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惊现古墓群

    更新时间:2018-11-05 18:25:10本章字数:2067字

    ————人性本善,直到第一缕黑暗彻底毁掉光明,荒寂的旷野滋长的只有贪婪。

    Z市是一座海滨城市,受气候的影响饱受台风的侵扰,一场雨时常就是三四天的节奏,对此,人们的生活虽然有些不便,却也早已习惯。

    吴道又在推理。

    大学寝室里,排行老三的他因为抠、贪钱,以及出门不捡就算丢的个性人送外号——等钱来。

    “等钱,魔兽来一局?”宿舍老大召唤他。

    他捧起泡面碗喝了一口汤,没回应。

    这是他的习惯,一旦专注于思考,除了吃这个本能意外,其他的身体机能全部死机。

    老四翘着二郎腿,“你别费劲了,他和咱们这些俗人不一样,大学三年了,不泡妞不泡吧只泡面,一碰到案件比碰见校花都兴奋,你能跟他玩到一起去?!”

    吴道是一名推理发烧友,也是悬案论坛【末路】的首席版主,一些和他有着同样兴趣的年轻人经常在上面分享一些身边的奇案、悬案,除了正常的推理分析外,他们也热衷于为警方提供重要线索。

    吴道的分析犀利细腻,从大一开始入驻论坛,由于大胆推理和惊人的洞察力俘获了大批粉丝。

    【论坛里有Z市的人吗?】

    【有,怎么?】吴道放下泡面碗,回复道。

    【你们那边的砀村发现古墓群啦,听说周围的村民人手一件宝贝,这下发达了,你没去捡几样?】

    【……】原来是闲聊八卦,吴道没再回复。

    【我听说了,那里还有具国色天香的女尸呢,听说开棺材的时候村民全呆住了,比画上的人还美。】

    他对案件以外的事情几乎都没兴趣,这也是他为什么成为寝室唯一一条单身狗的原因。

    “哎,现在到哪儿去找淳朴的人哪,好好的墓地全给糟蹋了。”老四刷着新闻叹气。

    老大玩着魔兽也不忘附和,“你也别拽酸词了,你要在现场,不信你能绷得住!”

    老四急了,“我再绷不住也比等钱强吧!这家伙要是去了,棺材板都得刨了回家盖房去!”

    “滚蛋。”吴道骂了一句。

    “有人在吗?”敲门声突兀的响起。

    老大表示走开坑队友,老四火速拿起指甲刀捧起了脚,吴道心理暗骂都是戏精,每次听见男的叫门都全身瘫痪,这要是个美女恨不得光速瞬移还能确保头发纹丝不乱。

    “找谁?”吴道打量着门外的中年男人。

    这人穿着蓝色的衬衫,长相儒雅,金属框架眼镜下的双眼看似和蔼却闪烁着刚毅的光芒。

    “吴道同学在吗?”男人笑了下。

    吴道有点儿迟疑,“我就是。”

    男人转身,“是他,带走吧。”

    两名警察打扮的人做了个请的手势,“我们有些事情想和你了解下。”

    吴道有点儿懵,作为法学院的学生,他在网络上发表的一切言论都是拿捏过分寸的,没可能因为什么过失而触犯了法律才对。

    路上,他看向中年男人,总觉得有些面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他阴天下雨还带着茶色的眼镜,着实古怪。

    “我想知道你们找我想了解什么?”

    男人笑笑,“别紧张,这对你来说,是一次机遇。”

    警车稳稳停下的地方是一处废弃多年的厂房,经过一番修饰有些复古朋克的味道。

    “自我介绍下,我是武安区刑警大队的教导员江流。”男人伸出手。

    吴道下意识的握了一下,“吴道,外号等钱来,法学院大三在读,叫我等钱就可以了。”

    “好,等钱,我知道你也是【穷途末路】的首席版主,我之前看过你对西南碎尸案的一些推理文章,分析的是很到位的。”江流示意吴道坐下,转身给他倒了杯热茶。

    “是那起案件的事情找我?”吴道有些兴奋。

    江流摇摇头,“生活中总有些事情比你了解的要残酷更多,那起案件或许只是冰山一角,对于人性的残忍我们都无法完全认知。”

    “我不太懂您的意思。”

    “不废话了,罪案第五科要重启了,你有兴趣加入吗?”江流没有回答他的疑问。

    吴道终于想起来了,江流之前上过报纸,他虽然是个教导员可也是个破案的高手,做过最前线的刑侦警察,痕检、鉴定也是一把好手,只是后来他在高峰期隐退成为了境界的一个谜团。

    “据我所知,之前的第五科的成员有五名,其他人在哪里?”

    江流握着杯子的手顿了下,“他们都从毕业了,目前都在公安系统身担要职,五科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组织,它更像是一种优秀人才的筛选机制。”

    关于第五科的事情,吴道略有耳闻,听说之前的成员破案率高达半分之九十,绝对是Z市的门面担当,能够进入第五科当然是他梦寐以求的,他没有理由拒绝。

    沉默了几秒,吴道起身伸出手,“我感到十分荣幸,有工资和津贴么?计件还是考勤?”

    江流愣了下,他还真对得起他的外号,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走眼了。

    嘟嘟……

    忽然一段急促的电话打断了谈话,江流看了吴道,按下了接听键。

    “什么时候的事儿?先控制好现场,我们这就赶来。”

    江流挂断了电话,神情严肃,“砀村那边出事儿了,跟我走一趟吧。”

    “是和墓葬群相关的吗?”吴道忽然回想起自己在论坛里看到的消息。

    江流停下了脚步,“你都听说了?”

    “论坛嘛,流传最快的就是这种消息。”吴道有点儿嘚瑟。

    吴道跟在江流的身后,窗外还在淅沥沥的下着绵延的雨,天色比起方才又暗了不少,他不知道为什么心情也变得紧张起来。

    或许,是因为江流带起了节奏。

    砀村位于Z市的郊区,那里原来就是一片平穷底层靠天养活的庄稼人聚集地,可能是庄稼人的质朴感动了老天,一场森林大火居然烧出了一座矿,村儿里人都靠在矿上帮忙发家致富了。

    按理说,穷山恶水出刁民,罪恶的滋养是有一定地域背景的倾向性的,吴道实在搞不懂这有名的洋楼村能出什么惊天大案,以至于江流的脸色都变得阴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