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意外发现

    更新时间:2018-11-05 18:25:10本章字数:2015字

    “我们还要多久能拿到完整的验尸报告?”吴道看向根号。

    他低头瞄了一眼手表,“预计还得两个小时,一些外伤破损比较严重,但也有一些是村民在移动的时候造成的,都不是致命伤。”

    “我们先去村部看看吧。”江流走到了门口,可吴道却还站着不动。

    他正盯着女尸双手在看,好像思索着什么,直到郭叛走过来故意撞了一下他的肩膀。

    “怕村民闹事儿的话,你还是和死人待在一块吧。”

    村部的院子里,五个村民被要求站成了一排,村干部老李正在背着双手训话。

    “土匪!你们都是活土匪知道吗?!这要是倒退个几十年老子全给你们枪毙咯!王八羔子!那女人光着呢,你们还往外扒拉,还是不是人!”

    陈大明凑近江流和吴道,压低了声音,“这是村主任李世财,刚从外地的孩子家赶回来,年轻时候是当兵的,也就他能镇得住这帮村民。”

    “站直咯,被人抽皮拔筋啦,不是他妈的挺能耐的么!”李世财逮住一个无精打采的村民,上去就是一脚提在尾巴根上,接着又补了好几脚。

    村民一个踉跄,疼的在地上打滚,“哎哟!疼死我了!李叔,你别踢了,要了我的命了。”

    陈大明赶忙打圆场,“哎哎,老李同志,不要动粗,慢慢问。”

    “问个屁!有啥好问的!谁没看见那缺德事儿!一个个的二流子,活着有啥贡献啊,要我说全突突了!”

    “我赞成。”郭叛正义感爆棚,一点儿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

    江流瞪了他一眼,责怪他多事儿。

    “当时你们几个冲过去的时候,那口棺材有什么异样么?”吴道直接发问。

    村民站起身,拍了下身上的灰,“棺材能有什么异样,不就都那样儿。”

    李世财脱下鞋子抽了他一下,“好好和警察同志说话,要不给你扒光了吊在村口儿!”

    “别啊李叔,我这不好好配合呢嘛,那你说棺材还能啥样子嘛,不就那样!”村民小声嘟囔着,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拍大腿,“要说也奇怪,一开始我们也纳闷呢,本来是大红色的干嘛刷一圈黑漆。”

    吴道沉思了下,“有点儿奇怪。”

    江流看了吴道一眼,“怎么?”

    “依照古代的葬俗红棺一般都是身份显贵或者是尊者喜丧才会用的,这点从一棺两椁的排场,以及棺椁和土壤之间填充的昂贵的白膏泥都可以证明,但越是大户人家越注重丧葬礼仪,黑漆不太可能出现在最初的墓葬之中,只能是后者二次葬时候重新刷的。”吴道解释道。

    “这能说明什么?”陈大明追问。

    吴道双手抱肘,“两方面,一是可以根据油漆风化开裂的痕迹判断案发距今的年限,一是有助于判断嫌疑人的地域。”

    他说着拿出手机,搜索页显示出了一系列关于黑漆棺的说法,此种葬俗适用于非正常死亡的人,目的是在于镇邪。

    “并不是所有凶手都有强大的心理素质,更多时候他们也需要求助信仰来保护自己,而这种风俗在南部地区流传比较广泛,我所在的论坛刚好有人八卦过这点。”

    江流点点头,“思路不错。”

    “李叔,我们可以回去了吧?”村民抓着头,有些不耐烦。

    李世财横了他一眼,“回啥?你们违法了知不知道?辱尸!都得和陈同志回去接受处罚!”

    村民一听傻了眼,其中一个抬腿就想跑,结果被郭叛一脚绊倒了,扭住胳膊就靠在了身后。

    “臭小子,再乱动就多算你一条罪过,袭警!”

    “老李,你快看看吧,大门口乱套了,这几个混小子的家里人听说人要被警察带走,全都来要人了!”李世财的老婆慌慌张张的跑进屋说道。

    李世财啪的一摔茶杯,“反了他们了!我这就出去,我看看谁赶闹事儿!”

    村部的大门口,乌泱泱的聚集了一大群人,不知道谁嘴快,四处嚷嚷着说这几个人被逮回去就彻底完蛋了,家里的亲戚们坐不住了,所以就集体来要人。

    面对这七嘴八舌的村民,吴道第一次明白什么叫百口莫辩,李世财就算威望再高,也办不到以一敌十,不知道谁丢了个西红柿砸了他,他立马就开启了暴走模式,和人群起了肢体冲突。

    江流示意陈大明和另外三名警察先带着那五个村民走,让郭叛护着吴道,可一行人才到村东头儿墓葬群的时候,还是给截住了。

    郭叛虽然是练家子出身,可面对一帮农村妇女也不好施展,只能被推来推去,吴道遇见了几个愣头青,手里都带着家伙事。

    “各位,咱们有什么话放下东西再谈。”

    村民们红了眼,也不管什么后果不后果的,冲过来就围住了吴道。

    “小心!”郭叛看向他的时候,他已经一脚踩空滚到了土坡下面。

    吴道吃痛的揉揉屁股,来不及多想,赶忙就钻进了主墓坑的棺材里。

    很快,文管所的同志也来帮忙了,这场混战一直持续了半个小时才被随后赶来的警察们制止了。

    江流喘着粗气,问郭叛,“等钱人呢?你把他看到哪儿去了?”

    郭叛有些不服气,随手一指棺材,“那怂人自己进里边去了,到现在还没出来。”

    江流走上前,看着足足有几十斤重的棺材盖严丝合缝的盖着,可见刚才吴道是发挥了多大的潜能才把自己装进去的,现在想要出来,也难了。

    “郭叛,你来,把这个推开。”

    郭叛很不情愿,但曾经作为军人,遵守命令是第一位的,只好挽起袖子推开了棺材盖儿。

    几乎是同一时间,吴道直挺挺的坐起身,双眼放空的看着前方。

    周围的人被吓了一跳,郭叛也退后两步,随后又上前查看他。

    “你装神弄鬼干什么?第一次出现场就吓傻了?”

    吴道没理他,抬腿跨出了棺材。

    被关在棺材里的时候,许多盘踞在他心里的疑点都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