介绍工作却要我不能提她,还要这大晚上的立刻就去,这实在是有些怪异。

    不过想到女孩的气质应该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或许她动用了人际关系帮我得到的这个工作,不管怎么说,反正现在也是没工作睡公园,去看看也没什么损失。

    我不认识这个地方,只能用地图查找定位了一下,发现不远也就十里路,身上没钱打出租,夜里也没有公交车,我一咬牙一路狂奔跑到了那。

    聚善街的位置是在城郊了,怪不得我以前都没有听说过,44号是一个四合院结构的房子,我心里拿不准女孩是不是给我安排好了,就轻轻的敲了敲门,刚敲了一下门就自己开了,里面的中年人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问我是不是来应聘的。

    我立刻惊喜的点头,这中年人的话说明他是知道我来的,看来女孩没有骗我,她真的给我安排好了,要不然谁会知道我会大半夜过来,更不会大晚上不睡觉特意等我来。

    我跟着中年人走进了一个小房子,这小房子不大,散发这一种让我熟悉又陌生的味道,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中年人坐在办公椅上,说他叫袁康,问我说有简历吗?

    我找工作印了一大摞简历,立刻拿出了一张交给了他,他看着喃喃自语说,杨阳阳,23岁,又特意看了看我的身份证,然后点了点头,说我被录取了,月工资实习期5000,五险一金,没问题吧。

    我就是一愣,这就被录取了,月工资五千还有五险一金,想想以前找工作的艰辛我都想哭了,心里暗暗的感激那个女孩,只是突然发现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没有说话,袁康却以为我对待遇不满意,说年轻人,这实习期虽然钱少点,可也已经很不错了,这样吧,我可以给你提供住宿,这样你也可以省些租房子钱,还有就是销售提成,本来是要转正才会有的,现在也一起给你吧。

    我连忙说您误会了,我不是嫌少,袁康却摆摆手,说不用解释了,把合同签了吧,明天开始就开始上班。

    袁康拿出了合同,我仔细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不好的条款,就立刻签了名,袁康说带我去聚善堂看看,以后就在那里上班就行了。

    聚善堂?

    听这个名字我总感觉怪怪的,随着袁康到了地方,我终于知道是什么地方了,竟然是在殡仪馆里销售丧葬用品的。

    看着店里面的纸人纸马纸钱,我就没来由的打了个哆嗦,虽然我胆子不小,可也从没有想过在这种地方上班啊,说实话我有点后悔,可想到没有工作都睡公园了,现在还有什么可挑的,先干些日子攒点钱再说。

    对于鬼神的说法我并不太相信,就算在山里出生长大,也没有经历过什么鬼啊邪的,这时候袁康在抽屉里有张价格表,说那是最低价,我随便加价卖,能卖多少是我的本事,多出来的都是我自己的,就算是按最低价卖出去,里面也有你两成的提成,转正后提成更高。

    我听了心里就是一热,没想到还有这样的骚操作,看来这丧葬品的利润简直是高到离谱了,五千的保底根本就是小头了。

    就在这时候袁康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说聚善堂虽然没有太多条条框框,可有些规定我必须要遵守。

    我点点头,说您说。

    袁康说每天在早上七点到晚上十一点是你的工作时间,不能迟到早退,早开门一分钟不行,早关门一分钟也不行,你记住了吗?

    我说记住了,我心里却很奇怪,虽然公司不容许迟到早退,可还没有到这样苛刻的地步吧。

    就在我心里想的时候,袁康又说道,还有一点,你每天必须到我安排的地方休息,不能无故去其他地方过夜,我不喜欢不正经的人。

    好,对于这一点,我倒是没放在心上,毕竟我本身就是个规矩的人,并不喜欢去外面胡混。

    袁康给我安排住的地方就是那个聚善街04号,他也是住在那里,从聚善堂回来就给我分了一个房间,我就在那里睡觉了。

    第二天清早,我洗漱之后正要上班,袁康正好走了出来,和我严肃的说道,记住店里的规矩,晚上11点必须要关门,就算有人要买东西也不做生意了,给多少钱都不卖,一定要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