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夜的眼睛(一)

    更新时间:2018-11-05 18:25:11本章字数:2049字

    “那宅子当初就不吉利,刚要破土动工,张家老爷子就横死了,大家当时就说那可不是好死啊,嘴歪眼斜的,嘴巴还大张着,一看就是被什么东西扑了(意指鬼扑人)。”李世财说完,赶忙又补充一句,“当然了,我不信,我是干部,我不信那个。”

    吴道陷入了沉思,如果当做一个灵异故事来听,确实挺毛骨悚然的,而且乱坟岗见宅院,宅院吞人的说法老早就有过,但只要是刑事案件,就一定是有完整的犯罪动机,有迹可循的,这世界上不可能有完美的犯罪。

    “案情真他娘的够复杂。”郭叛骂了一句,“这眼下的案件已经一团乱了,陈年旧案就翻出来了,我这一世英名,要被剃光头了。”

    根号推了推眼镜,“从描述上听来,那个老爷子倒是符合被吓死的标准。”

    “你也想宣扬封建迷信?”郭叛横了根号一眼。

    不得不说,一个资深法医在这种情况下的发言,还是很能营造气氛的。

    江流示意大家安静下,“好了,老李,你看能不能你领着我们去一趟老张的新家?”

    李世财一点儿也不含糊,“成!你们是干大事儿的,要配合啥你们说话!”

    晚饭的时候,江流和大家又一次聊起了白天的事儿,吴道本来想搜出来那个旧帖给大家看看的,顺道看看能不能和那个吧友沟通几句,可是那人自从发帖之后,就消失了。

    “这帖子写的还真细致啊,要不是我们在办案,我八成都以为是灵异小说了。”郭叛看的津津有味,“还什么水泥地下传来一阵阵异响,在每个夜晚都会响起……啧啧。”

    “你说会不会有人早就发现不对头了,所以才想发帖来引起外界的注意啊?但又觉得没什么作用,所以,就放弃了。”郭叛抢了吴道的鸡腿啃了一口,笑嘻嘻的问,“你还吃吗?”

    “滚!”吴道护住自己所剩不多的肉菜,“我是觉得,一个对这个事件这么热心的人,并没有和任何评论互动,有点儿奇怪了,这不太符合逛贴吧的人的心理。”

    “根号呢?他怎么不吃饭?”江流询问道。

    “他说去看看之前张家死的那些人的死亡证明。”郭叛说着,又打算抢吴道的肉菜,俩人还比划了一阵。

    “张建斌一家的新地址有了,我们准备下,明天出发。”江流看了一眼刚收到的短信。

    郭叛亮出了一个摩拳擦掌的姿势,“没问题,保准精力充沛!”

    他探案的热情还没等完全点燃,就已经被浇了一大盆冷水。

    江流面色淡然,吃了口菜说,“你就别去了,继续盯着李向伟。”

    郭叛垂头丧气,“我说老江,你可偏心啊,这等钱来了,你就不带着我了,他那么弱鸡,遇上事儿了能和我比?”

    吴道一听这话果断把被郭叛抢走的肉菜夺了回来,“我弱鸡,我得多吃点儿,你吃你自己的!”

    郭叛冷笑了一声,突然探过身子夹肉,“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想想谁把你从棺材里刨出来的,谁干翻了李向伟的打手?没良心!”

    “等钱不擅长跟踪类的工作,毕竟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和你们军人素质没得比,还是你去吧!”江流解释了一下。

    经江流这么一说,郭叛立马来了精神,屁颠屁颠的就走了。

    吴道摇摇头,不得不说,郭叛好歹一个反恐部队出来的铁骨汉子,竟然这么幼稚。

    次日一早,江流、吴道和李世财一行人踏上了出发去外省的火车。

    此刻,距离最后的破案时间,只剩下四天了,看得出,就连江流也显得有些焦灼。

    吴道拿了个面包递给他,他摆摆手拒绝了,表示只想闭目养神。

    倒是李世财打开了话匣子,一直慨叹现在动车的发展,以及沿路让他觉得新奇的东西。

    “老江,咱们到了。”

    车稳稳的停靠在站台,他们刚刚走出火车站,当地公安就委派了一辆车将他们带到了张建斌的新家。

    那是位于郊区的一片棚户区,并不密集,许多外来户都会在这里落脚。

    吴道打量着眼前的院子,和砀村的老宅简直没法比,虽然占地面积还可以,但是陈旧不堪,院落一旁堆放着许多杂物,看得出他们大概是靠废品回收为生。

    李世财红了眼眶,直说这家人太不容易了,“当年张家大小子也是在城里做买卖的,也风光过,现在……唉。”

    “你们找谁?”苍老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吴道他们转身,看见一个满头白发的身影,蹒跚着走进了院子,手里还拖着大大的编织袋。

    “老张吧,张万志!”李世财上前拉住拾荒老人的手,“你还记不记得我?”

    张万志愣了一会儿,别过身去抽了抽鼻涕,看得出他大概因为捡废品的处境有些尴尬。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

    李世财急了,“认错?错不了!老张你们在外边过的不好怎么不回村呀,都乡里乡亲,你张张嘴,谁不能帮你一把!”

    张万志甩开他的手,显得很冷漠,“有事儿吗?”

    “爸,怎么了?”屋内的人似乎听见了院子里的动静,推开窗户张望。

    吴道看向那人,低声对江流说,“张建斌。”

    “老张,这俩是警察同志,有案子需要你们配合下。”李世财说明了来意。

    张万志不吭声,有些抵制情绪,张建斌劝他,“爸,你这是干嘛,人家大老远来了,怎么也让进来喝杯水吧。”

    听了张建斌的话,张万志丢掉了编织袋,气哼哼的走进了屋子。

    李世财帮着打圆场,“他这人受了不少打击,你们要理解他,别和他一般见识。”

    “没关系,我们不是来拉关系的,我们是来调查取证的。”吴道说完走在了前面。

    张建斌的屋子在厢房的最左边,朝阳。

    房子的平米数不大,地上的水泥有些开裂,可是因为有了金灿灿的阳光装点,看上去还算整洁温暖。

    张万志非常听大儿子的话,被他说了一句之后,全程都没再发脾气,还忙活着烧水煮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