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画外人

    更新时间:2018-11-05 18:25:11本章字数:2131字

    江流赶回来的时候,已经傍晚了。

    大家订了几份简餐,一边吃饭一边讨论着案情。

    江流得到了省厅的示意,可以将当前的部分案件情况公开,通过人民群众提供的线索尽快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

    根号打开了幻灯机,把刘志提供的遇难者资料投放到了大屏幕上。

    “这些信息是遇难者们在进入矿山工作的时候留下的,比较简单,都是身份证复印件而已,信息表上的家庭实际住址和紧急联系人都是虚报的,足以说明犯罪嫌疑人的处心积虑。”

    随着江流的讲解,大屏幕上一张张曾经鲜活的脸不断闪现,大家都不由自主的捏紧了拳头。

    “李向伟那个孙子最近倒是没什么异常举动,继续吃吃喝喝,经常出入不正规场所,放一些烟雾弹,除了正事儿,什么事儿都干,看见他嚣张的样子,老子就想揍他。”郭叛明显带了些情绪。

    “这就有些麻烦了。”江流皱起眉,“我们没那么多时间和他兜圈子了。”

    沉默了许久的吴道忽然提议,“我建议让毛蛋从新画一幅画。”

    “他不具备行为能力,即便是正常人,也不能排除是不是在强烈刺激下产生的幻觉。”江流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我觉得他对那一刻的记忆,应该是有现实指向性的,既然现在路都是封住的,我们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吴道一脸正色。

    江流看向根号、郭叛,他们并没有更好的建议,即便现在省厅增派了警力外围摸排,但时间周期不可估量,只要有一丝的可能性,他们还是要试试的。

    “我同意你的想法,但注意不要让他受到二次伤害。”

    吴道点头,“放心,我有分寸。”

    很快,在李世财的协助下,毛蛋被带到了第五科的办公室。

    毛蛋显然是经过一些梳洗和打扮的,看上去清爽了不少,而且也没了之前难闻的异味儿。

    李世财表示,之前也是他们村干部工作做的不到位,警方遭遇了毛蛋之后,他们也知道了毛蛋可怜的遭遇,大家一起研究了下,把村部的一些备用金拿出来当做毛蛋的生活费,以后也会有专人在生活上帮助他。

    吴道拿着一些零食摆在毛蛋的面前,“喜欢哪个就拆开来吃。”

    毛蛋怯生生的看着他,迟迟不敢动弹,黑白分明犹如孩童般的眼睛甚至有些惶恐。

    李世财摸了下他的头,“吃吧,以后这村儿里没人敢欺负你了。”

    毛蛋看了眼李世财,跟着飞快的把吃的塞进了嘴巴里,一样没吃完又伸手去拿另一个。

    众人看着他的吃相不由得觉得有点儿心酸。

    吴道倒了杯水给他,“毛蛋,这么多年了,你还能记得哥哥的样子吗?”

    他说完,试探性的把十八个受害者的身份证信息复印件放到他眼前。

    毛蛋在看见第六张复印件的时候,停住了吃东西的动作,捧起那张纸,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一表现,是大家始料不及的,所以被他哭的不知所措,却又不知道怎么哄这个年纪奔三,智力却只有五六岁的大孩子。

    他们这些人里没一个做过奶爸的,只能齐刷刷的看向李世财。

    “好啦,好啦,毛蛋,别哭啦,你尽快配合警察的工作,完了咱就回家。”李世财一边安抚,一边拿着纸巾给毛蛋擦眼泪。

    毛蛋抽了抽鼻子,像是怕谁抢走自己那张身份证复印件一样,紧紧的护在胸口。

    江流和根号对了个眼神,根号立刻会意,坐在了电脑前,准备核查第六张复印件上的身份信息。

    毛蛋和他哥哥的身份信息就已经被调了出来,毛蛋叫邓志宏,他的哥哥叫邓志斌,都是离Z市五百公里的双城人。

    “毛蛋,这张纸我们不抢,你要是能把这幅画画的清楚点儿,这张复印件就送给你作纪念了。”吴道冲着毛蛋笑笑,将手机里的画放大了几倍。

    毛蛋眨巴眼睛,拿起了桌上的铅笔在纸上比划着,但好半天却没有一个人形出现。

    郭叛有些急躁,“他一直都这么憋着么?我看着都急得慌,这不就是小孩儿在涂鸦嘛。”

    吴道对他做了个嘘的动作,叫他不要干扰毛蛋。

    其实,现实生活中,很多的非能力者都具备常人不具备的某一特长,其中具备画画天赋和才能不在少数,因为他们不会关注常人关注的点,所以注意力更加的纯粹。

    果不其然,毛蛋的回话天赋非常突出,不到一会儿,一张人脸就出现在了白纸上,旋即,他却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躲到一边玩去了。

    “这……这人看着有点儿眼熟。”李世财凑上来,眉毛皱成一团。

    吴道赶忙追问,“您仔细想想,这人是谁?”

    李世财寻思了半天,一拍大腿,“老张家那个大小子,叫……张建斌!”

    江流记录下名字,“你确定?”

    “应该是他,他是国字脸,挺好认的,而且习惯带这种毛线帽子,没错,肯定是他!”

    很快,张家老大的讯息全部都传到了第五科。

    “就是他。”李世财看了一眼照片,一脸笃定,“这孩子我看着长大的,错不了。”

    “这人现在在哪儿?”江流扭头问道。

    李世财好半天没说话只是一个劲儿的摇头,神情还有那么点儿伤感。

    郭叛见他不说话,心里有点儿急,“不会死了吧?”

    “没有没有。”李世财长叹了一口气,“也差不多吧,这人活着要是不顺心啊,不如死了。”

    吴道拍了下郭叛,“你是不是傻,讯息里哪有写亡故?”

    “你们不是去过我们村儿么,那个坍塌的小洋楼就是他们家的,早几年就搬走了。”李世财的语调变得凝重,“那小洋楼盖的可不大好,总出事儿,要不他们老张家不至于那么背。”

    吴道一脸正色,他回想起之前好像在论坛的陈年旧帖里还真有人八卦过,当时好像还列在了砀村十大凶宅的前三,不过他只喜欢浏览推理相关的帖子,那种带有灵异色彩的不大关注,没想到居然正式开展工作的现场就是那个宅子,还真是有缘。

    李世财娓娓道来了一些关于那房子的问题,他一个老干部,虽然嘴上不信那些,但潜意识里却也在打鼓,毕竟很多事儿解释不清楚,也就都疑神疑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