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无处寻证

    更新时间:2018-11-05 18:25:11本章字数:2070字

    江流沉这面色,手指在桌子上无规律的敲着。

    他虽然不会像年轻警员那样遇事儿焦灼、烦躁,可事到如今,罪犯就在眼前,却不能绳之以法,他和所有人一样,都感觉到了事态变得糟糕的苗头。

    案件再次碰壁,整个第五科都弥漫着滴落的情绪。

    郭叛无奈的叹气,他这急脾气都快被折磨成没脾气了,起身大步跨出了办公室,去室外呼吸新鲜空气缓解压力去了。

    江流简单收拾了一下,拿起外套离开了,说是要和省厅汇报下最新的案情进展。

    办公室内,只剩下了根号和吴道。

    根号看着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许久,他才站起身,也打算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去了。

    吴道觉得无聊,干脆提议和他一道去法医室看看,是不是有之前遗漏的线索。

    通往法医室的走廊,灯全部都亮着,但却还是异常的阴暗。

    常人都认为死了人或者停放了死人的地方是不祥之地,出入那里都会沾染晦气,可法医这一职业不论多么凶残的现场都要赶赴,他们的眼里那些人和活着的时候一样应该被尊重。

    吴道不由得对根号有了新的认识,也理解了他工作时候的激情。

    法医室内,空气有点儿冷。

    吴道打了个寒颤,正规的法医室他还是第一次来,即便能战胜心理上的恐惧,生理上还是或多或少有点儿反应,这时候,如果谁突然拍了他一巴掌,他肯定回手就是一拳。

    “哎。”一只手攀上了他的肩膀。

    吴道脸色发青,“根号,你这种玩笑非常的低级,你知道吗?”

    根号双手捧着文件夹,慢半拍的抬起头,“你说谁?”

    与此同时,吴道感觉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还顺道捏了他几下。

    “啊!”他几乎是用尽吃奶的力气吼了一声,转身就是一顿乱打。

    郭叛一边制止他,一边皱起眉头,“你胆子这么小,是不是男人!”

    听见熟悉的声音,吴道停下了动作,气喘吁吁的,眼睛不忘死死地瞪着郭叛。

    “你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你走路没声音啊!”

    根号挠了挠鼻子,“他一个搞反恐出身的,经常偷人,静音模式不奇怪。”

    郭叛没回过来味儿,腼腆的笑了,“就那么回事儿吧,嘿嘿……你说谁偷人?”

    根号没理他,自顾自的忙活了起来,整个人就像是回到了自己家里一样的松弛自在,和平时放空的状态不同,他此刻的风格只能用利落两个字形容。

    “放轻松,这里比外面干净、清静的多。”走过吴道身边的时候他说道。

    郭叛凑近了吴道,“之前好多人都说这家伙简直就是怪胎,别看年纪不大,出的现场不少,而且同一批的法医刚见到七零八落的尸块都吐了,他一个人就默默的装袋记录,什么反应都没有。”

    吴道有点儿意外,原来根号是这么特别的存在。

    “他要是没两下子,江流怎么可能把他招进来。”郭叛拿起了桌上的鱿鱼丝,吃了起来,“来点儿吗?”

    “你……好胃口。”吴道摆摆手拒绝,他还没神经大条到这种地步。

    “江头儿今儿问的那个就是十八号骸骨,当时发现的所有的东西都在这儿了。”根号给郭叛和吴道都递上了乳胶手套。

    吴道上前,看着被根号展开的骸骨,那黑洞洞的眼眶正对着他,显得无助又凄楚。

    “这人应该26岁上下,身高170到175之间,身材比较瘦小,上肢骨骼发育健壮,一看就是长期做苦力出身。”根号把从骸骨上解读到的信息解释给吴道和郭叛。

    吴道拿起缠绕在尸骸颈部的麻绳仔细端瞧,那麻绳是最常见最廉价的那种,毫无特别之处,只是由于之前和尸体组织接触,颜色变得乌黑油亮。

    “绳圈的部分有些腐朽了,应该是随着尸体腐败过程一起烂掉了。”根号解释道。

    郭叛凑过来,“你盯着一条破绳子也没用,要我说就该把李向伟直接拖回来,摆事实讲道理,然后……”

    “然后等着他良心发现,自己认罪伏法吗?”吴道反问着。

    郭叛一时语塞,不耐烦的转身,“算了,我去接着盯梢,看看那孙子有什么反常没有。”

    吴道垂头丧气的从法医师里出来,原本想或许从这里能得到一些启发,可依然是一无所获。

    他的直觉告诉他,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但一时之间,脑袋里那些碎片化的信息还无法整合在一起。

    前几具尸体都处理的那么利索,没有任何可疑的残留物品,为什么这一具偏偏还留下了作案工具?

    通常情况下,矿区杀人骗保的事情并不少见,特别是在这种不太正规的小矿山,之前有一部引起轰动的影视作品《盲山》就揭露过这种罪恶。

    关于这种犯罪,还有句黑话叫‘打点子’,一般容易被‘打点子’的地方多是像砀村的那种小矿山,不太正规,又贪图便宜的劳动力,只要能干活,有的时候可能身份信息都懒得核实,一旦出了问题,更是不敢上报有关部门,大多是花钱消灾。

    殉葬坑里的那些尸骸都是有外伤的,这符合‘打点子’的方法,犯罪嫌疑通常会先去矿坑踩点,然后将实现选好的地点引爆,在把已经被杀死的人拖进现场,伪造成塌方的假象。

    但十八号尸骸脖子上那么明显的绳子,为什么没被拿走呢?

    吴道一直理不清,准备缓缓,拿出手机摆弄着。

    他又看了看毛蛋在墙壁上画的画,突然发现了一处之前遗漏了的地方。

    那是在右下角,一颗大树旁边,有个人……那人只有半张脸,不仔细看,几乎和树干融为一体,如果不是他无聊放大了照片浏览,绝对发现不了。

    如果说,当时案发现场有人撞见了李向伟在行凶,并且也惊动了他,他会不会匆忙逃走,忘记了善后呢?!

    吴道拨通了江流的电话,他正从省厅开完案情通报会,在赶回来的途中。

    “我这里刚好也收到了,刘志提供的矿难遇难者的名单。”江流的声音顿了下,“我一会儿发给你,我们回去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