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背景调查

    更新时间:2018-11-05 18:25:11本章字数:2080字

    “简单,回头请求交警大队协助下,找出当天路口的监控录像,应该能锁定车主信息和车子的行动轨迹。”郭叛举起拳头对着沙袋猛砸了几下。

    “上次来没见这东西,你装的?”吴道看了看一水的专业训练器材,这哪里像办案的地方,活脱脱改造成了一个健身房。

    郭叛喘着粗气,稳住沙袋,“身体素质很重要,不是我说你,弱不禁风的,真的展开追逃的话,还真容易猝死在起跑线上。”

    “谢谢你关心,我这身体素质送走你没问题。”吴道懒得理他。

    江流敲了敲桌子,“我来说下我今天的走访情况吧。”

    郭叛和吴道立刻停止了扯皮,坐在了桌子两侧。

    “今天我主要去了一趟周红霞打工的西点店,那家店是全国连锁的品牌店,店长是个四十多岁长相不太老实的中年男人,据店里其他员工反映,他平时除了会动柜台的钱以外,还喜欢亲近女员工,周红霞应该也被他欺负过。”江流顿了顿,又补充道,“周红霞和他在店里爆发过激烈的争吵,大致内容是他对周红霞有肢体接触的行为,周红霞很反感,两个人发生了口角,那个店长说周红霞假正经,实际上是个什么货色自己知道,两个人最终被其他店员分开了,周红霞当天被开除。”

    “周红霞有没有可能是失足女?”吴道摸了摸鼻梁。

    郭叛眨了下眼睛,“你是怀疑那个店长知道些她的底细所以才占她便宜?”

    “很有这个可能,西点店的薪资微薄,不足以支撑她的开销,但据反馈她的奢侈品很多,每一个都要至少三个月以上的工资,她的家庭条件很一般,那么极有可能这些钱是某种交易所得。”根号顺着吴道的思路分析道。

    “或许不是交易,也有可能是包养关系。”吴道补充道,“还记得那个本子上写的吗?那是一种恋爱的口吻,如果是纯粹不定向的交易,很难让她深陷其中,常规恋爱的话,她又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的,郝芳芳说她爱炫耀,那么不能拿来炫耀的关系一定是不正当关系。”

    “不管是谁,绝对是个人渣,逮住他,我就打爆他的头!”郭叛捏了捏指节,发出一阵咯吱声。

    吴道无奈的摇头,看向江流,“你不管管他吗?”

    江流起身在白板上完善了一些信息,转身对吴道说,“对了,你今天电话里说有突发情况,是什么情况?”

    吴道抓抓头,“没什么,都过去了,只是一起简单的见义勇为行为而已。”

    江流放下标号笔,“见义勇为可以,但要在保护自身的前提下。”

    “你们警察还真都是一模一样的口吻。”吴道吐槽道。

    江流纠正他,“你也将会是一名警察,当然,这也取决于你的个人意愿,局里已经在批你的流程了,你有想法可以提前说。”

    “薪资问题……?”吴道凑近江流,做了个捻钱的动作。

    “之前西南碎尸案,你试图侵入信息公共安全网络调取资料,虽然没有得手,但整个过程我们都有记录,还有三年前的一家五口除夕夜失踪案件,以及……”江流还没列举完,吴道已经老老实实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

    “当我没说,没说行了吧,大家都是为正义而战的,谈什么钱不钱的。”

    郭叛打趣道,“老江,还是你厉害,对待什么人,就得用什么招儿!”

    根号也落井下石,“有的时候,我更喜欢死人,安安静静的,不会像活人有那么多心眼儿。”

    吴道翻了个白眼,作为一个人……爱钱有错么?!

    “交警那边有消息了。”郭叛一脸正经,把手机递给江流,“那辆车应该是属于一个叫李向伟的男人。”

    江流端详着照片里的人,沉思了一会儿,“有些眼熟。”

    “他啊,我知道。”吴道扫了一眼照片,“去年z市有一起交通事故顶包案,就是他。”

    经吴道一说,根号迅速的浏览网页,查出关于交通事故顶包案的相关信息,各大链接上的主角虽然眼部做了马赛克处理,名字也变成了李某某,但还是不难辨认出两张照片就是同一个人。

    “这么说来,还是个有前科的人。”郭叛收起手机,“根号,你收下邮件,里面都是李向伟的相关信息。”

    根号打开了邮箱,将电脑转向吴道和江流。

    “这李向伟还真不能小瞧他,之前就是个包工头,瞅准了时机包山开矿,一下自己就变成土大款了,说是之前他还特别喜欢逞凶斗狠的,和道儿上一些狐朋狗友成天厮混在一起,他手上应该不少事儿呢,但他特别滑头,每次出事儿都有人出面顶包,但凡和他打过交道的警察都很头疼,想尽办法让他脏事儿撂了,可他就是不撂。”

    “如果周红霞和他是情人关系,那出事儿还真不奇怪。”吴道评论道。

    郭叛有些不解,“怎么?”

    吴道解释道,“当时我们论坛也讨论了他顶包的案子,顶包的是他的小舅子,入狱判了五年,可才到第二年,他就和发妻闹离婚,说是和别人有了孩子,让发妻腾地方。他发妻后来死于一场车祸。”

    “那这人品是真够渣的,这种人都应该送到废品收购站!”郭叛狠的牙根痒痒。

    江流汇总了下思路,“他和发妻离婚是因为情人怀孕,周红霞死的时候也是怀有身孕,而且失踪之前上了他的车,这个李向伟嫌疑重大。”

    郭叛起身,“要拘了他吗?”

    “嗯,别打草惊蛇,低调点儿进行。”江流说完,吩咐吴道,“你和郭叛一起突击取证吧,也好相互磨合下默契。”

    “我?”吴道指着自己。

    不等他说下去,郭叛先表示反对,“老江,这不是给我出难题嘛,我办案怎么能带拖油瓶呢?”

    “盼盼,你说谁拖油瓶?我体能测试各项也都是达标的。”

    郭叛瞪起眼,“你再叫我盼盼试试,我现在就送你进ICU。”

    “幼稚。”根号无奈的摇摇头,“我申请调离五科,我想拥有一些正常的同事。”

    郭叛和吴道异口同声,“你才不正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