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突击取证

    更新时间:2018-11-05 18:25:11本章字数:2139字

    傍晚时分,青年路上。

    一辆老旧的越野车正由东向西匀速行驶着。

    吴道拗不过江流,只能和自己的‘死对头’郭叛一起出任务。

    他全程黑着脸,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郭叛此刻正嗨,他一边驾驶一边听着音乐,时不时的律动肩膀、吹口哨。

    “我说你到底是什么年代的人?”吴道有点儿受不了他的做派。

    郭叛嚼着口香糖,眼睛从墨镜上方盯着吴道,“八零后,最文艺的一代,用你们现在小孩儿的流行语来说,叫小狼狗吧!”

    噗。

    吴道看向窗外,笑出声,“你是老腊肉还差不多,你就说你选的这几首歌,哪个不是广场大妈听了翩翩起舞的?”

    郭叛故意开大音响,“你懂啥,这叫与人民群众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不是只有大家都欣赏不来的才叫艺术,广场舞也挺好!”

    “也是,你都这岁数了,也快加入广场大军了。”

    郭叛猛的打了下方向盘,吴道的脸差点儿撞在玻璃上。

    “你这是想谋杀啊!”吴道揉着下巴。

    车内的气氛突然变得安静起来,郭叛利索的将车子停靠在路边,熄火。

    许久等不到郭叛的回应,吴道顺着他的实现看向前方,一辆奥迪SUV正缓慢的前行,走走停停,十分的古怪,跟着突然像发了疯一样,一头撞在旁边的路障上。

    郭叛和吴道都来不及反应,这一切发生的太过蹊跷了。

    “遭了!”吴道拿出手机对比了照片,这辆就是李向伟的车。

    “下去看看,这孙子别死了!”郭叛变得警惕起来。

    吴道扫了眼后视镜,跟着立马搂过郭叛的头,“小心!”

    几乎同一时间,驾驶着机车的人轮着钢制棒球棍砸碎了挡风玻璃。

    郭叛反应迅速踹开车门,然而却根本来不及追上机车。

    “妈的!”他爆了句粗口。

    吴道走下车,盯着李向伟出事的方向,只见一个胖子腿脚麻利的跑进了便利店。

    然而,等他们赶过去的时候,发现便利店里除了店员根本就没有其他人影。

    “刚一个矮胖子哪儿去了?”郭叛追问店员。

    店员愣了下,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跑。

    “呵呵,二位,什么道儿上的?”一个中年男人笑嘻嘻的走进来。

    他的身后十几名黑衣打手将门死死堵住。

    “看来我们早就暴露了。”吴道面色凝重,靠近郭叛,“真是小看他了。”

    想不到看似简单的李向伟,居然有这么强的反侦察能力。

    郭叛已经开始坐着热身运动,“来的正好,你砸了你爷爷的车,我先干废你两条腿!”

    “在Z市,你们不打听打听我李向伟什么来头,敢在路上跟踪我,逼得老子开不了直线撞在了路障上,活腻味了?!”李向伟盘着手串,打了个酒嗝“来啊,你们给这俩小子松松筋骨。”

    “我们是……”

    不等吴道亮明身份,郭叛已经飞起一脚踹倒了一个打手,跟着又是一套组合拳击倒了另一个。

    “算了,不重要了……”现场已经打红了眼,没人会在意他的话了。

    吴道并不擅长打架,但郭叛已经上了,退缩只会让他落下笑柄。

    他无奈的叹气,顺手抄起一瓶可乐敲在打手的头上,“你们这些人,就是不热爱和平!”

    “哪儿那么多屁话!”郭叛很沸腾,看得出他特别享受现在的‘体育活动’。

    李向伟眼看着自己的打手败下阵来,不住的后退,面色终于绷不住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郭叛撂倒了最后一个打手,活动了下指关节,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极具威慑力。

    “警察。”吴道举着刚到手没多久的证件。

    李向伟惊愕的张大嘴,“呀呀呀,这不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打自家人嘛。”

    他殷勤的握住吴道的手。

    吴道抽出手,“谁和你是自家人!”

    李向伟满脸赔笑,“警民一家亲啊,我可是Z市的纳税大户,你们不也是花纳税人的钱嘛,早说你们是警察啊,我还以为是我哪个仇家挑衅我呢!”

    郭叛不吃他那一套,“跟我们回去调查。”

    李向伟掏出香烟让了让,“别啊,这么点事儿,我带二位去我酒庄开两瓶好久压压惊,刚刚让二位受惊吓了,开个价,我立马让财务打到你们卡上,放心啊,我找个外人转账,绝对不会露馅。”

    “谢啦。”吴道笑笑,“可惜啊,我们俩说了不算,正好带你回去和我们领导说说,你也腐蚀腐蚀他,让他开开窍!”

    郭叛一胳膊挎住李向伟的脖子,“这么多年了,什么混不吝的爷爷我都见过,有什么事儿你琢磨下,到地方赶紧都给我撂了。”

    第五科办公室。

    江流透过玻璃观察着审讯室里的李向伟,他虽然言语上有所畏惧,并表示一定好好配合,可从他来这里已经快两个小时了,不论审讯人员怎么询问,他都一直在打太极,再不然就是假装失忆。

    “这孙子太滑头了,我们把他送进医院检查的时候,他就一个劲儿的喊疼,要不是仪器检查他只是皮外伤,我们还真以为他要残废了。”郭叛调侃道。

    “一看就是老油条了。”吴道吃了口苹果,“八成之前把公安局当家经常进出吧,拼的就是一个心理素质。”

    “我们的时间有限,如果他拒不交代的话,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们不能一直扣押他。”江流低声说。

    郭叛捏着拳头,眯起眼,“我去吧,爷爷一套军体拳看他骨头有多硬。”

    “你别冲动,这全都是监控器,再说刑讯逼供、诱供都是违法的。”江流赶紧拉住他。

    “放心,我有数。”

    郭叛的审讯风格果然是轰炸式的,他不仅面相凶,最关键的是嗓门也洪亮浑厚,一声声的质问,一下下的拍桌子,别说要是一般毛贼没两分钟肯定都交代了。

    但李向伟不一样,他继续示弱装傻。

    “他在拖延时间,你看他的表情,虽然表现得惧怕,嘴角微扬,眉毛高挑,一看就是存心兜圈子。”根号从微表情分析得出结论。

    “嘴真硬,真想翘掉他的牙!他竟然说自己没有过小三!简直胡扯!瞪眼说瞎话!他妈的!”郭叛气呼呼的推门进来。

    吴道吃完了苹果,拿出纸巾擦擦嘴,“我去吧。”

    他走到门口,忽然转身笑笑,“你们说,他这种人最怕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