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古董手机

    更新时间:2018-11-05 18:25:11本章字数:2081字

    清晨起来,吴道和江流说起了昨晚的怪事儿,江流虽然也觉得稀奇,但对案情没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他们并没有深入的聊下去。

    现在只剩下72小时了,可以肯定的是,真相就在张建斌口中,可是如果他不愿意说出来,那将永远只是猜测。

    李世财醒了酒,有点儿懊恼自己给大家添乱了,一张脸羞臊的不行。

    他伸出三根手指头,和江流保证,一定让张建斌吐口。

    经过一上午的思想工作,张建斌有些动摇了,也或许是见到了李世财,乡里乡亲的觉得踏实。

    “我有一些东西给你们看。”张建斌突然开口,示意父亲把自己推到衣柜边。

    他神神秘秘的翻腾了一会儿,拿出了一部停产的旧手机。

    “这个里面有你们想要的东西,好多年了,电池可能也不行了,你们看着处理吧。”张建斌叹了口气,变得沉默起来。

    看得出他做这个决定还是经历了一些思想斗争的,此刻,又不知道自己是对是错,所以才显得迷茫。

    张万志帮着江流找来了充电线,手机在连接上电源之后,亮起了屏幕。

    “我那天是在林子里打电话的,无意中撞见了李向伟……当时下意识就拿手机拍了下来。”张建斌回忆了一下,“我也犹豫过要不要报警,但他的势力还挺大的,而且后来我们家里也接二连三的出事儿,我也就没再挂记这件事儿了,我知道你们肯定觉得我挺自私的,但我真是挺害怕的,我没见过这场面,我也怕被报复,留着这些也是担心有一天真出事儿,也不能便宜了他。”

    张万志一直话比较少,听到这里,也开始帮张建斌说话,“我家老大那段时间还经常做噩梦,吓的恍恍惚惚的,每次出门都嘱咐我,要是他出事儿了,就拿着这个去举报李向伟,你们都别怪我家老大,我也不希望他见义勇为,见义勇为啥结果啊,还不就是个死,他壮烈了,我怎么办啊?你们要抓就抓我吧!”

    李世财狠狠的拍了他一下,“你看你这思想觉悟!都像你这样,人类就完蛋了!孬货!你活这么大岁数白活啊!”

    江流忙拉住李世财,“我们不是来抓人的,不做道德方面的评价,这部手机我们带走了,谢谢你们的配合。”

    回到第五科之后,江流打开了手机的相册,用投影仪放在屏幕上,里面的场面只能用震撼来形容,毛蛋的画几乎高度还原了当时的现场。

    根号把照片拷贝存档,手机也提交给了省厅,这下大家才算松了一口气。

    郭叛打开了一罐冰可乐递给吴道,“别抻着了,第一次办案成果不错,还苦着脸干嘛!”

    吴道眉头紧锁,接过可乐放到一边。

    眼下,李向伟虽然被批捕了,可是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很奇怪,郭叛觉得他得了疑心病,他也希望是自己多虑了。

    江流去省厅开了一下午的案情通报会,基本已经认定了李向伟杀人伪造矿难的重大犯罪事实,李向伟已经坐在刑警队的审讯室里了,而且铁证如山,任凭他怎么狡辩都无法逃脱了。

    “大家最近辛苦了,神经一直绷着,回去休息下吧。”

    江流和刑警大队通了一下电话,队里的人说李向伟在照片面前供认不讳,只不过坚决不承认自己杀害了周红霞,这和吴道一开始猜想的一样。

    他害了十八个人,左右都是难逃死刑判决的,根本没有必要赖掉周红霞的案子,之所以一直不承认,无非是觉得自己冤而已。

    “这孙子怂了,差一条人命不敢背。”郭叛分析道,挎着吴道的肩膀,“走吧,咱们喝一杯去。”

    “你们去吧,我想回去休息了。”吴道高兴不起来。

    李向伟是被绳之以法了,但并没有完全认罪,这就说明周红霞的案子还没有水落石出。

    “你们早点儿回去吧,我还得去趟刑警队。”江流转身正打算出门,迎面撞上了刑警队的小王。

    “江头儿,哪位是吴道啊?”小王眼睛在人堆了扫了几眼。

    江流抬手指了下,“他就是,怎么?”

    小王显得有些为难,“李向伟撂了,但是细节什么的,他一直不肯说,说要见一个叫吴道的人。”

    江流同意后,吴道来到了刑警队。

    走廊里,一名刑警正带着他走向审讯室,他却被一道身影吸引了注意。

    那女的……好眼熟。

    刑警小王转身拍了他一下,“干嘛呢?你们第五科都是单身汉,是不是守不住了,来我们刑警队来开开眼界了?”

    吴道抓抓头,腼腆的笑了下,“别扯淡,就是看着眼熟而已。”

    “那是甜姐,我们队的当家花旦,模样儿好,身材好,是个来办事儿的看着都说眼熟,你就先干正事儿去吧!回头有机会我再给你引荐!”

    “走吧。”吴道忍不住又看了一眼,他可以百分百确定,那天在商场撂倒自己的,就是她。

    “这李向伟还真是毛病不少,还跟我们讲条件,作案细节什么的,都拒不交代,非说要见你,你是给他下了什么迷魂汤了?”小王打趣道。

    吴道双手插着口袋,悠闲的迈着步子,“应该被逮住了,心理失衡,想弄明白自己究竟折在哪里了。”

    “得,我是搞不明白他们,反正你只要能让他都交代明白了,甜姐那儿我一定给你说好话!”小王朝着吴道挤了下眼睛。

    审讯室里。

    李向伟一脸倦态,头发打绺,胡乱的垂着,像一只斗败的公鸡无精打采,没有了之前的嚣张和从容。

    从资产千万的大老板,到等待法律制裁的阶下囚,这种心理落差已经彻底的击垮了他。

    看见吴道来了,他抬了抬眼,“能给我一支烟吗?”

    吴道不经常吸烟,所以问小王要了一支,点燃了递给他,“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李向伟深深的吸了一口烟,“你怎么会没想到,你什么都想到了,就是设了个套等着我往里钻呢吧。”

    “你的嫌疑一直很大,就算周红霞的事情和你无关,不代表你就洗清了嫌疑,只是需要调整侦查方向的问题而已。”吴道坦率的说道。