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案中有案

    更新时间:2018-11-05 18:25:11本章字数:2141字

    李向伟被烟呛的咳嗽了几声,“我和周红霞一般不住在一起,我跑完工程就叫她来住个几天,有时候她家里人事儿多,她也来我这里躲躲清静,我家那个农村女人听了别人嚼舌根,跑到城里来了,成天盯着我,后来,我和周红霞就断了一段,偶尔想了就去酒店开房,我每次都给她挺多钱的,但她说和我在一起不是为了我的钱,转头就各种名牌包包,这女的挺特么虚伪的。”

    “她出事的那天晚上,你们都聊了些什么?”吴道发问。

    李向伟弹了下烟灰,再次强调,“我说了,你们可千万给我保密。”

    吴道承诺,“你放心和案件无关的事情,我们不会做披露,即便是嫌疑人,也有应保留的隐私权。”

    李向伟没了顾忌,长叹了一口气,“哎,那天其实是我过生日,我老婆和我闹别扭回农村老家了,我一个人本来合计找几个哥们儿聚聚,谁知道周红霞又打电话来烦我了,原本我和我老婆说已经跟她彻底分手了,可她突然给我发了个微信,我老婆看见了,彻底和我闹掰了,我赌气不理周红霞,我老婆如果和我离婚我得损失一半的股份和资产,但周红霞就和疯了一样到处找我,我实在没办法了,就接了她的电话,她说孩子如果我不要可以,她得谈谈分手费,不然就继续和我闹下去。”

    “所以你那天才去接的她?”吴道问道。

    “是啊,她要死要活的,我能怎么办?”李向伟啐了一口,“真他妈的晦气死了,早知道我就不惹这个丧门星了,其实一开始我还挺高兴的,觉着这么多年没孩子,她要能给我生个大胖小子我肯定不会亏待她,下半辈子我就养着她了,谁知道我接她的时候,之前和我老婆一起做检查的专科医院给我来了电话,说我老婆没问题,我是精子活力不全,我不能生啊,我越想越来气,这女的绿了我,还想拿我的钱,到地方我就揭了她老底,谁知道她给了我一巴掌,我反手也抽了她,她反倒得意了,说我要是不给她个一百万,就到处嚷嚷我是个废人,当时是在大马路上,很多人都围观了,我实在没办法,答应先给她一张卡,上面有十五万,后续的我再分批打给她,后来我就开车走了,她去哪儿了我是真的不知道,不过后来,她也没来找我要钱,我也挺奇怪的,要不是你们找到我,我还不知道她死了。”

    “你给她的那张卡,有人动过吗?”吴道追问。

    李向伟眯起眼回忆,“我记得我收到过几条短信,是取现的通知,不过我也没在意,她经常挥霍,好不容易搞了一笔钱,还不去消费下?再说没多久我老婆就出车祸了,我也没心思管周红霞的事儿了。”

    “周红霞离开之后你去了哪里,做了些什么?”吴道抚着下巴。

    李向伟表现的有点儿无奈,“我想想,我可能去酒吧了吧,我也不太记得了,五年多了,谁会记得呀。”

    吴道看了眼速记员,“今天先到这里吧,我去和老江他们聊聊。”

    “哎,你们什么时候放了我啊?”李向伟喊住吴道。

    吴道没回应,径直的走出了房间。

    办公室内,江流他们看见吴道出来,围了上去。

    吴道喝了口水,跟着把审讯笔记丢给郭叛,“我觉得不大对劲。”

    “怎么?”

    吴道敲了敲桌子,“我觉得他不像在说谎,他一开始不配合可能只是隐疾的问题,后来我套话他说可以定罪了,他才急了,而且他的供述逻辑没有明显的矛盾,和我们外围调查的情况基本相符。”

    郭叛靠在桌子边,“那可不一定,他那么狡猾,难保不是有所保留,要我说,这凶手就是他没跑。”

    “我们不能做有罪推定,这是违规的。”江流补充道,“许多冤假错案都是犯了先入为主的错误,不能因为一个人有不良记录,就认定所有的案件都是他犯下的,现在我们只有人证,缺少定案的物证。”

    “我们可以先从那张卡查起,花了那笔钱的人,有很大的嫌疑。”根号出了个不错的主意。

    “根号,你去调查下这个账户的交易记录。”江流吩咐完,看向吴道和郭叛,“吴道,你和我再去一次砀村吧,郭叛,你盯死李向伟。”

    “好。”

    再次赶往砀村的路上,江流突然接到了一通电话,神社凝重起来。

    吴道看出了他的不对头,询问,“老江,你这副神情会让我误以为又出事儿了的,你可别吓我啊。”

    江流蹙眉,“到了你就知道了。”

    村头儿,宋毅正焦灼的踱步,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

    看见江流他们到来,急匆匆的就奔了过来。

    吴道大概明白了几分,宋毅文质彬彬的是个慢性子,能让他暴走的估计事态有些严重了,再看看已经淡然了的江流,想必这件事儿就是刚才电话的内容了。

    “江同志,小吴,你们可算来了。”宋毅抓住江流的手,嘴唇有些发抖。

    江流安抚他,“你慢慢说,别急。”

    宋毅推了下眼镜,“不急不行啊,太惨了太惨了,你们跟我去看看吧。”

    宋毅口中的惨,原来和十八个殉葬坑有关。

    江流和吴道被领进一间简易的房子,桌子上的塑料筐里装着的就是那十八具人的骸骨。

    “我们本来打算装箱运回省城的,之前都没太注意这些骸骨,直到今天组里的人再检查了一次,发现这些骸骨不对头,这、这不是古人的骸骨啊,都是在七到十年间死去的人的骸骨,这也太可怕了。”宋毅指了指几个箱子。

    吴道虽然已经猜到了八九分,却还是被这眼前的一幕震惊了。

    “你们在这些人的墓葬坑有发现什么其他的东西吗?”

    宋毅摇摇头,“什么都没有,这些人应该都是赤裸下葬的,除了骸骨以外做人殉的棺材都是一般木材,烂的差不多了,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

    江流打电话叫来了根号,对十八具骸骨分别做了检测。

    “这些人的死因不太统一,都有不同程度的打击伤,致命伤有勒颈,有些骨骼发黑可能是投毒,需要做毒物检测才能得出结论,不过已经不重要了,他们都不是正常死亡。”根号摘掉乳胶手套丢进垃圾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