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十八人殉

    更新时间:2018-11-05 18:25:10本章字数:2084字

    接待他们的是警察陈大明,他的眼底布满了血丝,嘴唇有些苍白,看上去十分憔悴。

    当年他也是意气风发的年轻力量,响应号召到了环境艰苦的砀村,一呆就是六年,从来都是精神饱满,今天这是怎么了?

    江流抬手捏了下他的肩膀,“咱们找个暖和点儿的地方聊聊,你也休息一下。”

    陈大明点点头,转身带路。

    村派出所有些简陋,一派清正廉明之风,喝水的还是八几年的那种搪瓷水缸。

    他给江流和吴道分别倒了热水,才顾得上拿起毛巾擦了把脸。

    “老江,这位是?”

    江流吹了下热水,“五科的新成员,没什么避讳的,你说吧。”

    “好。”陈大明平复下了情绪,“是这样的,这几天不是台风过境强降雨吗,村里东头儿的老宅塌方了,要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毕竟那房子也荒废那么多年了,没有人员伤亡,可怪就怪在塌方的地方露出了一口朱漆的楠木棺材,也不知道谁眼尖,发现旁边有不少宝贝,结果全村人一阵哄抢,把地踩塌了,又出现了其他几口棺材……”

    “这事儿不是应该通知文管所抢救性发掘么?”吴道打岔道。

    陈大明摇头,拿出香烟让了让给江流和吴道,吴道表示不吸烟,他才给自己和江流点上。

    “我一开始和你想的一样,以为只是协助走访一下把文物追回来就好了,这事儿肯定轮不到刑警大队来管,更不用第五科,可……可那尸体有问题……”

    “我来说吧……”

    忽然一阵幽幽的男声响起,把吴道吓了一跳。

    刚进办公室的时候他分明没看见第四个人,这人走路都没声音啊!

    梳着中分头,刘海盖住双眼的男生走上前,刻意停在了吴道面前,带着乳胶手套的手指戳了戳吴道的脸。

    “肌肉组织弹性不错。”

    “哦,这是楚辰,大家都叫他根号,法医,也是五科的。”江流解释道,“我猜他是在夸你,年轻。”

    吴道干笑,咬牙,“那我还真是谢谢你了,你那手套不是刚摸完那个……吧?”

    根号毫无玩笑神经,“嗯,我刚检查完大体。”

    吴道捂着嘴,有点儿想吐。

    根号拿出笔记本,“墓葬群是汉代的,一共有十九座,除了朱漆的那口主棺以外,其余十八座都是人殉,葬式不太统一,有直肢有曲肢,摆放没有规律,主棺那具女尸是湿尸。”

    吴道不解这有什么奇怪的,“湿尸虽然对自然环境以及下葬环境的要求比较苛刻,发现数量比较少,但也不是没有发现,并且多以女性为主,长沙马王堆的辛追夫人就是其中一个,人殉在汉代的时候也很常见,这有什么奇怪的?”

    根号缓缓抬起头,笑的有点儿阴森,能感觉他已经尽量表现和蔼可亲了,但他笑的真不如不笑,实在丧的狠。

    “墓葬是汉代的墓葬没错,尸体可不是汉代的尸体,除非你把这定性为穿越者的墓葬,我没意见。”

    吴道惊愕的合不拢嘴,“你的意思是说,尸体是鲜尸?!”

    根号没说话,拍了下巴掌,“对。”

    说完,根号就离开了,说是还有些深入检查没做完,要回去完善报告。

    吴道看向江流,“老江,你招人是没有统一标准的吗?这人明显有性格缺陷吧?”

    江流不以为意的笑笑,“根号的性格是有点儿古怪,但他人不坏,只是行为举止和我们不太一样而已。”

    吴道耸耸肩,不一样?还而已?潜台词就是在说,如果他们要一起共事的话,那么他至少从现在起就应该做好每次办案先被他吓一遍的准备。

    陈大明又说了一些其他的细节之后,便带着江流和吴道去了现场。

    片刻之后,他们到了砀村东头的老宅面前,老宅因为年久失修破败的相当严重,整个楼体向右倾斜深陷,犹如一把斧子将地面划开了一道口子,从口子正中央呈放射线条状分布着十几口墓坑。

    市文管所已经展开抢救性发掘了,但墓坑被人为损坏的太过严重了,考古人员不免一个个有些垂头丧气。

    头发花白的刘所长正在筛土层,抱着渺小的希望期待着能发现一两件能证明墓主人身份的东西,但瞧这情形八成他要失望了。

    江流蹲下身子和他打招呼,“刘所,听说是文管所的同事报的案,我想和您了解下当时的情况。”

    刘所从土中扒拉出一小块玉珪残渣,重重的叹气,“哎,你说说,这都是一帮什么人啊!这简直就和野蛮的盗墓行为没有区别啊!好好的文物全给糟蹋了,这玉珪可是无价之宝啊!连马王堆的汉墓里都没出土过,简直就是造孽啊!”

    吴道打量着周围,殉葬坑里的骸骨大多被捆着手脚摆成卑微下跪的曲肢葬式,之前他在网上也了解过一些人殉的背景,但都没有身临其境这般毛骨悚然,这些人被迫在黑暗中长眠实在太可怕了。

    “这墓主人是谁?居然这么多人殉。”

    刘所长摘下手套拍了拍裤脚,“不知道,也可能永远也没办法知道了,这墓被破坏的太严重了,除了两个盗洞以外,还有那么多踩踏的痕迹,能证明墓主人身份的物件已经找不到了,墓志铭的拓碑也被踩断了,上面的篆刻因为过度氧化什么也辨认不出来了。”

    刘所长年事已高,不宜太过激动,所以委派了学生宋毅来配合调查。

    江流点了下吴道的双肩包,“记一下。”

    他拿出本子和笔垫在膝盖上,“好了,你说吧。”

    宋毅推了推眼镜,陷入回忆,“当时情况是这样的,我跟着刘所专研汉代墓葬和葬俗的研究有八年了,当听到了村干部的描述之后我们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只不过这现场和我们想的不太一样,我们以为村里已经安排好了专人维护现场了,可谁知道村民们都和疯了一样的哄抢,还打伤了前来制止的村干部,他们有的捧着金饼跑了,有的在搬陶罐、玉器,为了多抢点儿东西回家连墓室带着彩绘壁画的空心砖都装回了家,丝织品、随葬衣物被扯的四分五裂扬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