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过客,匆匆

    更新时间:2018-11-05 18:25:10本章字数:2161字

    回去的路上,吴道和江流分开行动,江流去西点店例行问话那个店长,而吴道则去找了郝芳芳。

    百货大楼的B1就是郝芳芳的美甲店,因为正是夏季,所以不足十平米的店铺里坐满了客人,冒然上前难免引起对方的戒备心理,对询问不利,再说江流也还没有发给他证件。

    吴道思来想去,正巧瞥见一位身材高挑、气质冷艳的女人。

    那女人的眼睛在两分钟内至少看向安全出口五次以上,虽然她一直在翻看着T恤,却明显显得心不在焉。

    她的行为举止有点儿古怪,全然没注意到吴道在观察着她。

    “站住!别跑了!”人群中忽然一阵骚动。

    远处的安全门被踹开,一名黑衣男子飞速的奔跑着,在他的身后有三名男人追赶着他。

    来不及反应,黑衣男已经跑到了吴道跟前,他侧身伸出腿,黑衣男一下就被绊倒了。

    “老子和你拼了!”男人起身,掏出手中的匕首胡乱的戳刺着。

    吴道匆忙的躲避着,几次匕首都和他擦身而过,“你跑不掉了,别挣扎了。”

    “跑不掉也要拉个垫背的一起,杀一个不亏,杀两个老子就赚到了!”男人将吴道逼到了墙角,高举匕首刺向他的脖子。

    吴道一个闪身,匕首划破了他的已领,他反手捏住男人的拇指用力的掰着。

    “痛痛痛!”男人嚎叫着,手中的匕首滑落到地上。

    与此同时,长相冷艳的女人飞起一脚直接踹在了黑衣男的膝弯处,男人应声倒地,接着冲过来的三名警务人员火速将他制服了。

    “警察,办案。”女人拿出证件展示给他看。

    吴道笑笑,“我知道。”

    “你知道?”女人有些不解。

    “这人手上提了一只女士皮包,意大利产稀有皮的,不是一般人可以消费得起的,如果是帮女朋友提包没必要用衣服裹着,一看就知道是偷来的。”

    女人横了他一眼,没打算理会,拿出手铐直接套在男人的手腕上。

    “不谢谢我么?”吴道笑着攀上女人的肩膀,然而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一个过肩摔撂倒在地上。

    “下次碰见还是躲远一些,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见义勇为的能力,还是先保护好你自己吧。”

    女人说完扬长而去。

    吴道躺在地上,皱着眉,这一下子可够他消受的了,全身和散了架子差不多。

    嘟嘟——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是江流。

    “你那边怎么样?”

    吴道起身拍拍裤子,“还没展开,刚刚有点儿突发情况。”

    “什么突发情况?”江流反问,“你人没事儿吧?”

    “没事儿没事儿,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等我回去再和你解释吧。”他说完挂断了电话。

    对照着手机里周红霞和郝芳芳的合照,决定推开美甲店的门。

    郝芳芳和顾客正从落地窗张望着,还在回味方才警察抓小偷的戏码,也好,他不用因为身份问题尴尬了。

    看见吴道进来,大家才散了。

    “您好,请问您……有什么事儿?”

    吴道耸肩,“有些情况想和你了解下,一起坐坐?”

    “好。”

    咖啡厅里,吴道表明了来意。

    郝芳芳有些意外,很显然她还不知道周红霞已经遇害了的消息。

    等她平复了下情绪,吴道展开了询问。

    “听周红霞的父亲说,你和她的关系比较要好,平时都会分享一些秘密。”

    郝芳芳点点头,“我和红霞初中高中都是一个班的,算是闺蜜了吧,她有不开心的事情不敢和家里说,都会告诉我。”

    吴道拿出笔记本,摊开,“你还记得最后一次见到她是什么时候吗?”

    郝芳芳停下搅动咖啡的动作,“我记得是08年5月左右吧,具体日期我记不清了。”

    “你们那天都做了些什么?她有没有什么不大对劲的地方?”吴道接着问。

    郝芳芳眯起眼,想了下,“那天她是来找我玩的,说什么有事情要庆祝,要请我去很高级的地方吃饭,可我店里活多走不开,她无聊就也找别的店员帮她做了个指甲,还特意要了那种很高级的甲油胶,说是要安全无毒的不能影响到肚子里的宝宝,我当时感觉很意外的,那之前我们也有很长时间没见了,她突然就怀孕了,我也挺好奇的,她平时性格大大咧咧的,很爱炫耀,心里藏不住什么事情,可这次她怎么都不说,我也不好再问。”

    吴道抬起头,“那后来你们分开时候的情形你还记得吗?”

    “那天特别寸,本来我想早点儿下班的,可是好几个都是熟客全都赶在一起来了,我只能全都应付完才离开,红霞等不了太晚,看我忙就先走了,说是有个大生意要谈,然后我叫她路上小心,改天再一起聚聚,后来她就走了……谁想到那天之后她就出事儿了呀……我要是能想到,我说什么也不能让她自己走。”郝芳芳说着哭出了声。

    周围的客人因为她的哭泣投来了异样的目光,吴道有点儿尴尬,赶紧递上纸巾。

    “别哭了,这种事情谁都无法预料,你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提供更多的线索,帮助我们顺利破案。”

    听了他的话,郝芳芳止住了眼泪,忽然想起了什么,眸光一亮,“那个我想起来了,她一开始卡包落在了桌子上,我追出去给他送,我看见她面前停了一亮奥迪SUV,黑色的。”

    “车牌号还记得吗?”吴道赶紧追问。

    郝芳芳沉默了一会儿,摇头,“我真的想不起来了,当时不是特别晚,我就没留意安全这码事儿。”

    “感谢你的配合,这样,我给你一个电话,你想起来什么随时打给我。”吴道在纸上写下了一串号码,撕下来递给了郝芳芳。

    “我尽量。”

    第五科的办公室内,江流正在电话会议,现在案情有了一定突破,需要增加警力进行走访、摸排。

    根号摆弄着法医学著作,以及国内外知名的验尸案例。

    郭叛则像一头公牛一样,在练着拳击。

    江流看见吴道回来,简单交代几句后就挂断了电话。

    “有收获吗?”

    吴道喝了口水,“郝芳芳提供了一条比较有意义的线索,她最后一次见到周红霞的那天,应该就是周红霞遇害的当天,她本来是找郝芳芳一起吃饭庆祝的,具体什么事情没说清楚,因为郝芳芳太忙,所以她先离开了,郝芳芳看见她上了一亮黑色的奥迪SU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