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人性丑恶

    更新时间:2018-11-05 18:25:11本章字数:2089字

    陈大明与吴道折返回去的时候,江流也恰好结束了与刘志的谈话。

    在他们离开矿场的路上,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吴道讲起了江流的情况。

    “从那个房子恶劣的环境来看,外来矿工受到不公平待遇的时间绝不是一天两天了,只不过矿上的人大多是本村的,也都沾亲带故的,为了共同的利益,全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

    陈大明有些自责,“当时我们其实也临检过这矿上的外来务工人员,他们到多胆小怕事儿,就算受了委屈也不肯说,看见我们还总闪闪躲躲的,我们要是多过问一些就好了。”

    江流叹了口气,“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人与人之间的漠视一旦建立起来,比什么都可怕。”

    吴道想了下,“刚刚刘志有说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吗?”

    “他说之前李向伟确实是负责物色劳力到矿上来的,有的说是自己家亲戚,有的说是朋友介绍的,那帮人身体健全的智力却不健全,智力健全的有的会有轻微的肢体残障,总之都有缺陷。”江流说完,又补充道,“那些人陆续都出事儿了,时间点很巧合。”

    吴道猜测道,“七到十年间?”

    “没错,刘志那里会整理一份矿难理赔的名单,虽然可能因为年代久远不太完整,但应该有新的侦查防线。”江流扭头和吴道说着,没留神撞上了一个人。

    那人破衣烂衫,蓬头垢面,只有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好奇的瞪着他。

    吴道凑上前,“老江,你没事儿吧?”

    陈大明仔细打量了下装束怪异的人,“你这大晚上的还乱跑,怎么不回家?”

    那人呜呜呀呀了半天,什么整话也没说出来。

    吴道拍了下陈大明,“你认识这哥们儿?”

    陈大明抬了抬帽子,“他啊,叫毛蛋,是村上乞讨的,应该是外地流浪过来的,饿急了就去挨家挨户的要口吃的,再不然就偷些家禽吃,村儿上人反映了好几次了,但他坚决不去收容所,送出去还跑回来,大家看他可怜,也就随他了。”

    吴道有些同情他,翻出书包里的一个面包递给他,“拿去吃吧。”

    毛蛋迟疑的看着吴道,怯生生的伸出手,接过面包之后,有迅速的抽走了他的手机。

    “哎,站住!你别跑!”吴道慌忙追上去。

    毛蛋虽然吃不饱,可体力却惊人,吴道愣是抓不住他。

    没过多久,他就跑进了矿厂不见了。

    吴道气喘吁吁的走进矿场,看见白色的仓房内有微微的光亮闪烁着。

    他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发现毛蛋正安安静静的蹲坐在手机旁啃着面包。

    毛蛋见到吴道来了,下意识的把面包全塞进了嘴里,噎的脸色发青,痛苦的拍着胸口。

    吴道赶紧递上一瓶矿泉水给他,“慢点儿,我又不抢你吃的。”

    毛蛋喝了水,缓解了不少,但依旧只是盯着吴道不说话。

    吴道捡起自己的手机,关掉了手电筒功能,与此同时,毛蛋的眼神变得可怜巴巴。

    他只能靠猜的询问,“你喜欢光?”

    毛蛋摆弄着手指头不说话,不承认也不否认。

    吴道把手机凑近他,发现他露出了一丝恬静的笑,他冲着吴道竖起了大拇指,满脸讨好。

    “你怎么住在这个地方?你能说话吗?”

    毛蛋摇摇头,拿来地上散落的粉笔头儿,自顾自的开始在墙上涂鸦,当吴道不存在。

    吴道看着他画的画,虽然很幼稚,可是内容却有着连贯性,上面两个简笔画的小人儿,一大一小,手拉着手,其中大一点儿的那个好像有些跛脚,画作一直到大一点儿的人躺在地上,一个胖子左手握着绳子套住了大人儿的脖子才结束,除此之外,在地面上还有一些小人儿哭鼻子的画像,一直重复,再也没有新的内容……

    “毛蛋,那个大一点儿人是你的哥哥吗?你在这里是为了等他吧?”

    毛蛋停下动作,虽然不会表达什么,可却莫名的流下了泪水。

    外面起风了,仓房被吹的不停晃动,毛蛋捧起了一条看不出颜色的摊子裹住自己,脸朝着手机灯光的方向睡去了。

    吴道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心情沉重,说不出来的愤懑堵住了喉咙,让他觉得快要窒息。

    离开了破旧的仓房,江流和陈大明正在矿厂旁边转悠,看见他来了,才松了口气。

    “刚一眨眼,你们就不见了,你没事儿吧?”陈大明围着吴道打量。

    吴道摇摇头,“他没有恶意,我们刚到了他住的地方,他就把手机还我了。”

    “没事儿就好,咱们先回去吧。”江流拍了拍他的肩膀。

    回去的第一天晚上,吴道难得的失眠了。

    他的脑海里浮现的都是毛蛋的脸,那张脸满是脏污,却是世界上最干净的,没有世俗、没有贪念,有的只是一个永远都得不到回应的坚守。

    第二天一早,整个第五科的办公室里都充斥着紧张的氛围。

    距离破案的时间只剩下不到六天了,真相却总是隔着一层窗户纸,有些雾里探花的意味。

    吴道把手机拍着的粉笔画展示给大家看,“陈大明说毛蛋是几年前突然出现在村里的,而且拒绝离开村里去收容所,从他的画上也验证了这一点,他应该是跟着他的哥哥到了矿上,他哥哥被人杀害了,那个人是个左利手。”

    郭叛爆粗口,“靠!这胖子这身形不就是李向伟嘛!”

    根号挑眉,“一个无行为能力的人,他的证言证词无法作为有效证据的。”

    江流也显得头疼,“现在案子已经很明朗了,李向伟具有重大作案嫌疑,但证据链不够完整,还是无法定罪的。”

    “那是法律有漏洞、不健全,这么明白的事儿,为什么不能办他!”郭叛坐不住了。

    “我们不能给罪犯辩解的机会,所以必须找到无懈可击的有力证据。”吴道十分理解郭叛的心情,“果盘儿,你先冷静点儿,听老江把话说完。”

    江流继续说道,“那些骸骨里只有一具特征最为明显,脖子上有麻绳,根号,那具骸骨是不是跛脚?”

    根号给予了肯定的回答,“严格来说是腿骨发育不全,小儿麻痹造成的后遗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